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张东阳:药品降价死背后的制度沉疴


2007-02-15 00:35:14         华夏经纬网

  据新华社报道,年末岁首,浙江杭州市天天好大药房依据店里登记的一份“百姓缺药登记表”到市场采购中发现,表上70%的药品早已无人生产。这些全是政府明令降价,或者价钱便宜、疗效明显的药品。

  在“看病难看病贵”的今天,国家有关部门能够充分考虑到老百姓的用药和治病需要,几年来先后20次下发文件大幅度、大面积降低药价,确实显示了有关部门真正“务实为民”的决心。但遗憾的是,多次降价的效果并不理想,老百姓并没有得到真正的实惠。相反,药品降价却带来了一个越来越严重的问题———“降价死”,形成了这样一个非常普遍的“连锁反应”:药品降价———代理商停止进货———医院停止开方———药厂停产———“降价药”改头换面变新药重新审批后高价再上市———药品降价变成了涨价。

  据杭州市较有影响的天天好大药房显示,开业3年来共采购药品2万多种,目前只剩下9000多种在正常经营,其中有3000多种药因降价而不见踪影,阿莫西林等常用抗菌素都进不到货。三年降价的药品“死”了3000种,一年“死”掉1000种!这些“死”了的药真的“死”了吗?当然没有,原来,它们大多改头换面又“起死回生”了。如已经不常见的普通红霉素药品,“重生”后市场上有47种名称,价格是普通红霉素的10倍!更重要的是,它们只在添加剂上稍稍进行了改变,而有的所谓“新药”,甚至只是改变了包装而已!

  那么,究竟是谁让它们像孙猴子一样神通广大地变来变去?应该说,除了一些利益熏心的企业和个人,那就是相关的药品监管、审批部门。现行的《药品注册管理办法》第八条明确规定:“新药申请,是指未曾在中国境内上市销售的药品的注册申请。已上市药品改变剂型、改变给药途径、增加新适应症的,按照新药申请管理。”而美国对新药的定义则是一种新的化合物的出现,而不是以有没有“上市销售”为准。正是这种以“上市”与否的“新药”定义,导致了药监局每年批上万种新药的局面,为一药多名提供了广阔的生存空间。

  此外,中国药品在审批过程、试验阶段、审评过程、专家审评等种种管理上存在很多的漏洞。更重要的是,由于某些官员的腐败,一段时间内一些药品监管、审批等几乎可以用钱“搞定”,药品连连出现安全事故也就在所难免了。国家药监局目前正积极完善对注册的监管的相关机制,而建立一种多层次、多维结构的监管制衡体制,无疑就是根本之策。

  当然,药品“降价死”继而改头换面“高价复出”的情况,还有一个关键的原因,那就是“医药不分”、“以药养医”的体制沉疴。有关专家称,在国家现行的政策制度安排下,医院既提供医疗服务又提供卖药服务。这种医药不分业的现状,最大弊端就是开方和卖药的经济利益直接联系在一起。所以就出现了医院科室承包,开的大处方多了,就可以多得奖金。同时,由于国家财政投资的相对不足,占中国医院总数的90%以上的公立医院就完全演变成了顶着事业单位帽子的自负盈亏的“企业”,完全演变成了不得不为自己的生存发展而千方百计赚取利润的主体。于是,药品、医疗器械等都成为这种畸形的“自我补偿模式”的重要来源。于是,不能挣得大量利润、回扣的“降价药”在代理商和医院的共同操作下,不得不默默“死掉”。这种情况又与可以用钱轻易换来、有制度漏洞的“新药”审批“完美结合”,自然造成了药品“降价死”又“高价重生”的管理乱象。

  一方面是药品审批、监管的种种漏洞,另一方面是药品消费的重要掌控者———医院的“以药养医”的“盈利模式”,注定会造成对药品使用和管理上的种种问题,注定会造成药品“降价死”之后高价“起死回生”的普遍性存在。如果这两个问题不能根本解决,无论有关部门发布多少次药品“降价令”,对老百姓来说都没有多大意义。“看病难,看病贵”的情况也注定不能根本改变,这既是经验,又是教训。因此,建议有关部门不妨把解决以上两点的办法作为治理药品“降价死”的抓手,作为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根本之“结”。或许,一切与此有关的“顽症”就可迎刃而解。作者:张东阳

来源:法制日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