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热钱疯炒工行预演2008对华货币战争


2007-02-15 00:44:17         华夏经纬网

  ——贸易顺差与人民币汇率真相之七

  张庭宾

  2006年末2007年初,已经祥和近十年的亚洲金融市场,突然发生了两起触目惊心的事件。先是泰国在与国际热钱“交战”中一日落败,二是中国工商银行(5.11,0.07,1.39%)(下称“工行”)A股股价狂涨暴跌。

  2006年12月18日~19日,泰国爆发“一日货币战争”——18日晚,泰国央行下令,从19日起,实施外汇无息存款准备金的系列举措,以增加热钱进入成本,缓解泰铢升值压力,预防热钱大进之后再大出之时的金融悲剧重演。热钱当即犀利反击,19日泰国证交所指数(SET)暴跌14.84%,市值蒸发230亿美元,泰国央行当日宣布取消上述管制措施。

  在此前后,从2006年10月30日到2007年1月4日,工行A股股价从3.25元被疯狂拉升到6.79元,上涨108.92%,至2月6日低点的4.57元,又大跌32.7%。同期,上证指数分别上涨65.46%和下跌15.34 %。

  前者的短兵相接,使得亚洲乃至世界,重忆起十年前的噩梦,两轮从泰国开始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使亚洲在金融危机中损失惨重。人们不禁要问,这是否是新一轮亚洲金融危机的信号?

  过去数年中,亚洲经济之所以能摆脱当年危机阴影,重上发展通道,关键在于,昔日的中国因金融基本封闭未受直接冲击,亚洲元气未伤。其后,中国抓住了“世界工厂”的机遇,带动了东亚的投资和贸易,增强了区域内的经贸活力和投资信心。可以说,“世界工厂”不仅是当今中国竞争力之本,也是亚洲经济活力之源。

  但现在工行股价的狂涨暴跌难免引起世人更大忧虑:假如更加强大的热钱卷土重来,中国能否依然安然无恙,成为亚洲的“避风港”? 十年以来,中国的金融围城大半已不在,尤其是过去两年中,中国的金融改革全面推进,与国际金融一体化加速,国际金融市场已直接或间接(通过香港地区)同内地银行、股市、汇市建立全面连锁反应机制。

  尽管目前中国仍然有部分的资本项目没有开放,人民币汇率实施0.3%的浮动汇率区间制度,但是国际热钱仍然可以伪装成贸易顺差或外商直接投资,乃至通过地下钱庄偷渡中国,它们与国内同类属性的短期投机资本相结合,还是足以演绎在46个交易日中,让工行这样的超级大盘翻倍上涨,又在24个交易日中,大跌近1/3的疯狂局面。尽管此次狂涨大跌背后有投机股指期货的因素,但不可否认的是,人民币升值是其更大的背景。

  所幸的是,一,目前,热钱正觊觎人民币汇率更大幅度的升值,仍处于先锋潜入蓄势阶段;二,关于人民币升值多大幅度的论战正在进行中,更多的热钱主力仍在境外观望;三,热钱更希望得到中国资本项目可兑换以及更大汇率浮动区间的政策预期,以便在人民币更大幅度升值背景下,加速放大中国资产泡沫,并在泡沫破灭前,能够迅速地变现撤退。如果他们得逞,到那时,这次工行股价近1/3的下跌幅度将会小巫见大巫。

  对于热钱来说,较为理想的是,在2007年中国人民币升值10%以上之后,2008年中人民币汇率日浮动区间扩大至2%甚至更高,并且中国央行承诺不干预外汇市场。这从1月31日美国财长保尔森在国会听证时定下的目标可窥一斑,他称,在两年任期内,“让人民币形成基于市场经济规则、由市场竞争决定的、自行浮动与定价的机制”。

  倘若如此,热钱对中国发动“货币战争”的条件将全部具备:一,假如人民币在2007年实际升值超过5%,甚至10%以上,年底人民币资产价格泡沫将大大高于2007年初的高峰水平,进入一戳就破的巨大泡沫阶段;二,倘若资本项目放开,人民币汇率浮动日区间扩大到2%,且中国央行承诺不干预市场,则热钱撤退通道基本打通;三,中国制造的竞争力将随着人民币大幅升值而受到严重损害,企业盈利水平大幅降低,GDP增速将明显降低,其后果将在2008年开始显现;四,目前已经有人开始制造后奥运衰退的舆论,并会愈演愈烈。  以华尔街为中心的热钱发动一场针对亚洲、针对中国的“货币战争”,在美国某些人士眼中,这符合美国的“单极世界”利益。以“摧毁中国崛起”为目标,“货币战争”将是一种最有效率的方式:它非常隐蔽——没有漫天硝烟,没有炮声轰鸣,在花言巧语的吹捧之中,在目标国经济繁荣泡沫的掩护之下,静悄悄地“请君入瓮”;投入最少——只需要投入影响舆论和收买代言人的少量费用;收益极高——直接收益将以千亿美元计,间接收益无法估算;速度最快——人民币从最高峰大幅下跌之后,可能只要一个月就会让中国经济一片狼藉,难以翻身;道义成本最低——连索罗斯都拒绝为亚洲金融危机道歉。

  所以,现在,“货币战争”对于中国崛起的潜在危险性,已经远远超过“台海隐患”对于中国崛起的威胁,毕竟后者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成本要巨大得多,尤其是在美国深陷中东困局之际,策动“台海危机”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因此,建议中央决策层,将“货币战争”的机制和对策作为国家最优先考虑的战略课题之一。

  有人会担心,中国坚持“主动性、可控性和渐进性”的人民币汇率的国策,会引发美国的不满,甚至制裁,导致一场美国大幅提高中国进口关税的“贸易战”,到时候,中国同样不得不被动地大幅升值人民币。

  这一担忧是没有必要的。原因在于:一、在中美经贸关系的现状下,如前文所述,美国获得了比中国更大得多的好处,贸易战只能对美国经济造成更大损伤,甚至使美国最近一度缓和的金融隐患迅速爆发;二、如果真的发生了贸易战,裁决权在WTO手中,中国没有任何理由败诉;三、如果美国强制大幅提高中国商品关税,鉴于美国此类决策程序复杂,时间较长,中国可用更快的决策效率先大幅提高出口关税,进行反击,如此一来,美国的“中国人民币低估导致中国制造价格低估”的“罪名”就更难成立——既然你指责中国,要征税抬价,我们主动先征了,抬高了出口价格,你还有什么借口?!

  退一步说,如果美国非要把中国逼到绝路上去,中国被迫绝地反击,只好使用手中的重型武器——高达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只要中国将其中巨额美元资产,比如美国国债抛出一小部分,在投资者争先恐后的避险效应下,足以引发美元大幅贬值的危机,并导致美国金融市场的崩溃。诚然,这是一种两败俱伤的绝招,但两败俱伤总比中国完败美国完胜要好——至少我们还可以比一比谁更输不起,看谁恢复得更快。

  当今中国执政者历来有一个原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以这种一以贯之的理性与魄力,兼且更加深刻洞察国际经济和金融的国家博弈本质,笔者深信,她会带领中国度过与国际经济,特别是金融一体化接轨的最凶险阶段,以平衡开放为契机,全面推进中国的金融改革和社会进步,并最终领导中华民族实现伟大的复兴。(全文终)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