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杨涛:如何看待绿漆涂山事件中的媒体责任


2007-02-16 09:58:24         华夏经纬网

  一个四川籍的杜姓老板,没有经过任何部门的批准,花费上万元将1000多平方米的红岩石涂上绿色油漆其目的,竟然是为了改变风水先生所所的“风水”。(2月15日《生活新报》)这就是这段时间以来,媒体爆炒的云南富民县“荒山喷上绿漆搞绿化”事件的真相。

  由于媒体先前的报道将“荒山喷上绿漆”的实施对象指向了富民县农林局,随后诸多相关评论更是指责农林局“荒山喷上绿漆”是为了“搞绿化”,是典型的政绩工程。因此,富民县农林局林业科一名不愿透露全名的杨先生表示:“农林局只管植树护林,喷漆一事并非我们所为,目前已经在追究胡乱报道的媒体。”(《新闻晚报》2月14日)如此看来,在真相昭然若揭的今天,媒体真该为他们错误报道挨板子了。然而,我的看法恰恰相反,如果记者没有故意诽谤行为以及能在事后及时跟踪报道,那么他们根本就无须承担任何责任。

  道理很简单,媒体的天职就是监督社会不良现象。政府同样需要被监督,甚至,这种监督的必要性决定了政府必须容忍某种“失误”。诚如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所说:“安监系统要虚心接受媒体和全社会的监督。媒体不是中央纪委,媒体不是审计署,媒体不是调查组,你不能要求他每句话都说得对。”所以,只要媒体不是故意造谣诽谤,而是建立在“合理怀疑”基础上的报道,理应不承担任何责任。

  联系到本次事件,媒体将“荒山喷上绿漆”的实施对象指向富民县农林局,并非空穴来风。别的不讲,就拿“荒山喷上绿漆”的事情来说,深圳芙蓉尾山上,也曾出现“刷绿”工程,耗资100万元;河南连霍高速公路三门峡段上,不仅在公路两边的山上喷上了各种颜色的油漆,而且还画上了草原与吃草的羊、一泻千尺的瀑布等。这些都是政府部门干的“好事”,那么,这次在富民县出现“荒山喷绿漆”的事件,记者当然可能“合理怀疑”又是政府部门的“杰作”。而且,我注意到,记者在报道中,也报道了两种可能性:一种是来“绿化”的工人说为改变“风水”才这样做的,因为裸露的老首山对面正是即将竣工的富民县委办公大楼;另一种是村民认为林业局为应付上级检查临时搞“绿化”。

  对于媒体侵犯政府及其官员名誉权应该掌握什么尺度上,在西方法治国家早有“实有恶意”的标准,这一标准来自于美国的沙利文诉《纽约时报》案。1960年3月,《纽约时报》刊登了一个整版的政治广告,声援学生抗议种族歧视。蒙哥马利市公共事务委员会的官员沙利文认为,这版广告构成了对自己的“诽谤”,于是提起诉讼,要求赔偿。美国最高法院认为《纽约时报》的报道尽管有失实之处,但并不存在侵犯沙利文本人的“实有恶意”;沙利文作为“公众人物”,报纸作为公民行使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权的载体,应该“两害相权取其轻”。于是,联邦最高法院终审判决《纽约时报》不负赔偿责任。

  其实,在我看来,富民县农林局根本犯不着兴师动众,错误的报道在自由的言论市场中自然会澄清,谬误自然会消除。早在1644年,自由思想家弥尔顿就在《论出版自由》中提出了“自主原则”:“让她(真理)与谬误交锋吧,谁看见在自由而公开的交战中,真理会败下阵来?”这不,“荒山喷绿漆”事件经过诸多媒体不懈跟踪报道,真相不就出来了吗?相反,如果动辄以媒体错误追究其责任,那么记者就不敢再大胆监督政府,当然事情的真相也无法澄清,剩下的就只有满天飞的谣言了。 作者:杨涛

转自:长城在线 (来源:燕赵都市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