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王石川:中国影视,你能不能少来点床上戏


2007-02-28 10:01:40         华夏经纬网

  电视剧《秦始皇》正在央视播出,网上评论说剧中情爱镜头太多,比如秦始皇的母亲赵姬与内侍淫乱后宫,还有范冰冰扮演的阿若又是出浴又是上床。对此,导演阎建钢说:“秦始皇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帝王,他后宫的妃子至少有几十个吧。我不是拍秦始皇的纪录片,少了女人戏肯定不好看,没人看。” (2月27日《江南时报》)

  多年以来,中国影视处于双面夹击的困境,观众恶评,主管部门也颇有微词。中国影视精品少之又少,让人不忍卒睹,让人唉声叹气,让人扼腕称憾,让人压抑沉重直至绝望得窒息。究其原因,有人把矛头指向苛刻的管制和酷严的生态,此语大抵有些道理,于是作苦大仇深状的导演们博取了一阵阵同情,中国导演们也仿佛心安理得起来,不再以反体制和反权力的英雄自居,而是理直气壮地为自己的堕落寻找到了最完美的借口。越堕落越快乐,主动自我矮化,甚至沦为侏儒而洋洋得意,以致在嗜痂为美的路途中越走越远,这是一个令人怅然和莫大悲哀的讯息。

  不管是口不择言还是肺腑之言,《秦始皇》导演阎建钢的勇气都令人哑然失笑。“我不是拍秦始皇的纪录片,少了女人戏肯定不好看,没人看。”这种貌似庄严的宣告让笔者悚然心惊之余,不禁为阎导的价值观苦笑不得。拿情爱说事的导演不少,但如此赤裸裸地毫不避嫌,阎导也许是第一个。别的导演只是默默地做,阎导不仅做了,而且大张旗鼓地说出来,这委实生猛。应该说,阎导的一席话是经验之谈,他如此理直气壮其来有自,他深谙受众心理学,他把握住了整个社会气候的运转规律,最关键的是他洞悉影视圈的潜规则,他知道如何抓住观众的眼球,而且其他许多导演都是这么做的。一句话,阎导太聪明了,套用春晚的一句台词,“你太有才了!”

  电视剧《传奇皇帝朱元璋》招致口水如泼,朱元璋经日累月地惹花拈草,玩弄女性成了朱皇帝的主业,有人建议剧名改为《朱元璋猎艳记》得了;赤数亿资金打造的《满城尽带黄金甲》,里面“皮球”乱飞、“波涛”滚滚,有人谑称,满城都在挤胸脯、满屏尽爆黄金乳。无论是久负盛名的名导还是名不见经传的导演,都在心照不宣地举起情色的旗帜,情色仿佛成了杀手锏,仿佛成了救命稻草,抑或成了摩登、前卫的标签和引领潮流的胎记,这究竟是缘于什么?是“一招鲜、吃遍天”的投机心理还是黔驴技穷?是故意矮化自己的智商还是侮辱观众的欣赏力?

  其实说白了,中国导演的算盘打得精着呢?他们本来就是生意人,拍摄什么题材选择什么影视,该在哪里来点荤的又在哪里加的辣的再在哪里弄点刺激的,他们成竹在胸。如果把导演看作一个商人,一切就无须赘言。因此,谁敢说中国导演智商不高又偏偏奉行反智主义?他们能把犬儒哲学发挥得淋漓尽致;谁敢说中国导演木讷迂腐不懂经商,他们的生意经娴熟着呢!《大明王朝》的导演张黎说:“我绝对不会拍盛世皇帝、盛世朝代,我要拍皇帝戏就拍衰世,拍末世。”张黎即是当年备受好评的《走向共和》导演。悲哀的是,张黎被看作“异类”。因此,他越格格不入越洁身自好,越加反证众多导演的嗜痂为美,那些流毒不尽的辫子戏层出不穷,不正是明证吗?

  导演们集体向商业低头,是是非非,非一言所能蔽之,让导演们个个赤膊上阵、空着肚子高喊社会责任第一,并不现实;让每一部影视侵染着教化功能,孜孜不倦地宣扬着伟光正,这也太不好玩,对观众甚至是一种折磨。但是,非要认为情色能包答一切,能无坚不摧,把情色当作笼络观众的不二法宝,要么是天真要么是不怀好意。《南风窗》评价张黎道:“从《走向共和》开始,张黎拍摄的电视剧从来都不以纯粹的娱乐化为追求,而由于其强烈的责任感和启蒙精神而被媒体冠以‘精英色彩的电视剧’。”奈何,张黎太少了,而且张黎活得并不容易,这不免让人浩叹。

  如果说,嗜痂为美是中国影视的集体丑闻,那么中国导演难辞其咎,某些主动矮化的导演显然更应为此省思。

作者:王石川

来源: 国际在线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