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李季先:民企参政专业性已露端倪


2007-03-07 08:56:32         华夏经纬网

  民企代表参政新视野

  历史的安排常常阴差阳错。在福建,两个相邻的地级市,三明和泉州。二十年前,三明是个国有工业基地,泉州人希望到三明工作。而现在泉州创造着国内最有知名度的鞋业和服装业,泉州的两会开得非常热烈,民营企业家代表的思索也不少。而三明却在缓慢转型中。

  而推及全国,二十年前,甚至十年前,许多人在讨论甚至指责温州和浙江的制造业,今天浙江的制造业及其品牌已在中国举足轻重。在行业内有所作为之后希望争取到更宽松的制度环境,因此,浙江民企的参政热情较高也在所难免。

  《民企代表参政新视野》中周晓光今年提交给全国人大的议案56件,建议10件。这明显不是个人、个体诉求的反映。

  周晓光参政的形态虽然还在其繁忙的工作中没有完全显现出参政的专业性,但已露端倪。值得注意的是退缩型、规避性从政心态已出现,并且在当前制度和市场竞争的压力下,似乎会渐成主流。有报道认为,这几年在一些重要的能源行业,其实上演的是国进民退的局面。过去数年,国企收编民企,曾经向民企开启的钢铁业大门正在慢慢地关上。而笔者曾经目睹国有油企中断民营加油站的细节。这种国进民退的现状已不仅让民营企业家丧失许多发展空间,甚至有部分民营老板还因之获罪。最后,对民企原罪的探讨也是民营企业家从政退缩的一个现实因素。对于罪与否的探讨,如果没有一视同仁,那就会丧失讨论的前提和意义。而多年前,垄断企业强迫消费、欺诈消费,现在虽然有主管机关以及企业主体自我的各种文件逐年纠正,但过去非法所得为何没有最终的评价和判断?

  只有合适的制度激励,才会有合适的行为产生。民企参政也是如此。(吴木銮/福建)

  三月,看淡财富巨幅波动

  见本报3月5日10版

  高换手创造买入良机

  黑色星期二的巨幅震荡以及由此导致的财富巨幅波动,令人感叹!财富的终极意义其实是数字。这一点上,舍弃亿万身家而剃度出家的“林妹妹”和身处证券市场的人的感悟,或许能达到相当的一致。经过两次巨幅震荡,这样的感悟更会加深一层。刚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信息:经过有关机构的模拟测算发现,大部分股票混合型开放式基金在2007年1-2月提高了持仓比例!其中股票型开放式基金平均增仓6.88%;混合型开放式基金平均增仓11.59%。从增仓基金个数看,101只股票型开放式基金中有84只增仓,64只混合型开放式基金中有56只增仓,增仓的基金占大多数。

  这里面的信息似乎可以进一步印证我当初的一个判断:一月底及二月底的两波凌厉杀跌并非公募基金所为。从另一个角度也可说明,公募基金有可能正在失去市场老大的地位。各市场主体、各种来路的资金正进入军阀混战的局面,而这本身,就是今后市场出现进一步甚至更大规模震荡的一个动因!

  有朋友说,不是马上要开两会了吗?市场应该以平稳为主调了吧?其实不见得。因为世道不一样了。现在是地球村的时代,是“全球同此凉热”的时代。全球经济一体化趋势日益明显的情况下,A股市场与国际市场关联性也在不断增强。日本加息可以引发对全球大经济体普遍加息从而缩减流动性的猜测,“黑色星期二”也可以黑遍全球。

  还是习惯性地为多头打一下气吧:根据目前掌握的数据,目前680 家A 股公司公布了2006 年业绩预告,其中业绩预增公司家数和业绩扭亏公司家数占总数的比重分别为37.4%和23.5%,这两类公司家数占到已公告业绩公司总数的60.9%。尽管目前市场整体估值水平已不低,但如果震起来,以上市公司强劲的业绩增长预期会是一个不错的海棉垫。

  三月,让我们在震荡中度过!

  (尤旭东/深圳)

  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管的法制之道

  见本报3月2日12版

  证监会“破题”: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管路径初现

  从目前对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管的制度安排来看,由于相关市场基础制度建设羸弱,因此把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管与打击非法证券活动结合起来,进行打击与建设并举,是短期迅速固化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管的一条可行法制建设之路。

  然而,非上市公众公司的法制化监管,当下毕竟还只是停留在《证券法》以及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严厉打击非法发行股票和非法经营证券业务通知仅有的几条原则性规定上。不但设立发行条件、发行审核程序缺乏,而且连非上市公众公司股票登记托管及转让规则也处于相对缺失状态,如果再考虑到市场内部分层、信息披露规则及非上市公众公司发行对象限制等因素,上述这种打击与建设并重却缺乏动态全程制度监控的非上市公司的公司监管法制之路便很可能举步维艰。

  以非上市公司监管的流程监管为例,为了从源头上消解非上市公众公司的制度和道德风险,必须从公司设立伊始就要求:落实发起人、公司拟任高管应负有的责任;非上市公众公司投资项目非经可行性论证和法定程序,并由政府主管部门批准立项,不得着手进行;公司增加、减少、回购与转让股份,均应按规定程序报批,并在非上市公众公司解散时严格依法清算。实际上,将非上市公众公司的流程监管和其它业务规范做到家,非法证券活动也就失却了大部分生存的土壤。在这种情况下,未来的非上市公司的公司监管制度设计尽管短期仍可继续维系与打击非法证券活动相关的制度建设方针,可就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管长期法制建设之路来说,细化相关组织监管和以强制性信息披露、资格准入为代表的流程监管,让打击非法证券活动成为监管法制建设的一个环节,而不是与前述制度建设并重,就顺理成章成了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管选择的较佳法制之道。(李季先/北京)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