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唐钧:莫以民生的名义多收税


2007-03-14 09:21:34         华夏经纬网

  报载,政协委员冯培恩在发言中指出:从1986年到2005年的20年中,国人负担的政府行政管理费用由人均20.5元急剧攀升到498元,增长了23倍。究其原委,政府行政管理费用“超常规增长”与政府浪费现象密切相关。冯委员点出了诸如“公务用车、公款吃喝和公费出国”、“政府会议”、“‘政绩工程’和办公楼建设”以及“能源和资源”等方面的浪费现象。

  确实如此,一方面,政府虽然再三强调要建设“节约型社会”,另一方面,政府浪费现象却十分严重。现在官场上的很多“潜规则”已经到了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步。

  譬如“公款吃喝”,20年以前的话题是“四菜一汤”,后来演变成“四盆一缸”,这仅仅是在量上做文章。然而,不知从何时开始,突然发生了质变。现在官家设宴,已然是,“山珍海味寻常事,国酒洋酒只等闲”。还要美其名曰“食文化”、“酒文化”……在很多场合,其实在座的都不想吃、都不想喝,但为了维护“传统文化”,为了官场上的“感情”和“规矩”,就是“豁出了命也得干!”

  又如“公车私用”,20年前上下班,中央部委只有部长有专车,后来司局长们凑合着来个“合伙接送”。其他干部难得蹭一回,还有资格夸耀几天。然而,“公车改革”久拖不行,也不知从何时起,突然发生了质变。现在在某些中央部委,处长们都人手一车,地方政府则扩大到科长,加上自己有车本,想到哪里就到哪里,满世界转悠的都是公车。

  再如“形象工程”和“办公楼建设”,20年前修建“亭台楼阁”至少名义上在仕途上还是“一忌”,后来凑点“预算外资金”偷偷摸摸地“改善”办公条件,上面也眼开眼闭了。然而,又不知从何时起,突然发生了质变。造高楼、建广场、修广场成了“政绩”,全国居然有148个城市要建成“国际化大都市”。中国好几个大城市的高楼数已然在世界上数一数二,欧美的城市倒像个“土老帽”般的乡村了(一位房地产商周游世界后的感慨)。

  限于篇幅,不再一一列举。但有一疑问,不知冯委员的计算中,有无包括独具中国特色的“预算外资金”和“行政收费”,感觉上是可能没有包括,要是算上这一笔,恐怕这浪费的数字更得“海”了去了。就拿最有“正当理由”的政府作派——开会和发文来说,现在资讯发达,已经到了无论身在地球上的哪个角落,只要上得了网就能直接对话的程度。为什么“传达精神”仍然必须一级级开会、一级级发文?“会多”是老传统,难道“文多”也能抢个“人均纸张消费量”的世界冠军?还有一点更想不通,就是现在什么都要“政府采购”,可一连上“政府”二字,同样的物资就要比市场上贵三分。

  另一方面,说到“民生”,财政可就没了钱了,与19%的行政管理开支相比,简直是零头都不到。于是,以“民生”的名义,就要千方百计地多收税,千方百计地扩张公权力。发行彩票、慈善捐赠,只要有钱可进,都得归到政府的名下“统一使用”。

  看起来,“公权力”非限制不可,应该成为限制行政费用的治本之策。现在国人习惯上常常将政府行政管理费用大归咎于公务员或干部人数太多,其实是一个误区。如果公权力不加限制,即使是再精减一半,政府行政管理费用高涨依然是一个破解不了的难题。

特约评论员 唐 钧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