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鲁宁:停征利息税还需要再商量什么


2007-03-14 10:26:22         华夏经纬网

  连续数年的两会上,停征利息税均系代表委员关注民生的议案提案内容。本次两会,这个“老大难问题”再次成为两会民生的热议之一。连新华社也一改往年的审慎,选择政协委员徐锡安的建议作由头,发了《停征利息税,减少分配不公》的电讯通稿。

  其实,早于徐委员的停征建议,吴敬琏等27名委员取消利息税的提案更直截了当。这份提案的签名者几乎都属有头有脸的“重量级人物”。

  注意,停征和取消不只是字面差别,而是性质差别。停征或成为权宜之计,取消或至少在若干年间,譬如10年内,不许再打征利息税的算盘。

  徐委员的建议也好,吴委员等的提案也罢,强调停征或取消,列举的理由都十分注重语言修辞,客气加温和。理由有二:一、当年开征此税时“利于扩大内需”的政策预期并未实现;二、国家财政已不“困难”。自开征利息税始至去年末,国家财政收入增3.5倍。去年459亿利息税(官方数)占财政收入1.17%,微不足道。

  实际上,1999年开征此税时,“利于扩大内需”之说法,以及缓解财政困难的由头,两条都不成立。那是“自封魏王”式的自说自话,背后是“话语霸权”。其另一面是,除了某些专家连篇累牍说这个征税动议如何好,百姓的感受和情绪却无法在报纸上得到表达和反映。这个判断不是事后推测,而是我的亲身感受。我曾撰文对开征利息税能扩大内需之说提出质疑,文章连投三家报社均被枪毙。那是1999年9月份的事情,一个月后利息税就冠冕堂皇地“征你没商量”。

  时过境迁,当年开征利息税之急功近利适才允许评说。针对“徐建议”和“吴提案”,我还想补充几条。

  其一,普通百姓手里有钱谁不想消费?去年底银行储蓄14万亿元,数字很光彩,可那都是普通百姓尤其是最想消费的占人口多数的低层民众的存款么?倘若此问欠厚道,那不妨改问:14万亿元储蓄存款,真正属于低层民众的存款比例有多少?谁敢回答此问?

  其二,扩大内需要做“社会保障功”,要赶紧推翻“新三座大山”。基本社会保障长期不到位,教育乱收费,医疗乱收费,商品房卖天价,压得人喘不过气,低层群众缺乏对未来的生活预期,那点从牙缝里省下来的钱谁敢大把消费?

  其三,财政困难是个“无厘头”,是借口是幌子。预算监督长期走形式,公共财政建不起来,税再多还是永远不够花。看一看两会上政协委员争相传阅的由叶大年委员收录的一本相册——总共133幅照片,幅幅都是令人瞠目结舌的豪华政府大楼,纳税人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再一条,征税的其实透心亮,知晓财政总盘子内,区区1.17%的利息税根本不足以撬动内需,可是到嘴的肉想让人吐出来真难。这不,连续数年,都有关于利息税之议案提案建议什么的,可征税的就是无动于衷,那是装“傻”呀!

  停征或取消利息税,像吴敬琏这样被冠以著名经济学家头衔的政协委员,都得拿“减少分配不公”做铺垫,说明舆论还在“开放进行时”。此处再说一句真话,区区500亿元利息税就算干净利落取消了,对减少分配不公的作用也极为有限。解决中国目前严峻的贫富悬殊,税收杠杆当用,最关键是动用制度杠杆。当然,从营造和谐氛围出发,500亿元也是个红包,至少对民众有个心理安慰。所以,利息税之事不要再拖了。

鲁宁,东方早报首席评论员,现居上海

来源:四川新闻网-成都晚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