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Wilmott:中国对股指期货担忧过头了


2007-03-15 13:18:20         华夏经纬网

  上海报道 本报记者 钟文倩

  “中国对股指期货的担忧就如同一个家长担心孩子喝了一瓶啤酒那样。” 对冲基金Caissa Capital Management的创立者Paul Wilmott轻松地提示国人。Wilmott的另一些身份是有“数学巫师”(Wizard in Maths)之称的数量金融工程证书(CQF)的主要设计者、牛津大学的教授和英国皇家学会会员。3月13日,借Wilmott到上海访问之机,记者对其进行了专访。

  <21世纪>:去年9月份,Amaranth因亏损60多亿美元而倒闭、今年1月“红风筝”又传出巨额亏损的消息。罗杰斯认为,将来还会有大量对冲基金陷入麻烦,并出现倒闭潮。你怎么看?

  Wilmott:情况确实如此。Amaranth的情形是他们的交易员下的赌注越滚越大,结果一朝失手,满盘皆输。开始一段时间,这位交易员为公司赚了很多的钱,也为自己获得了相当多的奖金,据我所知,此交易员一年的分红竟达1亿多美元。但就是因为后来的一次对赌天然气的操作失误,导致公司因极大亏损而倒闭。

  其实西方国家的对冲基金也是良莠不齐,有些对冲基金的运作相当不错,而有些则会走向倒闭,这是市场波动性的一种体现。

  <21世纪>:今年2月上旬,西方七国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的公报认为,对冲基金在扩大全球金融体系的功能方面发挥了显著作用,但认为对冲基金的风险越来越大。那么,二者分别体现在哪里? 

  Wilmott:我们来举一个例子。有一家公司在过去5年中都是亏损的,但可能因为仍然有人不断地投资金进去,所以导致该公司的股票一路上涨。然而,突然某一天有人发现了该公司的赤字状态,结果投资者受到影响,纷纷撤出投资,公司就会倒闭。

  而在这个过程中,对冲基金很可能就充当着这个发现赤字状况的人。但是如果危机不被提前发现的话,最终的场面可能会无法收拾。因此对冲基金在某种程度来讲,能够将市场推向理性。因为它能够提前预测到市场的不正常之处,将风险锁定,并在可控范围内化解风险。

  如果说对冲基金也酝酿风险,那么第一个就是操作风险,例如Amaranth给了交易员太大的权限,最终因个人的失误导致了公司的倒闭,第二就是数学模型风险,一旦一家对冲基金用错了数学模型,那么损失肯定在所难免,所以现在做对冲基金的人经常要问,我的这个模型是否是正确的。

  <21世纪>:在中国有一种说法,推高中国A股价格的热钱是对冲基金通过地下途径流入的,并以此发出要提高警惕的声音。那么如何监管对冲基金?

  Wilmott:在西方国家里,对于像热钱这种难以测算的游资有相关规定,但是对冲基金的人都非常聪明,也会雇佣一些天才般的人来充当法律顾问,这些顾问通常会采取措施来绕开法律的监管,并利用法律的漏洞赚钱。而一旦很多人都发现这一途径可以赚到钱,那么就会引来众多投机者,在西方,所有最聪明的人都从事金融业,所以只要有漏洞,就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在中国,政府就如同家长,中国的金融业就如同十六七岁的女孩,而对冲基金等则像那些骑着摩托车的bad boy(坏孩子),这里便有一个冲突,就是家长是否愿意女孩永远不要出去,不让她去接触外边的世界?这是一种选择。从西方的情况看,对冲基金总的说还是能提高市场效率的。

  <21世纪>:中国即将推出股指期货,你认为推出后会否导致现货市场价格的大跌?市场的前景如何?

  Wilmott:其实股指期货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工具,也是成熟的股票市场所必备的工具,现在中国对股指期货的担忧就如同一个家长担心孩子喝了一瓶啤酒那样,这都是无谓的担忧。而且股指期货最终对现货市场的股价几乎没什么大的影响。

  可以预见,随着股指期货的推出,中国的金融工具在今后会变得更加丰富和复杂,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西方,这么多年来,股指期货市场的发展都非常健康。 


    新浪声明:本版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转自:新浪财经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