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老枪:天堂里有没有沙溪河


2007-03-19 13:21:58         华夏经纬网

  在今年的央视3·15晚会上,一位来自福建省三明市名叫詹红光的母亲,向人们讲述了她痛失女儿的故事:2006年的一天,女儿和她小表弟一起出去玩耍,从此再也没有回来——永远也不会回来了!几天后,人们在流经市区的沙溪河里找到了两具小小的、冰冷的尸体。

  根据央视3·15晚会的介绍:沙溪河大堤护栏的高度不足一米,有两道横栏,底部横栏距地面有60厘米,连成人都可以轻松钻过去。栏杆外有伸向河面的踏步(台阶),其中最后两级没入水中,异常湿滑,再往下突然悬空,即是深不可测的湍流。事实上,据这位母亲事后调查,在同一个地点,八年内,已经有25条灿若朝霞的生命被河水吞噬。为了不让惨剧重演,她强忍悲痛,决定向有关部门求助,结果,却不断碰壁!

  也许是因为这一悲剧事件所凸显的巨大荒谬性;也许是因为三明市相关官员在面对电视摄相机答复詹红光求助时,其表情过于“无辜”、过于振振有词;也许是因为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原告所有诉讼请求”的判决,让关注此案的人们深感司法救济的无力——连续几天,我们从央视不同频道的不同时段中,不断看到詹红光悲愤的眼神,以及那些被沙溪河吞噬的孩子们天真的笑脸:中国媒体人似乎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向官员的冷漠表达自己的激愤与哀绝。

  通过央视画面我们看到,官员们的回答都很得体:关于堤坝究竟是绿化带还是公园,关于国家对河堤护栏高度有无强制性规定,关于那个通向河面的台阶作为观测点、对于大坝安全非同寻常的重要性……等等,总之,他们对詹红光的求助无能为力,对沙溪河水还将带走多少孩子的生命爱莫能助,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一个城市的管理者,当其可以动用手中的行政资源保护人民生命时,却不屑举手之劳而为之;当其面临是承担责任以体恤百姓安危,还是放任百姓生命受威胁以免个人担责的“两难”选择之时,毫不羞愧地选择后者——这样的官员,还有资格被称作“公仆”吗?封建时代的士大夫尚能将“以天下苍生为念”挂在嘴边,而这两个官老爷,竟可以目睹孩子们的生命在自己眼皮下被河水一条又一条卷走,却丝毫不觉得心有戚戚焉。对他们,笔者只能以“冷血”谓之,以“人渣”唾之。

  昨夜上网,又看见詹红光写给她女儿的信,信的标题叫《天堂里有没有冰冷的河》。她问女儿谢童,问那些默不作声的孩子:你怎么能呆在水里呢?你们不知道那里很冷吗?

  沙溪河其实是无辜的。詹红光的“天问”,应该掷向那些面对25条“冤魂”的哭泣,正急于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的官员:你们的心,到底有多冷?有多硬!

  一个人,当其把自己的“免责”看得比人民生命更重的时候,他已经突破了做人的底线——做人既不配,还配为官吗? 老枪

来源:时代信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