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刘洪波:打扑克牌无须和迎奥运扯在一起


2007-03-23 14:03:15         华夏经纬网

  我所在的城市有两家报纸正在各各发起扑克牌双升大赛,意义说得都不小。一个说为的是迎接2008年奥运会,一个说的是迎接今年将要在这座城市举办的城运会。我看不出比赛打双升怎么就能把奥运会和城运会给迎接了,但我觉得把这些未必着实的“伟大意义”去掉,比赛打双升还是可以算作一个乐事。

  生活嘛,于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就是个寻找乐趣的过程。社会上绝大多数的人既没有做政治家、军事家、战略家等等的抱负和条件,也未必有搞一个企业去“做大做强”的雄心,人们上班下班,各自拥有自己的职业生涯,过着自己的业余时间。在业余时间里,有人看书,有人听戏,有人打麻将,有人泡茶馆,各得其所,也未必就硬是能够比得出高低。

  我这样说,肯定有人会不以为然,说看书听戏,学了知识,陶冶了情趣,其意义之大,可以上升到“提高民族素质”的高度,岂是泡茶馆、打麻将可以比。

  确实,社会上充塞着“兴趣爱好各有等级”的氛围。求职求学,参军招干,人们时常会填报各种表格,其中多有“有何兴趣爱好”一栏。我敢打赌,这一栏永远会被唱歌、舞蹈、集邮、绘画等项目统治,而不可能出现打牌、打麻将、弹珠子、电子游戏等项目。人们有各种兴趣和爱好,而这些兴趣和爱好被分成了“可以陶冶情操”和“玩物丧志”两种。可以陶冶情操的爱好,是可以示人的,是足以提升“竞争力”的;而那些被视为“玩物丧志”的爱好,不可以示人,也足以使一个人的形象受到贬损。有时,“陶冶情操”和“玩物丧志”,差别在于一字之间,同样是玩扑克牌,一个爱好打牌的人,和一个爱好桥牌的人,获得了不同的评价;同样是说话,爱好演讲和爱好侃大山,相去约有十万八千里。

  又如爱好读书与爱好麻将,对于普通人的生活真的有多大差别吗?现在人们都接受这样的认识,你爱读书,他爱麻将,可以各不相扰;但骨子里的“爱好等级制”还是存在,这种爱好等级制又是不是有道理呢?我以为,对一个普通人来说,爱好只是增添生活乐趣的因素,一个人从写写画画中得到的乐趣,与另一个人从麻将中得到的乐趣,是可以等量齐观的。不同的生活方式与生活态度,只要不害及他人,就不仅可以并行不悖,而且应该平等视之。

  你可能说读书有益于作出更大的贡献,我只能说你还没有真正得到读书之乐,你的读书还是变种的“头悬梁锥刺骨”。闲时读书,未必有何目的,未必有“学知识”的想法,乐在随兴翻览,意会前人。此中之乐,与麻将、扑克、钓鱼之乐,并无大异。你说读书可作大贡献,我说捅台球还可以为国争光哩;你说打麻将有人几天不下场,我说读书也坏了很多人的颈椎和脊椎——比下去也难说谁能说服得了谁。

  社会发展带来更多的闲暇,应当让人们各得其所而又不卑不亢地爱好自己的事情去。工作可以论贡献大小,至于兴趣爱好,只要无害于人,应当同等视之。一部分人顾盼自雄,因自己的爱好欣然得色;大部分人爱好些寻常娱乐,还被人教育得自己都觉得低矮几分,实在不是“提高幸福感”的做法。

  吉尼斯世界纪录是个了不起的发明,因为它让各种奇怪的兴趣和爱好一样地可以争夺“世界第一”。对爱好不必分等级,爱好什么都不必自加菲薄。

  爱好平等,生活快乐。

  (刘洪波,长江日报首席评论员,知名杂文家)

来源: 四川新闻网-成都晚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