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张敬伟:余秋雨反对阅读的理性与非理性


2007-03-27 13:55:56         华夏经纬网

  这两天,文化名人余秋雨又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事情缘起于他在博客撰文阐发的“阅读论”——余秋雨在博文中针对“两会”期间增设“国家阅读日”的提议坚决反对,认为:在网络阅读日趋流行的今天,阅读不是欠缺,而是成为灾难;阅读不再重要,对文化见识而言,更重要的是考察、游历、体验、创造;阅读能启发生命,但更多是浪费生命。

  对之,媒体几乎一边倒的驳斥。但笔者以为,透过余秋雨言说表象上的非理性去捕捉其理性成分才是客观的。

  中国的阅读率已连续6年下跌,更首次跌破50%,即国民人均年阅读4.5本书。从这组数据分析,全民阅读的文化缺失确是隐忧。余秋雨否认阅读、将之称为“灾难”显然偏激。但是,对于他反对增设“国家阅读日”的做法则要辩证以对。因为这样的法定日未必能够奏效,有时甚至会成为自欺欺人的形式主义。至于余秋雨诠释的“文化见识”重要的是靠“考察、游历、体验、创造”倒是真知灼见。他那部《文化苦旅》就是游历大江南北、考察塞外沙原和体验历史文化时空所创造出来的文化美文。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余秋雨的非理性是忽略了前者,而强调了后者。因而他的“阅读论”是理性与非理性的共同体。

  有趣的是,笔者宁愿相信余秋雨的文化视野已经进入至真思考的更高层次。鲁迅也曾有过类似之论,如其谓:“专读书也有弊病,所以必须和社会接触,使所读的书活起来。”再如:“自己的眼睛去读世间这一部活书。”这种“英雄所见略同”绝非巧合,乃是指证的一条客观真理,即理论和实践的关系,是知行统一的哲学命题。这靠浅尝辄止的阅读是无法实现的。

  故余秋雨反对的是形式主义的阅读,鄙夷的是缺乏生命感悟的低级阅读。值得一提的是,他言辞急切的“灾难论”或是对网络时代信息污染的条件反射。在信息时代,文本阅读率的下降并不能说明国人阅读率的偏低,因为很多阅读是通过虚拟世界完成的。这是全球性的普遍现象。另一方面,虚拟空间的阅读又存在着潜在风险。沉溺于此的阅读往往会将人引入脱离现实的虚空世界而破坏人与自然知行合一的和谐关系。正如蜚声全球的意大利作家、学者艾柯所言:“因特网使一些人完全成为坏信息的受害者。”由是而言,余秋雨将阅读视为“灾难”具有对信息时代阅读垃圾干扰的理性反思。若人们抓其一点予以表象化抨击,则是偏离准星的幼稚行为。

  美国著名文论家莱斯利·菲德勒在其著名的《越过边界——填平鸿沟:后现代主义》中提出,经典文学已经终结,当代的西方文学实际上是通俗文学。他认为所谓“通俗”——无不利用童话、新闻报告甚至色情小说的因素和手法。也就是说,现代化的生活快节奏使得经典尘封且佶屈聱牙,阅读费力费时且不合时宜;而现代通俗之作却又异化为快餐文化的东西,固然“美味”却未必营养,恰如麦当劳或肯德基一般。如此阅读,显见有其负面甚至有其灾难性倾向。

  最讽刺的是,当代中国有一种奇怪的文化现象,即学界和舆论界习惯于对某些特定的文化精英进行集中和乏理性的批评。对于余秋雨,无论是对其曾经的作为,还是对其担任央视某项文化活动评委时的吹毛求疵,抑或对其荣登“作家富人榜”的揶揄,余秋雨的言说总是会招来逆反的声音。这固然体现了中国社会言论空间的多元和反权威的个性解放,但也隐伏着一种从众炒作的非建设性的偏激性言论。对余秋雨“阅读论”不加分析的一味批评,显然是这种浮躁风气的再次喧嚣。

  需要说明的是,余秋雨本身就是一个文化学者,他怎么会悖论到无端否认“阅读”呢?他否认的只是有害和形式主义生吞活剥式的阅读而已。南京师范大学现代文学课程设计中对余秋雨《文化苦旅》的评价应该是中肯的:“任何学术研究如果不能转化成现实的意识形态,成为参与当下的社会实践、真正能在最广阔的现实层面推动人类精神文明的动力,必将是死的学问,或成为徒然消耗主体智慧的学术游戏。”可见,余秋雨是将阅读、体验和启蒙三位一体化了,是一种文化的超越。 作者:张敬伟

来源:深圳商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