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刘以宾:任志强住房政治观的部分真理性


2007-04-10 14:35:47         华夏经纬网

  针对广州市市长“住房问题已不单纯是一个经济问题、社会问题,更是一个政治问题”的说法,地产名嘴任志强在其博客上撰文予以“回击”。正如以往多次一样,这位好事的任先生并未在文章中隐讳自己的身份和立场,受到舆论批评本也是意料中事。然而,仔细阅读该博文后也不得不承认,任志强的“住房政治”观,确实有一定道理。

  “政治”也许有广义、狭义之分。就“住房政治”而言,摈弃以往抽象、泛指乃至“虚指”的思维习惯,将其细分一下,卸去某些本不必、也无法承载的负荷,对于理清住房这团乱麻也许会大有好处。任先生博文的中心思路,不外乎人们常说的“市场的归市场,政府的归政府”。“政府的”是什么呢?大概主要就是“安全”与“秩序”。由此可这样演绎下去:房地产市场运作本身不是政治,但政府是否尽到了完善市场秩序、维护交易公平的责任则是政治;老百姓通过市场购买住房,无论是量力而行还是甘当“房奴”都不是政治,而低收入人群基本的居住需求是否得以满足则是政治;被拆迁户与开发商讨价还价甚至因“交易”不公平而充当“钉子户”不是政治,政府为野蛮拆迁提供背后支持则是政治……

  不仅是住房问题,有些时候,一些地方政府在谈“政治”时之所以显得说服力不够,针对性、指导性之所以不强,问题就在于“政治”被谈得太笼统、太概念化、太包罗万象,容易导致以下几种被动局面:其一,“指向”不明确、不具体的“政治”往往出现价值取向的矛盾乃至混沌。控制和降低房价是中央政府的价值取向,而到了地方政府这里,希望房地产市场更加红火、增值更快则常常成为其真实的价值取向。其二,导致政治的“虚化”。政治本应是一种十分具体和实在的东西,以至具体和实在到根本用不着刻意打上政治的标签。太“虚”的政治,往往会上口而不入心,最终形成会上与会下、口号与行动的“两张皮”。其三,政治并非无所不包。大量事实证明,政府拥有的行政资源以及行为能力,客观上是有限的且必须控制在“有限”的状态,试图什么都以政治的名义揽于怀内,即使相当真心、相当具有责任感和使命感,也不可能样样都做得精、管得好。

  美国总统林肯的一段精彩言论:“政府存在的合法目的,是为人民去做他们所需要做的事,去做人民根本做不到或者以其各自能力不能做好的事;而对于人民自己能够做得很好的事,政府不应当干涉。”在房地产问题上,“人民根本做不到或者以其各自能力不能做好的事”毫无疑问是政治,例如,市场秩序、交易公平、百姓对商品房成本的知情权、开发商利润率的控制、售房中的合同欺诈、房地产开发中的土地合法使用以及环保等等。而“人民自己能够做得很好的事”则不必过分往政治上扯,例如,在完善的秩序建设和市场环境之下,开发商的自主经营行为以及公众的自主购买行为。土地的管理、出售与“政治”有关,而“任志强”们一旦通过合法途径公平地购买到土地的开发权,他愿意盖多大面积的商品房未必就是政治问题,因为此乃市场供求规律和企业运行规律使然。再例如,政府从宏观目的出发调整房贷政策也许与“政治”有关,而百姓获得贷款后买多大的房子则不是政治问题。即使大众在消费心理、住房文化上存在诸多偏差和非理性,也只能通过舆论予以引导或等待自悟以及经济理性的逐步形成,而不在某种政治概念下通过政策直接进行干预。

  该管的管不好,不该管的乱管,无疑也是政府在房地产问题上一种执政能力不强的写照。例如,违法违规征用土地大量存在,以至某些地方呈现为所欲为的“无政府”状态,对这样严重的政治问题,表现出严重缺乏政治权威乃至软弱与无奈,而对于百姓应该何时买房、买多大的房、买了房是立即入住还是暂时空置着等等,却耗费大量精力去管,从“政治”眼光看去,这不是“眉毛胡子一把抓”甚至本末倒置么?

作者:刘以宾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