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长江商报:拍卖人行道与公共资源经营


2007-04-10 14:50:24         华夏经纬网

  圆桌话题:四川内江市城管局近日发布竞标公告,标的为人行道摆摊经营权。内江城管局有关负责人称:“临江路等人行道,自发形成了茶饮摊区,经营者又大多为失地农民或下岗工,若取缔,其面临生计困难。故拍卖其经营权。”该负责人表示,拍卖所得一律上缴财政。(4月9日《华西都市报》)

  拍卖拍出来的“公权自肥”

  这真够荒唐的!将全民所有的公共资源,拿去作竞标标的,让穷者去推升经营价码,最终演生为一台创收的“取款机”。尚用不着搬动2002年7月1日正式施行的《行政许可法》中的刚性条例,凭直觉我们便可窥其中的自肥之“丑”来。这就好比主人请来的管家,他不守护主人利益,居然变卖主人家当——此等管家,与“恶仆”何异?

  如果城管可以拍卖公共人行道的管理经营权这条违法路径被掘开,在利益炫耀性驱动下,必然会有更多的公共资源监管者效起“仿”来。明天,园林局可能拍卖绿化景观的观赏权;后天,大学及中小学可能拍卖自己教师的授课权;不远的将来……天知道有多少“权”可以被拿来拍卖。

  在这番行政监管弊象之下,公共资源成为“私人玩物”。管理服务部门以各种理由一步步地瓜分利益,还美其名曰是“替失地农民与下岗工着想”。可是,竞标拍卖与“上缴财政”的做法与说词,不过是权力自肥所披的一件一戳即穿的羊皮罢了。

  或许有人说内江这次“城管拍道”还是个案,但在我看来并非如此。我们暂且抛开常见诸于媒体上的“执法经济”“交保护费后执罚”的案例频显不说,就在我们身边肉眼可视的范围内,便可以经常看到类似人行道被“合法”占用的种种情形。此处的“合法”,正是建立在行政监管部门与占用者的“利益互动”的基础之上的,其行政行为是对《行政许可法》和《行政处罚法》的违法背弃。

  周明华(四川成都 编辑)

  从“马路摊点”开放看人行道拍卖

  人行道经营权拍卖事件,其中有两个不可忽视的前提。这次所拍卖的地段,此前已经存在严重的占道摆摊经营问题;而且“拍卖所得上缴财政”。由这两个前提来看,人行道经营权拍卖,其实是公共治理的“中庸”之道,体现了公权力一种弹性的艺术之美和公共管理的智慧。

  众所周知,“铁腕”不但不能完全杜绝“马路摊点”。最近以来,不少城市已经开始转变治理思路,比如年初上海、重庆、南京等城市,先后实施“不再一律封杀马路摊点”和“有序开放马路摊点”的举措。

  然而,在为“马路摊点”开禁如潮的叫好声中,“马路摊点”开禁之后该怎么办这个问题,却不免被淹没、被忽视。内江市人行道经营权拍卖的“中庸”之道,无疑是实现秩序与生存之间的均衡的一种尝试。在现有利益格局之下,可以说基本实现了政府、市民和“马路摊点”的多赢,实现了秩序的原则与生存的原则的均衡与和谐,是一种“帕累托改进”。

  俞可平先生曾在《增量民主与善治》中推出了“增量民主”的概念。笔者认为,如果说“马路摊点”开禁已经成为绝大多数城市的选择,已经是一种现有的“存量民主”的话,那么现在内江市的做法,则为我们化解“开禁之后怎么办”这个问号提供了一个思路和做法,是在“马路摊点”开禁这个“存量”基础上的一个新的“增量”。对于这种“增量”,我们且别忙着不由分说地指责,不妨一试。

  石子砚(山东德州 市民)

  城管“越位”掩盖了利益多元化矛盾

  公众形象欠佳的城管部门,贸然“越位”介入颇为敏感的领域,激起公众一片质疑之声,似乎在情理之中。遗憾的是,城管“越位”激起的舆论反弹,却掩盖了问题的真相,即利益多元化引发的社会矛盾。

  所谓“利益多元化”,说白了就是“青菜萝卜,各有所爱”。比如内江市人行道的茶摊占道经营问题:有的市民希望最好没有任何茶摊,那样晚上散步才感觉更加惬意;有的市民却希望路边摆上茶摊,走累了呼朋唤友喝杯茶多美啊;还有的市民本身就是茶摊经营户,他们更恨不得人行道全部改成茶摊。其他诸如有车族也有各自的看法,进而政府部门也会有自身的目标,“利益多元化”的图景十分清晰。

  存在“利益多元化”,就会出现对公共设施的不同需求,有限性的公共设施众口难调,必然会导致这样或那样的矛盾。对此,不妨反过来设想一个简单问题:假如当初在规划和建设城市道路的时候,人行道原本就留足茶摊的经营空间,内江市的城管部门还用得着“越位”吗?

  某种意义上,人行道是否应当允许茶摊经营,如何管理被允许的茶摊,才是内江市真正面临的问题。城管部门的“越位”,客观上也是在探索一条解决途径,这种积极意义不该被否定。社会各界不如把力气放在如何寻找出路上。

  从长期来看,城管部门提出的拍卖设想,未必就不是一个可行方案。因而,如何改善城管部门提出的设想,也远比匆忙地否定它更好。大家别太激动,这是社会的现实。

  宣华华(浙江台州 公务员)

  经营公共资源须确保两个前提

  拍卖人行道经营权,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不管如何质疑,归根到底,都缘于两个解不开的“心结”:公共资源能否拿来经营?如果能,又需要什么前提?

  公共资源能否通过市场手段来运作?答案是能。其一,就国际惯例而言,政府经营城市,弥补城市建设资金的不足,提高城市竞争能力,是城市发展的必然。其二,就现实而言,很多城市的公共资源正被某些部门或某些群体毫无顾忌地挪为“私用”,公私不分的状态事实上已经形成,为此,通过有秩序的市场准则来规范也不失为值得一试的良策。

  既然公共资源可以通过市场手段来运作,那前提是什么呢?一般来说,经营公共资源一不能损害公众利益,二必须程序合法,两者缺一不可。以此次的拍卖标的为例:沱江沿岸的这段人行道,是市民平日休闲散步的重要场所,如果拍卖给商家的茶饮摊区阻碍了市民的休闲散步,就等于损害了公众利益,显然此拍卖就不宜进行了。但如果公权部门组织相关论证,并告知市民,如何能做到公众利益和经营开发的双赢,那公众的质疑还会那么刺耳吗?此外,公权部门的任何行政行为都必须符合法律规定,内江城管的这次作为,是单向度的行政命令,除了用一纸行文通知市民以外,便什么也没做了。这让人感到遗憾。

  这样忙不迭的,不合程序的“行政冲动”,公众是不能理解、不会认可的。因为,这样的拍卖很容易让人联想,近年来,借公众利益之名行牟取私利之实的“贱卖”和“黑拍卖”行为,在全国各地并不鲜见。内江的“人行道拍卖”,为其他各地经营公共资源,或许提供了借鉴。

谢涛(广东广州 研究员)

来源:长江商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