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邓海建:医改应终结公众灾难性卫生支出


2007-04-17 13:28:16         华夏经纬网

 北师大日前提交一套最新的医改方案。该方案主张:患者不需要向医疗机构直接付钱,而是向政府购买医疗保险,政府再依据参保人数购买医疗服务,医疗机构只能靠固定医保收入生存。据专家测算这套方案将为整个医改节省一千亿。本套方案将于5月20日之前出台。(4月16日中国新闻网记者消息)

  2007年被老百姓定义为医改元年。SARS后切肤之痛的公共卫生体系和医疗体制的缺漏成了中国医改转向的拐点,舆情汹涌下医疗制度繁杂而华丽的每一个转身,连出场的妆容都被冀望了无限可能。谁都明白一个最简单的逻辑:争议最小、花费最少、可操作性最强的当然是最好的。问题是,无论是政府主导还是市场主导,都面临着利益和资源的血肉博弈。

  首先,数据显示,1982年到2002年,政府筹资占卫生总费用的38.86%下降为15.69%,家庭筹资却从21.65%上升为57.72%。全国1.6万多家公立医院全等着政府拨款,预算再多也包不过来。大多数医院必须改制为非公立的,发展多元化办医。只保留最需要的3000多家公立医院--3月下旬的一个论坛上,财政部一位官员在会议间隙提出他的想法。财政部门又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的思维惯性是根深蒂固的。其次,政府购买医疗服务、主张市场化等理念必然会使医疗部门面临空前压力,这是掌握决策话语方天然要规避的,历史上看,中国医疗机构是历次轰轰烈烈医改的最大受益者,因此,设若改革导致压力增大、利益减少,那么医疗机构自然不可能挑起改革生力军的旗号。譬如4月10日,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重申了两会期间高强部长的意见:中国特殊的国情决定了在近期不可能实行城乡一体的全民医保体系。可见,这个高调而颇具市场色彩的第7套方案也未必能轻易打动得了卫生部门的心。

  医改的困境永远在于:如何在财政、卫生行政部门、公共卫生之间寻求到一个大家都能满意的平衡点。事实上,眼下中国医改的压力是一种自下而上的倒逼,是看病难看病贵群情激愤后的纠偏,而在这种看似庞大而汹涌的舆情里,话语表达的张力是虚置而空洞的,最关键的是:我们看不到在决策资源的利益博弈中老百姓站出来说不的能力。我们还需要等待,而等到的也只是既定方案的选择、评价与修补,至于设置选择内容的重要过程,却诡异地被置身事外。

  那么,医改至于到了第N号方案,其实跟我们已经没有多大关系,重要的是:千呼万唤后的这个方案能否恪守公平和正义的底线、站在中国的真实国情上,历史性地合上那灾难性卫生支出的悲怆一页。社会学而言,当一个家庭的整个卫生支出占家庭可支付能力的比重等于或超过40%,则这个家庭面临灾难性卫生支出。如果参照高强部长援引的2003年卫生部组织第三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的数据--群众有病时,有48.9%的人应就诊而不去就诊,有29.6%的人应住院而不住院——那么,这种实际灾难性卫生支出在基层未必仅仅是对贫困家庭的戕害,对于社会中产阶层、甚至富裕阶层也是充满了波橘云诡的况味。终结灾难性卫生支出就是最好的医改,它弥合的不只是医疗权益的伤口、还有漫漶在橄榄型社会结构与和谐社会上的体制伤口。

稿源:红网 作者:邓海建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