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经济观察:穷人怎样才能得到照顾


2007-04-29 10:15:38         华夏经纬网

  美国为什么能照顾穷人

  社会政策必须以一定的社会条件为前提。美国对穷人的照顾能够实现,是因为美国社会已经具备了相应的社会条件。

  美国的非营利组织,可能是全世界最活跃、最发达的。美国总共三亿人口,各类非营利组织就有160万个,平均不足两百人就有一个。其所支配的国民财富,更是天文数字——— 年度总费用占美国GDP的9%,几与联邦政府的社会福利开支持平。

  美国非营利组织的功能多种多样,救助穷人及其他弱势群体,则是其主要功能。我在纽约逗留期间,移民美国多年的朋友C君来看我,比约定时间晚了好几个钟头。见面时他很抱歉地解释说,他是从一个很远很远的社区赶过来的。因为他参加了一个志愿者组织,每周都要去那个社区免费讲课。他的专业本来是IT,但他真正的爱好却只是公益。他同时在好几个NGO兼职,当职业跟爱好的冲突终于无法回避时,他不惜辞去了在微软公司的工作。

  像C君这样的公益爱好者,在美国很普遍。政府为穷人和其他弱势群体提供的公共服务,主要针对一般需求,是基础性的、平均化的公共服务。对穷人和其他弱势群体的特殊需求,政府往往难以满足。非政府组织的长处,则在于为穷人和其他弱势群体的特殊需求提供精确的个性化服务。C君参与的志愿者组织,服务对象就主要是移民美国不久的穷孩子。他们的使命,就是教那些穷孩子学英语,并引导他们了解美国社会各方面的情况。

  针对老人的志愿者组织,在美国也是五花八门。譬如“轮子上的饭菜”,主要任务是骑着自行车给独居老人送饭。服务于盲人和其他残疾人的、服务于囚犯子女的、服务于失业者的、服务于无家可归者的特定的志愿者组织,亦层出不穷。总的规律是,但凡穷人和其他弱势群体有什么新的需求,很快就会自发产生一个相应的民间组织,为之提供定向服务。

  志愿者组织之如火如荼,显然基于美国强大的自治传统。早在19世纪,托克维尔就这样写道:“美国人不论年龄多大,不论处于什么地位,不论志趣是什么,无不时时在组织社团。”各个权利主体之间的自由结合,在美国人从来都是天经地义。只要不存在暴动的危险和其他有组织犯罪的危险,任何人建立任何名目的组织,都是不容干涉的。惟其如此,美国民间社会才能对穷人及其他弱势群体新的需求一直保持敏感,总是能以组织的形式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照顾穷人的一个重要社会条件,在我看来就是博爱。即便在最严格的市场秩序规范下产生的财富分化,也并非天然合理。再严格的规范也不可能绝对公平,自由竞争的胜出者不能把胜出的功劳完全归于一己,而应怀着谦卑之心,怀着对社会、对天地万物的感恩之心,回馈社会,与社会尤其与弱势群体分享财富。穷人必须受到照顾,这早已是发达国家的共识。对弱者物质保障上的疏漏,精神上的歧视,对他们都意味着最大的政治不正确,谁敢在这个问题上挑战,谁就会碰得头破血流。正是以这样的共识为基础,生长出发达国家一整套的慈善文化、公益文化。这点上美国没有独特性。美国的独特性,在于高度发达的第三部门保障了公民社会对慈善事业、公益事业的主导权。即便是公共服务,社会能提供的也尽可能让社会来提供,能不让政府做的也尽可能不让政府做。也就是说,不仅市场不容政府插手,即便在属于政府天职的公共服务领域,公民也有不选择政府的自由,政府的权力同样是有边界的,这可以说是美国慈善文化、公益文化最大的特色。

  私产保护、市场经济和现代政体

  是公平正义的三大支柱

  美国对穷人的照顾当然谈不上尽善尽美,也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如开篇所述,无家可归者的问题,非法移民的问题,这两个问题美国就一直想不出办法解决。

  美国的无家可归者形形色色,有的因为贫困,有的无关贫困。我在白宫前面的拉法耶特公园见到一顶小帐篷,帐篷主人康赛普珊·皮乔托就是一个无家可归者。因为不满美国核武政策,她在这里驻扎了整整26年,抗议了整整26年,从不曾主动离开过哪怕是一天。

  移民问题最是复杂。20年来,美国政府想了很多办法阻止非法移民,但基本上归于无效。为什么?主要就因为美国社会有对非法移民的强大需求。美国的建筑公司、肉联厂等劳动力相对密集的产业,大量劳工来自非法移民。美国人工很贵,最新通过的最低工资每小时达7.25美元,而非法移民的工资要求较低,其间的落差,就成了不良企业的重要利润来源。如何对待非法移民一直是美国社会争论不休的问题。放任吗?非法移民确实带来困扰;打击吗?非法移民又确实给了美国甜头。美国政府就在这样的两难中一直犹疑着,欲擒又纵,欲纵又擒。不良企业就在这样的犹疑中不断饱餐着非法劳工的人权红利。

  这就是说,美国对穷人的照顾,其实也有死角。至少,生活在美国的非国籍人群与公共福利基本绝缘。但尽管有这样那样的问题,美国公共福利对于本国穷人的有效保障,在国民范围内实现了一定程度的公平正义,则是应该肯定的。而一些人认为,只要私人产权制度不从根本上改变,只要实行市场经济体制,国民财富的共有共享、社会的公平正义就都无从谈起,但包括美国在内的发达国家的实践证明,这个判断在当代已经难于成立。

  国民财富的分配大致有三个层次,第一次分配主要是求效率,第二、第三次分配才主要求公正。既然如此,就不应该追求、事实上也不可能做到毕其功于一役,而在第一次分配时就既实现效率,更实现国民财富的共有共享。生产主要追求效率,资本主义在它问世的最初一百年中,所创造的财富超过人类历史上的财富总和,奥妙何在?就在于它颠覆了封建时代那种虚拟的共同体,实行了私人产权制度。历史经验证明,只有严格的私人产权制度,才能最大限度地激发个人活力,提升整个国家的效率和创新能力。要把蛋糕做大,除了实行严格的私人产权制度,以及与之对应的市场经济体制,别无他路可寻。如果无视这一点,而把共有共享的任务强加给第一次分配,必然遭到自然法则的报复,结果既失效率,又无公正。

  公正是值得我们永远追求的目标。但公正不能从生产的源头求得,生产的源头只能服从于效率。公正只能从生产的结果中求得,即从已经创造出来的国民财富总量中求得,从财富的转移中求得。以私产保护和市场经济体制充分保证生产源头的效率,保障国民财富的充分涌流;以自由民主扩大和规范第二、第三次分配,以保证国民财富适度的共有共享,实现社会公正,这样就可以使效率与公正各安其位,各得其所,社会就能既保持繁荣,也不乏和谐。这是美国经验给我们的主要启示。数以万亿计的美国政府的社会福利年度总支出,以及几乎与此等量的美国非营利组织年度总支出,不都是私产保护和市场经济体制创造的财富吗?但得益于完善的监督体制,这些巨量的财富最终并不是私人占有,而最终转化为社会所有,用于公益事业尤其用来照顾穷人及其他弱势群体。仅此两项支出相加,如果取最大基数即以美国总人口为基数,美国年人均公共支出也远在5000美元以上。照美国年人均收入3万美元计算,可以说美国国民财富的至少16%已经实现了共有共享。

  总之,私产保护和市场经济,以及现代政体,是分配公正的必要前提,也是走向社会和谐的制度起点。笑蜀/文

  来源:经济观察报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