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袁跃兴:娱乐时代的男色消费


2007-05-08 10:10:03         华夏经纬网

  西方有一位叫西梅尔的文化评论家曾如此说:“东西不是生产以后才会变得流行的,东西是为了流行才生产的。”至此,我们看得应该是很清楚的了——“男色”时尚文化的流行,实质上是一直握有其命脉的商业文化充分张扬他的权力意愿的结果。所谓“男色”,是他按照商业文化的消费需求打造的,而已使多少男性、多少女性趋之若鹜的这种流行时尚,也是他制造的。商业文化,这双无形的手一直在操纵着我们的欲望、情感、审美判断力,乃至社会的价值观念——这是这个娱乐时代“男色”消费文化,给我们留下的不能回避的思索……

  在娱乐时代,总有一些主题被人们所津津乐道,被娱乐文化媒体当作热炒的娱乐新闻材料,被人们当作一种流行的、时尚的文化趣味……这其中恐怕少不了消费“男色”。

  对于当今男性美一种走向的看法——“男色”,正在成为一部分女性的审美对象和消费对象。影视艺术媒介,或者其他时尚文化媒介中,所塑造的一些带有女性气质的男星形象——气质阴柔,外表俊朗,扮装上或面相娇媚,或清秀温柔,迥然不同于以前高仓健式的银幕硬汉形象,给人,尤其是给女性耳目一新之感,很快抓住了这些女性的情感诉求,迎合了女性消费者的口味。

  去年,东方卫视推出年度大型真人秀《加油!好男儿》,这项活动规模超过了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高调打出了“男色”牌。

  被称为“80后”作家的韩寒、郭敬明,以及最近迅速红起来的男星吴尊,几乎是一水的花样美男……

  “男色时代”来临了?

  “男色”,或说“男色时代”、“美男经济”,无疑已是当今娱乐界、时尚界、娱乐文化产业界,一个流行、时尚的文化话题。

  以美男为主角的偶像剧、唱片、写真集、广告纷纷登台亮相,而且专门为“美男”量身打造……国内娱乐、时尚圈中迅速旋起了这种追逐“美男”、“男色”之风,并成星火燎原之势……“男色时代”来临了?

  一些文化批评家一针见血地指出,“‘男色时代’的背后是‘美男经济’的手”,这句话可以说是触及到了“男色”之所以成为当今生活时尚的关键!

  “男色”的主要特点,是体现帅哥、美男的青春、阳光、活力这些外在仪表特征,这当然是一种美;但是,“男色”至少应该包含的理性与情感这些审美内涵到底是什么,却被许多人忽略不计,也没有更多的人去考虑深究。推出这些“美男”的娱乐造星公司更没有把这些作为宣传的重点。

  “男色”,可以被女性作为大众情人所观赏、喜爱——有人说,这种时尚消费文化现象,反映了社会上男女价值观日益平等的一种趋向,是女性意识的抬头、女权主义的复兴,体现了一种社会进步……还有文化评论家认为,“男色”体现了男性性格特征的多元侧面。不错,人性的内涵,是极为丰富而复杂的,即使是当今娱乐圈中那些被捧红的花样美男中的一些人,也都是个性完整真实的自我。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些美男经过商业文化的“包装”,却最终使他们的男性美变成了只有“男色”这样一种美的模式。实际上,这是把大众对丰富、鲜活、多彩的生命个性美的追求,完全装进这个消费文化所塑造的人为的模子当中去了……

  西方有一位叫西梅尔的文化评论家曾如此说:“东西不是生产以后才会变得流行的,东西是为了流行才生产的。”至此,我们看得应该是很清楚的了——“男色”时尚文化的流行,实质上是一直握有其命脉的商业文化充分张扬他的权力意愿的结果。所谓“男色”,是他按照商业文化的消费需求打造的,而已使多少男性、多少女性趋之若鹜的这种流行时尚,也是他制造的。商业文化,这双无形的手一直在操纵着我们的欲望、情感、审美判断力,乃至社会的价值观念——这是这个娱乐时代“男色”消费文化,给我们留下的不能回避的思索……

  “男色”人格模式

  时尚文化媒体上说,“我们男人进入了‘男色时代’”,“我们怎样做男人?”在当今男人世界中,便成了一个时尚话题。

  在欲望味十足的广告中,在男人出版的写真集中,在一系列为那些少男少女拍的青春偶像剧中,我们可以找到今天作为生活风格榜样的男人模式——今天做男人,首先外形上要“酷”、“帅”,身高应该达到1.80米以上,就像目前流行的《MANse男色》、《美型男》和《酷魔男》中那些花样美男一样,没有这样的身体条件,是被人们视为“小男人”的。如果爹妈没有给你这样一副骄人的好身躯,那你便被排斥在时尚文化潮流之外。

  常言道,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做男人,今天要讲究漂亮,或者说要让自己成为“花样”男子,所以,你的眼神最好要柔媚、迷离一些,可以说,没有一个女人认为男人这样的眼神是没有魅力的,曾热播的韩剧中的安在旭,前几年的F4,当下红遍亚洲的韩国明星李俊基……这些美男的温柔、秀美的眼神,让人无法否认他的动人之处……

  成熟,过去被看作是男性美的一个重要元素。今天的男人,性格、气质则要走倾向于阴柔、俊美的时尚“美男”路线,标准的言行方式是,说话要甜甜蜜蜜的,给人的感觉是羞涩的、嫩嫩的,像是不成熟的男人一样,这才恰到好处——因为,据说这样可以引起女人对男人的“我见犹怜”般的呵护和喜爱……

  今天的男人,应该把成为时尚文化中的人物作为最大的愿望,时尚才艺皆备于身。最基本的,要进得《MANse男色》、《美型男》和《酷魔男》这样的时尚消费杂志,出版自己的写真集,继而发展为广告模特儿,成为青春偶像剧中的男一号,乃至走出“国际时尚化”的路子,成为一代国际巨星……这样,自然便会名利双收,崇拜者、追星族追随而至。但是,时尚消费文化为他们提供了扬名的机会,但也掩盖了他们作为男性本身的原本虚弱的文化和精神的创造力!

  这就是今天作为一个男人的时尚人格模式,但是,在男人的这种人性存在结构中,男人的历史感、道德精神、责任和义务,在“男色”的时尚文化中却并没有给我们提供现成的答案。很显然,我们说这样的男人已经是类型化、模式化的了,它让一个男人只能按照这种时代风尚中的男人模式,尽可能地打造自我,培养自己,而作为一个男人的那些强烈的、独特的、个性化的身体、性格、感觉,以及其他感情因素、精神因素,则在不知不觉中消融于这种时尚男人文化的控制和影响之中。

  时尚文化评论中曾有人这样预言,“男色”人格模式,是在那种粗犷、硬朗的男人模式流行过后的一种新的男人模式——这也就是说,这种男人模式是一种流行文化风尚,但既然是时尚,它就仍会成为一种历史陈迹,那么,未来男人的人格模式、行为特质是怎样的,我们该怎样做一个男人,恐怕仍是让我们感到迷惘和困惑的吧。

  男人非花

  说“男色”,称“花样美男”——其实,今天的男人,正是处于这样一片如花的赞美声中,和一种以花自喻为价值感的自我陶醉之中。

  这种男人如花的赞美,主要来自于女人这个巨大的社会群体。把男人看作花,这种对异性的审美观,女人们一定是经过了一个重新判断、认识的过程,而一旦冲破了社会固有的传统习惯观念,形成一种群体文化时尚,女人们便表现出了强烈的、浓厚的赞美男人如花的热情。

  关注娱乐文化报道,翻开时尚读物,阅读小资文章,可以说,处处可见女人尤其是时尚女人,这种把美男看作是如花般的漂亮、迷人的表达和诉求。我读过一位女性作家的文章,题目就叫做《艳丽如花的男人》。这种艳丽如花的男人,这个女作家首推贝克汉姆,“贝克汉姆让我有一种惊艳的感觉,艳丽如花”,“贝是一朵花,在我的心口……”这份对小贝的迷醉、喜爱之情,可以说具有不分国别地域、文化背景、价值观念的广泛性和共通性,天下贝克汉姆的女球迷,不知有多少?记得前几年,“皇马”来中国比赛,给了这些女性球迷们一睹小贝芳容的机会,她们纷纷向刚刚踢完比赛的贝克汉姆献花,但因她们的过度热情,却搞得小贝“花容失色”——当时的媒体就曾如此报道说。前些年曾经火得一塌糊涂的F4,他们的喜欢者从十几岁的花季少女,到五十几岁的妈妈辈。

  在女人对“男人如花”的赞美声中,男人们也开始陶醉了,迅速走入时尚之中,甘愿做“花样”男子。这始作俑者,应该是前几年火爆的F4——“F4”的本来含义就是“4个像花一样美丽的男子”。韩国也曾搞过“花样美男”的评选,我们内地也评出过8个“花样美男”,而且出版了“美男计”挂历,《MANse男色》、《美型男》和《酷魔男》更是当下男人的流行时尚读物。据说,超级帅哥贝克汉姆也染了粉红色的指甲,而大名鼎鼎的NBA篮板王罗德曼竟然也涂着眼影、染着指甲油招摇过市,他们纷纷不约而同地向“花样”和“男色”靠拢……

  女人赞美如花的男人,自然也是人类爱美的一种天性;男人如自视为花,则很可能带来一些生活的问题了。譬如在家庭生活中,一个男人如若不问每日柴米油盐酱醋茶,只以花瓶自居,他的老婆不仅不会把他看作需要赞美、欣赏的“花”,而且,非得跟他闹离婚不可——如花的男人终归不能当饭吃呀!在单位,如果一个男人被人称赞漂亮得如花,那他一定会感到失去了男人的尊严。至于,如若一个女人坚持己见,非得以相貌如花为标准选择意中人,她未来的婚姻生活幸福与否,恐怕只有天知道了!

  这样看来,女人对男人如花的赞美,仍然仅仅是停留在肤浅的感性层面上,仅仅以“色”观人、取人,这是无法真正探询到男性宇宙的深邃、广袤和丰富的。钱钟书说过一句意味深长的话:“男人只是上帝初次的尝试,女人才是上帝最后的成功。这可以解释为什么爱漂亮的男人都向女人学样……”女人说男人像花,尚可以说有着感情、时尚的因素,而如果男人们面对着这种男人以“花样”为美,以“男色”为美的时尚观念时,陶醉地自视为花,麻木地按照社会时尚“花样”男人、“男色消费”的标准,在思想和行为方面设计自己,塑造自己的人格,而放弃了男人的理性、责任、心灵的要求,没有独立、清醒的群体认识,男人将真正失去自身的一切历史、思想和社会的价值。

  “一个人可以失去一切,只要他仍然是他自身”。歌德的这句话,今天似乎仍然需要我们男人谨记!

作者:袁跃兴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