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罗柏蔚:民告官难,难在司法之外


2007-05-16 00:44:17         华夏经纬网

  说群众对法院是否“官官相护”心存疑虑,不能全怪群众觉悟低;说有的法院怕得罪政府,也不能都埋怨法院护强压弱;说一些地方限制当事人诉权的“土政策”还没有彻底清除,也不必完全责怪这些地方蛮不讲理,实在是利益驱使。

  ——罗柏蔚(广州律师)

  行政诉讼,俗称“民告官”,素来被“民”视为畏途,有时却又是“民”在各种投诉无果之下不得不走上的一途。“民告官”之难,人们以一句“鸡蛋碰石头”似乎说尽了。可幸近期,“鸡蛋碰石头”的“民告官”问题引起媒体关注,也引起司法高层关注,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表示:要积极推进行政案件管辖制度的改革和完善,通过加大指定管辖、异地审理的力度,防止和排除地方非法干预,为人民法院依法独立公正审理行政案件提供制度保障。有制度保障,“民告官”由“难”变为“不太难”再变为“易”的曙光就初现了。

  然而对一个积弊已久的问题不能奢望以几招致胜而达成除弊兴利之效,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积弊多年自然也非一端之失。行政诉讼本身就是一种司法制度,是一种制度安排,一种制度保障,保障公民或其他组织对政府的某些行政行为的错误能够寻求到司法救济。只是这个制度不是我们历史悠久的中国古已有之的,而是我们年轻的新中国借鉴世界优秀文明成果确立起来的,至今不到二十年,在我们这片自成一体文明的土地上水土不服或与我们古老传统文化未完全兼容是可以理解的。于是,出现了一些按制度设计所不应有的、而很多人又似曾相识的、也是司法高层决心着力纠正的现象:群众既对法院是否“官官相护”、能否秉公执法心存疑虑,又对获得公正裁判充满期盼,有的法院怕得罪政府或有关行政机关,不敢行使司法监督权,一些地方限制当事人诉权的“土政策”还没有彻底清除。这些积弊,不只是与制度安排欠妥有关,也与传统习惯有关。

  说群众对法院是否“官官相护”、能否秉公执法心存疑虑,不能全怪群众觉悟低,“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是我们的传统文化反复教育了群众:“官官相护”具有悠久的历史,能在现实中绝迹吗?说有的法院怕得罪政府或有关行政机关、不敢行使司法监督权,也不能都埋怨法院护强压弱,偏袒一方,只说明有些法院还没有达到能够自由中立地在政府与公民间居中调停的地位;说一些地方限制当事人诉权的“土政策”还没有彻底清除,也不必完全责怪这些地方蛮不讲理,目无国法,实在是利益驱使,政绩导向,有因政绩不好难以升迁的,没听说因出台限制当事人诉权的“土政策”而被撤的。

  制度设计与传统习惯相辅相成、互生互长,使我们的制度设计因传统习惯而变形走样,又使我们的传统习惯因制度设计的选择性偏好而获得保障,导致我们的“民告官”显出诸多难处。当然,群众怨声颇大的“告官不见官”不应属于难处之列,毕竟,没有法律规定行政机关首长必须到庭,也没有法律剥夺行政机关委托代理人的权利。说告官要见“官”(行政机关首长本人),输了也服气,如果不是为了“归向凤池夸”,其实仍是传统习惯在作怪,不把法官当县太爷,而把被告的官当县太爷,希望“直陈冤情”于县太爷。由此也可知“民告官”这种现代司法制度在我国还纠缠着如何深厚的传统习惯底蕴。

  让“民告官”不再难,有制度保障即是有了曙光初现;然而若要阳光灿烂,如果不能改变传统习惯,就只能进行更为周全细密的制度保障设计。

 

来源:广州日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