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南都:提高印花税 一桩机会主义的调控政策


2007-05-31 09:01:33         华夏经纬网

  在商言政之吴向宏专栏

  当局把印花税从1‰提到3‰,从而导致股市大跌,应当是出于关心广大股民的好意。毫无疑问,政府相信股市存在泡沫。既然有泡沫,迟破不如早挤破。让广大股民现在受点损失,总比将来泡沫吹得更大之后再破掉时,股民们遭到灭顶之灾的惨况要更好。当局估计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我不能指责政府的动机。

  问题在于,用印花税升降调控股市,不是这一次的发明。印花税本来就是1990年中国股市第一次牛市时,政府为控制股市炒作而设立的。从那之后,每逢市场低迷,政府就把它降一降;市场高昂时,就把它升一升。我粗粗一算,大致有过三升五降。真像是一根攥在政府手里的风筝线,风紧就松,风松就拽。用个成语,这叫见风使舵。用哲学术语说,这就是机会主义的做法,没有长性。我在一周前的本专栏里说过:希望我国政府能够改变对股市的态度,把股市当成股市来办,更多地利用市场机制去管理股市,而不要动不动就采取机会主义的调控手段。没想到没过几天,当政者就再次祭出了这样老套的手法。

  当然这个手法是灵的,调控效果是肯定会有的。要质疑的是:这样调来调去,对股市的健康发展真的有什么长期益处吗?我上一篇专栏《若能隔离风险,何必调控股市》就说过:股市本来是一个用市场机制为资产(股票)定价的地方,现在政府总是越俎代庖,一会儿觉得股价高了要来打压一下,一会儿觉得股价低了又要来激励一下——你把为股票定价的功能都代替了,那还要这个劳什子股市做什么呢?一个不具备自主定价能力的股市,和赌场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后者的特点,不正是“定价权”永远把握在赌场老板手里吗?

  我猜想有关决策人员一定大感委屈:你看,才几个月,股票就噌噌噌地从二千多点冲到四千多点,涨得这么快,能不调控一下吗?我们也想让股市自主定价啊,可是中国这股市它就是疯狂,它自己定不了价,我们只好出面代替了!一句话,中国股民素质低啊!如果有关决策人员真持有这类看法,那就错到了极致。他们应当好好反思一下:中国的股市为什么总是这样暴涨暴跌?这和征收多少印花税有任何关系吗?所谓“素质不高”的散户真是市场走势的决定因素吗?中国股市不是先后一再引入了许多机构投资者,每次都声称能提升投资人素质、稳定市场吗?为什么市场还是如此不稳定呢?

  答案我以为是非常明白的:因为这是一个供给刚性、需求单一的市场。经济学上有一条基本原理,凡供给刚性(即供应量基本不变)的商品,只要需求发生变化,价格就会瞬间巨幅飘移,换言之,就是会暴涨暴跌。我们看世界主要股市,都有一个合理的“价值区间”,比如平均市盈率都在15-20之间。这是因为其供需均有弹性,能够动态平衡。假若某个股市的资金特别充足,需求旺盛抬高股价和平均市盈率,则企业为了谋求高溢价,都会蜂拥来到这家股市上市,甚至其它市场上的上市企业也会谋求向这里转板,造成该股市上股票供应增加,从而推动股价和平均市盈率下降到“正常”水准。如果一个股市太低迷,企业也就会退市而减少股票供给。中国的股市却不是这样。首先它是封闭的,外国的企业进不来;其次它是垄断的,上不上新企业,上多少,是政府说了算。与此同时,至今也没有建立正常的退市机制,大量垃圾股票滞留在市场上。只要这种局面不变,股票供给保持刚性,股价就将基本由涌入的资金量决定。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股市没有什么“合理定价”,也不存在所谓“泡沫”。资金有多少,股价就将有多高。而资金一旦逃出,股价也就随之下跌。中国的股市,不是价值市,只是资金市,信心市。

  中国股市还不仅仅是一个“资金市”,它还可能是世界上唯一的、不允许做空操作的股市。真正的做空操作是空卖实买。在目前中国的股市上,所谓“空头”只能是“空仓”,是手持资金的旁观者。“空头”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买进——当他终于沉不住气的时候。中国股市的“空头”,其实乃是多头的后备军。俗语说:“空头不死,牛市不止”。在这样奇特的股市上,任何时候,新加入的资金必然只能“做多”而不能“做空”,每一分钱都在同样的方向上推动股价的震荡。如果我们的股市能在这一点上学习国际惯例,允许做空,情况就大不相同。当新加入的资金有一半是空头,他们卖空的股票,就将等于新多头们的买入量,使得股价原地踏步;当新资金多半是空头,股价就会被——至少是暂时地——打低;即使当新资金只有少数空头,也会削弱新资金的推高股指效应。由此可见,做空机制实际上在股票市场中起着重要的削平涨跌峰谷、减弱股市震荡的作用。反过来,一个资金市又没有做空机制,这样的市场,若不时常地暴涨暴跌上下折腾一番,那才叫怪。

  中国股市最早推出,其基本职能乃是要吸收社会资金,为国家的经济建设做贡献,为此必然要由政府垄断股票的供给;同时,某些老一代的决策者,出于对“投机倒把”的厌恶和对股票市场的无知,定出了这么一个不允许做空的奇特体制。现在,时代改变了,这两点都具备了改变的基础。如果依旧墨守成规,中国股市就很难具备发现价值的功能。调调印花税之类机会主义的措施,也就不得不被经常性地继续使用下去。 (作者系国际商业顾问)

    来源:南方都市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