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鲁生:治理商业贿赂为何未达预期


2007-06-04 09:56:55         华夏经纬网

  近日,中央治理商业贿赂领导小组印发《关于深入推进治理商业贿赂专项工作的意见》,决定对去年启动、原计划开展一年的治理商业贿赂专项工作予以延期,强调要坚持时间服从质量、进度服从效果。一位治理商业贿赂系统的人士表示,治理效果离预期还有一定差距,一些问题反而暴露得更明显。(6月1日《第一财经日报》)

  去年启动的全国性治理商业贿赂专项工作,声势浩大,高层重视,为何时过一年却未达预期呢?

  也许有人把治理商业贿赂比作治病,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治理商业贿赂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仅仅一年时间就想全面遏制和彻底消除是不现实的。从这个意义上讲,似乎治理商业贿赂未达预期是可以理解的。但笔者认为,我们不能如此轻描淡写看待“未达预期”问题,因为它背后隐藏着严重的甚至是带有体制性的问题,需要我们去认真分析和思考,特别是联想到近年来我国在其他领域开展的专项反腐行动也不同程度存在“未达预期”的问题,背后有没有相同的障碍和制约因素,就更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

  别的不说,就拿这两年开展的官员煤矿撤资专项行动来说:为遏制矿难、打击官煤勾结,国家在全国范围内要求所有官员撤出在煤矿的各种持资。然而,实施情况却不能让人满意。虽然一再推迟撤资期限,但仍有许多地方官员明撤暗持,非法开采、超能力开采仍然十分严重,重特大矿难仍频繁发生,且每起矿难后都有官商勾结的影子。这多少与正在开展的治理商业贿赂情形相似,不仅未达预期,而且事实上商业贿赂在一些领域和行业仍然比较严重,手段方式更趋隐蔽多样。

  在笔者看来,包括治理商业贿赂在内的一些反腐专项行动之所以难达预期,究其原因,既有措施和手段上的缺陷和不足,也有制度和体制方面的欠缺,而且这两者相互影响,制约最终结果。

  从系统论的角度看,治理商业贿赂主要应从两个基本方面入手,一是过程控制,二是结果控制。过程包括商业活动自身运作的过程和商业活动运作的环境,只有完善商业活动程序,加强规范和制约,并建立诚信经营的大环境,才能有效遏制商业贿赂行为发生。而结果控制也是预防、发现、制裁和威慑商业贿赂的重要环节。这两个方面的规范和制度建设属于基础性工程和环境性因素,不仅直接决定商业贿赂产生存在的可能性,也制约治理商业贿赂手段和措施的有效性。而恰恰在这两个方面,我国还存在不少问题。

  行业垄断严重、行业自律欠缺,权力不规范、行政审批许可过多过滥,社会信用体系缺位,纵容了不正当竞争,使商业贿赂盛行,俨然成了各行各业的公开“潜规则”。这表明我们对商业活动的过程控制非常薄弱,使得商业贿赂行为肆无忌惮。而在结果控制方面,由于商业贿赂是秘密交易,行贿受贿双方往往都是得利者,他们之间形成“利益链”甚至是利益同盟,因此很难被发现。这造成商业贿赂的违法犯罪风险和成本大大降低,也助长了商业贿赂之风。与此同时,在司法领域出现的渎职犯罪轻刑化倾向,也让一些官员在接受商业贿赂时无所顾忌。

  正是由于一些基础性制度缺位,才形成了自查自纠式反腐模式,进而陷入反腐两难境地。一方面,由于我们无法从制度上发现腐败,因此反腐败时只能寄希望于“自查自纠”,这是不得已而为之;而另一方面,自查自纠主要依靠当事人自律,将反腐败建立在“人性善”的基础上,而这个基础恰恰是空中楼阁,与法治要求相距甚远。于是,我们不得不接受尴尬收场的结局。

  看来,要真正使全国性治理商业贿赂专项工作达到预期目的,加强体制改革,完善基础制度,改善社会环境,是必由之路。

作者:鲁生

转自:长城在线 (来源:燕赵都市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