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娱乐大众的诚意和必须抵制的喧嚣


2007-06-05 09:28:14         华夏经纬网

    其实,这个世界上坚强的人是不存在的,人天生脆弱宛若一声喊叫,之所以坚强是因为虎视在世界周围的更为广大的蔑视和冰冷。

     在坚持娱乐大众的路上,冯小刚内心的动力可能来自对电影的爱,可能来自物质的诱惑,但是在审美取向上的被困和娱乐众生的诚意的被羞辱,应该也是冯小刚必须通过电影作品予以抵制的不快。

    如果你对冯小刚胸无叵测,那么《天下无贼》应该是一部有惊喜,有进步,诚意可嘉的电影。

 爱的破坏力和纯粹想像

     冯小刚在变,在学习,正在转向一个摆脱过去、更为自在的影像书写道路。

     为了爱去搏斗去抵抗甚至以死获取,这在冯小刚以前的电影里不可想象。《天下无贼》里刘德华扮演的王薄在最后逃亡的关头、留在火车夹层诗意的光线里等待死亡,通过挽救他人的财物从而挽救了爱人王丽(刘若英扮演)的自由,而刘德华本身的死亡也使得《天下无贼》具备了商业电影经常贩卖的悲情主义。

     王薄和王丽之间的爱是如此坚定,所有的争执和负气都没有导致爱情的崩溃,就算相互羞辱过,最后他们的目光还是会穿过浑浊的人群扭结在一起,冯小刚一贯的对于婚姻的不信任只是在刘若英和刘德华的出场戏里一晃而过。从王朔时代的对疯狂偏执的爱情的恐惧,到个人转型期的《一声叹息》和《手机》里对爱的破坏力的逃避,冯小刚正努力地从道德的广场上飞翔起来,到了《天下无贼》干脆纵身一跃跳入了不问来由不问可能不可能的爱情之海,招牌式的反讽和尖刻消失了,二王之间的爱情恍如笼罩在那列火车上、笼罩在一个多小时的影像之旅上空的云朵,好美。

     其实,这种男女关系解放的策略,应该也是冯小刚在不停地和官方意识形态战斗、不停地和现实社会的相互质问的过程中找到的一种更为轻松也更为娱乐的解决途径。

 市民知识分子到贼

        不管冯小刚在市场上有多么风光,但是那些自以为是的当代中国电影的从业者对冯小刚一直不愿正视、也不愿多加认可。冯小刚学院背景的缺乏、同大众趣味的苟同、与商业力量的共谋,提供给当代中国电影可供传播的动力的同时,也提供给所有电影从业者更为复杂的羡慕嫉妒恨,以及自认为气质不同而刻意的疏远和不屑。

        但是更为蹊跷的是冯小刚的电影世界里一直摆脱不去的那种小知识分子和市民大众混杂在一起的气质。在《大腕》之前,冯小刚主人公和当代生活的疏离,身上氤氲的那种偏执消极的反抗意识,应该更多的来自于王朔的影响,到《一声叹息》和《手机》,冯小刚开始寻找自己的表意策略,那么到《天下无贼》应该是和王朔式的城市想像方式彻底决裂的开始。

        《一声叹息》里的梁亚洲、《手机》里的费墨、严守一,有一技之长,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显然也具备不错的知识背景,应该都属于当代生活的成功者,都在奔腾向前的社会进程中有所收获,但是同时他们必然也是泥沙俱下的现实生活的合污者,他们对现存价值体系的反抗基本依靠语言上天马行空的戏噱展开,他们区别于大众的无非也就是他们的机智和对生活相对清醒的判断力。而正是这种自以为是的聪明导致了他们日常生活最后的崩溃,一旦出轨惩罚接踵而至。

        到了《天下无贼》,除了葛优对官僚知识分子的戏仿之外,冯小刚一直关注的市民知识分子不见了,变成了一对漂亮好看、智力过人、身手不凡的贼,他们的出身、他们的教育背景、他们逃亡天涯之前的社会地位一概不知,他们只有一个漂浮在社会现实关系之外的身份——贼,我们只知道他们是追逐物质、对和财富的个人所有权作战斗有强烈爱好的人。这样的贼和贾樟柯《小武》里的小武相距如两个世纪。小武身上承载着异常不安的沉重和虚无,生活在一个被现代文明裹挟向前、充满生机和灰败的小城镇里,而王薄和王丽完全脱离了现代社会可能设置的种种不利和艰难,他们从遥远的北京奔向更加遥远并且美丽盛大的西部,再从西部驶向相对文明的东部,他们是如此的自由生动、如此的热爱生活、如此的兴高采烈,他们甚至很善良。不管是由于个人的觉醒还是基于广大的市场考虑,这种好莱坞式的反面英雄无疑让冯小刚具备了一种挥洒自如的轻松。

 口音、方言和全球消费

        很多看过《天下无贼》的人,都对刘德华和刘若英的口音深为不满,相反的傻根迥异于普通话的方言土语却引来更多的关注和笑声,除了对刘德华和傻根的两种文化消费方向的不同,其实也是香港和内地娱乐工业融合过程中必然产生的不适和冲突。

        《天下无贼》让冯小刚第一次走出了北京的现代城市氛围,游走在了一个无限宽广的当代中国。在从东部到西部,再从西部回到东部的双向行走中,在一个貌似纯粹娱乐的形式下再现了一个当代中国内部交流和基本的贫富关系图景。如果那列火车代表了当代中国的文明渴望、代表了不断的城市化进程,在一定意义上描述了西部和广大农村的核心劳动对于东部和城市在全球市场体系下的繁荣所起的重要作用,那么在那辆敲诈来的宝马和傻根的六万元之间却又隐藏着极其诡谲的社会诉求和简单的对于社会分配不均的不满。

        在一次成功的敲诈之后,在美丽广袤的高原上,王丽的向善冲动诞生了。虽然导演在表面上把这种做贼的疲倦和价值观念的转变归结为因果报应,但是在电影的叙事策略和影像运动序列中,显而易见纯净的、与狼共夜的西部起了巨大心灵净化作用。在一个利益纷争的当代社会,只有东部乡村和广袤的西部世界可以实现精神上的救赎,在王薄和王丽最后形成的价值体系中,劫掠城市富人和保护社会劳动主体的勤劳所得就走向了正义天平的两端。这也导致代表国家暴力机关形象的警察的两难,一方面他必须将王薄、王丽二人绳之以法来维护社会秩序的正常运转,另一方面王薄、王丽劫富不劫贫的选择又似乎让两个劫掠者代表了一种基本的社会公义。此刻的国家机器变得柔情脉脉,王薄的死亡也让警察如释重负,因为一个人的丧生足以换来另外一个人的自由和被赦免,而冯小刚处理人物命运的方法基本上将王薄和王丽塑造成了一个具有侠义精神的社会反叛者。

      这样一种表意策略的选择显然也符合冯小刚一贯的现实态度,只是他一直挥之不去的道德困境在《天下无贼》里被更为广阔的社会现实所取代,并且被非常理想主义地解决了。冯小刚在题材和表意策略上的抖擞一轻,影像风格的精致追求,特技的添加运用,至少告诉我们这个足够诚恳、并且善于学习的46岁导演还会给当代中国电影带来更为兴奋的想像和值得期待的可能性。

来源:新浪博客王泰白blog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