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唐钧:忽视环保等于给自己挖陷阱


2007-06-06 08:54:47         华夏经纬网

  如今,我们的经济是上去了,但是在社会领域,在环保领域,我们自己给自己拉下一大堆“欠债”。在中国今后的发展中,我们必须尽力避免“现代风险”——人类自己给自己挖下的陷阱。

  10年前,曾经去过号称“中国第六大淡水湖”的云南滇池。湖边大观楼上的“古今第一长联”颂曰:“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喜芒芒空阔无边……高人韵士何妨选胜登临。”登楼远眺意犹未尽,于是租船下湖,在“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的意境中畅游了一番。当时唯有一憾,便是岸边的水葫芦纠纠缠缠,水中发出阵阵异味……之后,便听昆明的朋友说滇池要治理,环境会改善,心中很是欢喜。

  然而,10年之后,在报上见到“云南滇池投入47亿元治理水质未获根本好转”的消息,不由怅然。10年投入47亿元,1年就是4.7亿元,决心不可谓不大,投入不可谓不多,但是,滇池仍然是中国污染最严重的湖泊之一。“草海处于重度富营养化状态,水体为劣V类;外海处于中度富营养化状态,水体为V类。滇池水体恶化不仅制约了滇池流域工农业生产的可持续发展,还严重影响着滇池流域数百万群众的生活质量。”

  确实,在中国的经济发展过程中,为了取得更大的经济效益,对环境的保护是重视不够的。“先污染、后治理”甚至被视为合理的发展规律。请看:“专家认为,滇池水质仍未根本好转的主要原因是,流域环境保护与开发矛盾突出;滇池生态系统退化严重,修复和重建难度大;缺乏稳定的治理资金来源渠道及有效的融资机制等。”

  在20世纪80年代,社会学界就根据社会发展理论和国际经验提出了“社会经济协调发展”的理念,试图从发达国家的发展历程中吸取经验教训,从而避免再走别人所走过的弯路,环境保护就是这些理想目标之一。但是,遗憾的是,在追求GDP的硬任务面前,这样的呼声显得那么微弱,甚至被讥讽为“乌托邦”。如今,我们的经济是上去了,但是在社会领域,在环保领域,我们自己给自己拉下一大堆“欠债”。

  滇池治理徒劳无功,太湖水质极度恶化,从最近传来的一个个不那么好的消息中,可以看到,大自然正在毫不留情地在惩罚我们。胡锦涛总书记在为“和谐社会”所下的定义中,提出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目标,这就是我们今后必须作出努力的方向。

  德国社会学家贝克提出了“风险社会”的理论,他认为,现代社会就是“风险社会”,人们向“传统风险”——譬如贫困——挑战,但是,奋斗的结果反而又造成了新的“现代风险”,而现代风险一旦发作,足可以毁灭地球,毁灭人类。

  所以,在中国今后的发展中,我们必须尽力避免“现代风险”——人类自己给自己挖下的陷阱。当然,对于中国社会而言,最大的风险可能是自欺欺人。有人问,多雨的南方为什么老是闹干旱,是因为水分都跑到统计数字和报告中去了。

 作者:唐 钧(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