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方军:宗庆后先生请尊重规则


2007-06-12 09:22:45         华夏经纬网

  我们呼吁宗庆后先生尊重规则。我们希望娃哈哈仔细研究规则,遵守规则,当然也从中发现自己可利用的地方。

  达能和娃哈哈之间的争议再次升温,达能采取了之前所说的法律行动:在欧洲申请仲裁,在美国起诉。达能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商会申请仲裁,要求被申请人停止违反非竞争条款的行为,并为侵权提供赔偿。在美国,达能则起诉宗庆后之女宗馥莉及她任董事长的设于英属维尔京群岛的恒枫贸易有限公司。

  而娃哈哈对仲裁与起诉的反应,让我们发出请宗庆后先生尊重规则的呼吁。娃哈哈集团新闻发言人单启宁发表两项书面声明中有如下措辞:“达能公司卑鄙可笑,虚张声势,全球施压,逼宗总就范,但其不了解宗总是越压越硬,一旦真相告白于天下,达能告别中国为期亦不远了,告别资本市场亦不远了。”从这两项声明看,娃哈哈依然有些“意气用事”,试图以非商业、反规则的方式应对问题,而不是准备去仔细研究规则、应对挑战。

  在与达能产生争议之初,宗庆后曾声称达能在合资协议中暗埋机关,自己十一年落入达能圈套,并为过去的失误懊悔:“由于本人的无知与失职,给娃哈哈的品牌发展带来了麻烦与障碍,现在再不亡羊补牢进行补救,将会有罪于企业和国家!”现在的情形则是,如果仍还以这种非商业、反规则的方式应对当前的麻烦,他真的可能伤害娃哈哈、失去娃哈哈,他的个人财富也可能会遭到巨大损失。

  十一年前,娃哈哈与达能以49:51的比例合资,合资公司通过协议获得娃哈哈品牌的控制权,根据协议,其他公司如果使用娃哈哈品牌,也需获得合资公司的批准。在过去的十一年,娃哈哈业务迅猛发展,但同时宗庆后也建立起一系列使用娃哈哈品牌、却未经合资公司批准的公司。现在,达能试图以40亿人民币收购这些非合资公司51%的股权,从而完全掌控娃哈哈。在宗即将退休时,他试图继续掌握公司的控制权,公开抵制这一收购,因而爆发争议。

  我们相信,和与他同时代的许多企业家一样,宗庆后也是抱有“产业报国”理想的,他对民族品牌的感情也是真诚的,这是他不接受面前的40亿人民币反而抗争的原因。但是,他选择的方式正逐步将他带入险地,这次面对达能的法律行动,宗庆后的反应让这一后果变得清晰可见。他曾以19世纪八国联军侵略中国的比喻来激发国人的共鸣,但问题是,现在中国人还会以当时那种自以为刀枪不入的方式面对洋枪吗?

  从对规则的理解、巧妙地利用规则的角度看,达能的确很高明,在欧洲的仲裁和在美国的起诉即是明证。达能先采取的这两步行动,完全避开按中国法律尚存在不确定性的商标所有权问题,而是选择对它而言最有利的部分。首先,达能选择了在欧洲仲裁。仲裁实行协议管辖,存在协议方可申请仲裁,达能正是以它与娃哈哈的一系列合资合同对中方股东公司提出公司仲裁,也以与宗庆后签订的服务合同提出对宗的个人仲裁。选择在欧洲避免了在中国可能遇到的法律不确定因素。

  其次,达能在美国提起诉讼,也存在对规则的巧妙应用。一是达能的起诉应已经确认所诉的两个公司和两个自然人按美国法律可以纳入其管辖范围。二是,被告公司设于英属维尔京群岛,美国法院的判决结果可以在该地强制执行,而美国法院判决在中国境内执行的可能性接近于零。如果这两个仲裁与诉讼未能达到目的,达能还有后手,它还可以在中国境内继续采取法律行动。

  不容忽视的是,达能并非只是善用规则,而且也是攻心战的高手:仲裁所涉及的四家中方公司被认为是宗庆后拥有最大利益的公司,对宗个人的仲裁申请也是直接打击;在美国的起诉有两个自然人被告,分别为宗庆后妻女,进一步对宗个人施加压力。因此,对这样的精明、强硬而又熟谙规则的对手,宗庆后和娃哈哈集团的情绪化反应,显然让自己很危险。

  宗庆后的不可思议之处还在于,他自己本掌握着商业规则赋予他的最强有力的工具,而他却不使用。这个工具就是娃哈哈的业绩和他本人的经营能力:据英国 《金融时报》报道,娃哈哈销售额在达能中国区的比重高达75%,娃哈哈与达能合资企业在达能全球去年的运营利润中比重超过5%。达能在中国的经营能力,在乐百氏等案例中被证明远不如宗庆后。在娃哈哈的过去以及未来成功经营、甚至在达能的全球经营中,宗庆后都处于不可替代的位置,搞坏与宗庆后的关系对达能不利。除此之外,宗庆后还处在一个即使输了也还是赢家的“退可守”的位置,他至少可以拿走40亿,并仍掌握娃哈哈的大量股权。但他现在的做法,却可能毁掉自己的这一工具。当然,这或许也导致他高估了达能对他的依赖。

  在现代商业社会,我们应该尊重规则,研究规则,利用规则,而按照规则,我们认为娃哈哈本处于有利位置。但是6月7日,宗庆后高调主动辞去与达能合资公司的董事长职务,这既显示宗的确高估了自己,也让他进一步削弱了自己的谈判实力。宗庆后在进一步损毁规则赋予他的工具的威力,殊为遗憾。

  我们相信,和与他同时代的许多企业家一样,宗庆后也是抱有“产业报国”理想的,他对民族品牌的感情也是真诚的,这是他不接受面前的40亿人民币反而抗争的原因。但是,他选择的方式正逐步将他带入险地,这次面对达能的法律行动,宗庆后的反应让这一后果变得清晰可见。本报评论员 方军

  来源:经济观察报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