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徐锋:饭局社交为何顽疾难除


2007-06-12 00:57:08         华夏经纬网

  中国是个吃喝大国。南开大学社会心理学系教授管健日前撰文,剖析了中国式“饭局社交”现象,对“饭局社交”欣欣向荣的原因进行了归纳。他指出,在今日中国“关系”被看得越来越重,饭局和社交遂一拍即合。

  管教授总结出,“吃请”一族分为若干类:为利益“攒”饭局、为感情“拉”饭局、被动无奈“陪”饭局、为信息而“找”饭局等。这种分类当然有其道理,但似乎过于繁琐;依笔者之见,倒不如直截了当分为两大类——“涉公”饭局和“非涉公”饭局。而“公”特指公款,也就是古人说的“民脂民膏”。

  对于“非涉公”饭局社交,只要饭局参与者、饭局经费都是来自私人、企业(当然不包括国有企业),便无不可。毕竟中华饮食文化蔚为传统,吃喝早已超越了生理需求层次,而具有某种文化、心理、社交需求因素。对于这类饭局,政府要做的只是引导节约、健康、环保,比如,建议吃不完打包,别吃野生动物等等。

  显然,最该批评的,就是“涉‘公’”的饭局社交。何以言此?我们不妨先来简单为此类饭局分个类。第一种,请其他单位或上面领导吃喝,从而产生名正言顺的“接待费”;第二种,被企业或私人请吃,不吃白不吃。这两种都带有明确的“社交”目的——权和钱、权和权发生异常交换关系,常为官员腐败迈出的第一步。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涉公”饭局其实与“社交”无涉,纯粹是“公仆”们为饭局而饭局,比如:第三种,花自己单位的预算胡吃海喝;第四种,本单位没钱且又没人请,便打白条强吃,如某镇政府,因“公”吃喝欠下一小饭店老汉70万元,老汉催讨,镇政府竟提出每年还1万元,老汉要活一百多岁才能讨还债务。

  “涉公”饭局社交带来的负面效应人所共知,无需赘言,简言之可归纳为“四大罪状”:败坏风气、浪费钱财、挥霍自然资源、导致经济犯罪(这还没包括“喝坏了身体喝坏了胃”等对广大干部身体的无情摧残)。资料显示,中国公款吃喝开支1990年为400亿元,1992年超800亿元,1994年突破1000亿元大关,2002年达2000亿元,2004年为3700亿元,2005年竟达6000亿元。其增速令人瞠目结舌。且不说这些钱若用于减贫、助教如何如何,也不说酒桌上诱发了多少腐败丑行,光说这种以挥霍公款为荣的思想对中国年轻一代的毒害,就发人深省——大学校园里,学生干部们学会了公款吃喝;社会上,年轻白领们以“FB(腐败)”作为奢侈一把、小资一把的代名词……

  对于泛滥的“涉公”饭局社交,如何整治?多少年来,各级各地下了无数文件,想了无数办法,比如河南汝南纪委用DV偷拍公款吃喝者,武汉推出“公款吃喝公示制”……这些起到了一定作用,至少让停在饭店门口的公车由以往的肆无忌惮变为心虚地遮蔽车牌,但终究难挡公款吃喝费用的汹涌上涨。

  “言之谆谆,听之藐藐”,为何顽疾难除?究其原因,还是不够彻底。怎么治?扬汤止沸,莫若釜底抽薪——第一,与其一再修订“四菜一汤”这类容易被人变通的标准,不如干脆取消公款吃喝的报销制度,对出差者实行直接补贴。据说,许多西方国家的财政开支中,便没有“餐费”、“接待费”此类预算。第二,设立公务员挥霍浪费罪,并下决心放手让公众监督,但凡公务员被曝光公款吃喝、或受到利益相关方的宴请,均要严惩,甚至砸碎其“金饭碗”,以儆效尤。 作者:徐锋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