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邓子滨:公平取决于拆迁投票之前


2007-06-12 00:58:09         华夏经纬网

  法的精神之邓子滨专栏

  根据《京华时报》报道,北京酒仙桥危改项目日前进行了投票。好事,只要能让大家公开表达一下意见,都是好事,都应支持。这至少比“拆你没商量”要好。但是,我们必须看到,这次投票只不过是民意测验,完全不能算是民主决策,因为投票结果不决定项目的命运——拆是拆定了,所以,虽说采用了民主的形式,但却不具有民主决策的内涵与实质。

  再说,拆迁这桩事,原本就不该搞“大民主”,现在大家都明白了,多数人不能以投票的方式剥夺少数人的权利,抹煞少数人的意志。所以,尽管我们离不开投票,离不开这种民主的基本表达方式,但我们也必须看到它的短处,知道能用它做什么,不能用它做什么。说白了,社会的某些事项不能用投票的方式解决。

  说到我们的城市改造,尤其是危房改造,往往是统一规划,规模庞大。这不能说不好,但大范围的规划改造必定牵扯很多人,人越多,情况越复杂,就越不容易照顾个人情况,个体权利被湮灭的可能性也就越大。所以,政府在危改之前,工作重点应当是补足住户权利,从而解决住户权利上的差异。

  以酒仙桥危改拆迁为例,关键不在于投票,甚至不在于为什么投票,而在于投票之前是否先消除了房屋权利的不平等。如果有人住租赁房,有人住私产房,拆迁补偿差异巨大,那么自然有人想拆,有人不想拆了。所以,住户们拆与不拆的“分歧”是表面的,背后是利益的支配以及利益的博弈。不过不好说这次投票是巧妙铲除“钉子户”的阴谋,因为到目前为止,尚无迹象表明开发商事先知道投票结果,不应做“诛心之论”。

  看来问题的根由在于房改与危改的“倒错”。本来嘛,既然是危改,就应由政府主导,因为毕竟政府是没有私利的。借助政府的力量,危改之前先房改,应当是可行的,即使不能全部解决,也应当能做到更加公平合理。大家有了同样的产权,就有了同样的利益,有了同样的愿望。先让住户的权利尽量变得完整,然后再公平地进行置换。这时,任你是民主投票,任你是行政决定,都不过是手段,公平已经铺垫好了。

  按说,只有在被拆迁人的权利最大化以后,才能让开发商通过竞标的方式进来。这样做,不仅拆迁阻力最小,而且开发商与被拆迁人的矛盾也最少。现在,为什么房改更难了,因为房改意味着住户得到的更多,相应地,开发商付出的更多。当特殊利益集团过早介入后,一切的决策及其手段都难免受它的摆布。所以,民主投票只是一种形式,实质的公平取决于投票之前。

  (作者系法学学者)

    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方新闻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