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赵晓:从股市震荡中学习大国崛起智慧


2007-06-14 09:47:00         华夏经纬网

  按国际上通常的说法,大盘跌去20%为“牛市转熊”,同时,国际上通常还认为,股市在短时间里下跌三分之一为“崩盘”。据此,我们可以从5月30日到6月5日中国股市的大幅震荡中看到,众多的中国股市投资者们经历了一次小型的股市危机。

  现在大家心态渐渐平和,让我们再回眸刚刚过去的这次股市震荡,并力争从中总结并学到些东西,以为正在进入以金融-资本时代为代表的中国崛起的第三阶段寻求镜鉴,寻求智慧。

  此次股市震荡的原因探析

  首先,我们需要了解的是,现代资本市场是超越会计概念的生存与运行方式,心理因素常常决定资金运作,从而引发非理性的上涨下落。

  当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已经清晰地证明这一点。对于金融危机的研究,经济学界一开始多认定是宏观经济面有问题(这种思想被称为第一代货币危机模型或理论)。后来,经济学家们更多关注微观层面尤其是公司道德风险与金融危机的关系,即认定金融危机的发生可能与许多公司不道德行为有关,比如说大量银行资金成为呆坏账或资金违规入市等,这被称之为第二代货币危机模型或理论。然而,这些研究在解释亚洲金融时都显得苍白无力。因为从亚洲金融危机的研究不难发现,金融危机中的香港和新加坡的宏观经济面相当良好,在华裔经济学家刘遵义的宏观计量分析中,两地的宏观综合得分几乎为满分,而且微观面、监管面也都不错,然而,即使这两个好学生,也同样未能幸免于危机的泥潭。很显然,金融危机有着更加深刻的诡秘。经济学家们后来提出了第三代货币危机的模型或理论来进行解释,强调市场信心和预期对市场的影响。说白了,无论宏观面和微观面如何,信心崩溃足以导致市场崩溃。这里面,又有许多有趣的理论,比如“羊群效应”,指散户容易跟风,容易受股市中大户的影响。比如,像索罗斯这样的“羊头”,无论是在话语方面还是在资本运作方面,都容易引起散户的跟风,其致命一击,很容易成为市场的风向标,接下来出现“墙倒众人推”的结局。

  “5·30”后的股市暴跌,正在于信心的突然变化。众所周知,这一轮的暴跌,导火索是印花税。关键不是政策本身的力度,而是政策出台的方式,让市场感觉到一股决意要不择手段打压股市,不达目标决不罢休的决心。

  占市场资金力量三分之二的散户们首先害怕了,他们仓皇出逃,引发股市跳水。而散户们的房子又是与机构(包括私募和公募)的房子连在一起的。当散户的房子着火了,邻居的房子岂有不着火之理?股市续跌的结果当然就是机构的房子也开始着火,于是本来行为就与散户没有明显差异的机构也一样开始了生死大逃亡。先是私募也开始跑,而且跑得更加凶猛,进而带动市场更加大跌。公募既不愿做被大狗熊咬着的倒霉蛋,同时又有赎回的压力,于是也开始跑,结果导致成分股也开始崩溃。股指在“6·4”这一天的跌幅居然超过了“5·30”。全世界看到了在极其良好的宏观经济背景下,中国股市中所有的“房子”居然一齐熊熊燃烧起来的“奇观”。

  两点需要总结的教训

  这次股市震荡,留给我们很多教训,值得好好总结。

  首先,管理层应启动行政问责机制。面对股市暴跌,管理层习惯性想到的,往往是出台重大利好政策来刺激股市。然而,用不当的方式“调控”与用不当的方式“托市”其实对于中国资本市场长远发展都是危害。因此,管理层真正要做的是,真正建立起市场化的游戏规则,这才能长远有利于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

  想一想,在中国有时候犯错误的成本太低了。只要不“站错队、上错床、拿错包”,即令犯下数万亿人民币的天价损失,也不会受到应有的惩处。这在产品时代也许社会还可以接受,因为损失相对比较小(比如就算关某个企业关错了,也不过是一个企业的损失),然而,在中国进入金融-资本时代后,有时这样的错误是致命的,是社会难以承受的。所以,追究决策失误,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规范游戏规则,对中国资本市场的持续、健康发展才是最重要的。

  其次,从这一场股市危机,还可以想到的是,中国人尤其是这个国家的官员们现在太需要学习更多的东西了。以流动性开始过剩的那一天开始,中国就跨入了金融-资本的时代,而这个新的时代与产品时代的宏观调控大不相同的地方,它正成为中国崛起的严峻挑战。

  兹略举出两大不同。其一,在产品时代,政府调控的风险相对较小并且简单。比如,政府如果认为投资过度,经济过热,可以采取简单地关闭某个企业(想一想本轮宏观调控的第一个标志性事件“整顿铁本”)的做法。政府这样做就算做错了,损失也相对有限,一般不会让其他企业受到致命的影响,并且可以让其他的企业利润更高。因为产品经济的特性是经济主体之间彼此独立,互为竞争。然而,在金融-资本时代,市场是一个完整的整体,信心的崩溃很容易让市场犹如多米诺骨牌一般倒坍,“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无数财富顷刻间烟消云散。

  显然,股市暴跌并非管理层“调控”的本意,管理层也许真的只是想点燃一根小小的烟头,并且提醒蜂拥入市的投资者们要避免泡沫的损失。但问题在于,这根烟头不曾想居然把房子烧着了,然后是令整个市场陷于火海,然后是数万亿的财富,无数人的血汗在中国经济向好,在大国崛起的浪漫时光中消失了。所谓“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在金融-资本时代可以说体现得最为明显。

  其二,在产品时代,各样的竞争基本上都是以可见的方式发生。有人要抢别人的东西、土地、财富,都必须借助于有形的军队和各种兵器。然而,在金融-资本时代,掠人财富完全根本无需大兴刀兵,只要善于使用金融武器,尤其是利用好全球一体化的高能的信息平台与金融平台,就可在谈笑之间,将竞争国毁于一旦,并且往往是以“闪电战”的方式来劫掠对方财富。

  有人在“想象”发生一场核子战,然而,兵不血刃,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上之上者,经济战也许是更现实的危险。其实,当今大国崛起第三时代的“全面包围”也根本不是地缘政治上的地理空间的“硬包围”,而是信息与金融的无所不在的“软包围”。有人也津津乐道“闪电战”,然而大国崛起时代的“闪电战”也根本不再是希特勒时代耗时数周乃至数月的所谓“闪电战”,而是如我们在过去几个交易日所看见的巨量毁灭财富的“闪电战”。

  也就是说,新的经济战的武器完全不是中国人所熟悉的武器,而是金融产品,是股票和钞票以及股指期货这样的金融衍生工具。而上阵的战士也完全不是荷枪实弹的军人,而是经济官员、经济学家,业内泰斗等一干受人尊敬,温文尔雅的人。他们的嘴吐出的话语完全可以具备子弹的力量,直击市场最软弱的“信心”部位。

  20年前,如此经济战在美日之间发生过一次,它一举摧毁了日本赶超美国的希望。10年前,如此经济战又在亚洲金融危机中再度上演,它一举毁灭了亚洲崛起的梦想。这不是某个人的阴谋,也不是某个国家的阴谋,而是国际资本在利益驱使下各方面力量的必然合谋。

  因此,当中国进入到“大国崛起”时代第三时代(第一是从农业中国到工业中国,第二是从农村中国到城市中国,第三是从产品中国到金融-资本中国)最危险的战争根本不是军事战争,而是金融战争。

  虚心学习大国崛起的智慧

  当前,中国经济大好,股市也仍处方兴未艾之期,但近期的暴跌显然是一次预演,一次警告,而最大的益处则是让方方面面吸取其教训。中国的股民尤其是散户从此要吸收乱炒作的教训,更加慎重地入市,懂得股市的风险。而最大的教训则是政府政策的教训。当务之急,是我们应该自身赶紧补课,尽快熟悉现代金融与资本市场的规律,明白错误决策的风险,并且从此次小型股市危机中去学习大国崛起的智慧。

  比如,我们必须抛弃一些几千年的思维定式,总是害怕风险,恨不得躲着风险,消灭风险,但现代金融却是通过市场交易和配置风险,高妙地使风险成为一个产业和市场,所以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金融学教授陈平一再强调,防范风险的概念根本是错的,现代经济是交易风险;同时我们还要放弃“产品时代”的管理思维,比如习惯于用行政的办法管理经济,但在金融时代完全行不通,因为错误的管制可能导致满盘皆输,天下大乱;我们还必须放弃计划经济的思维方式,我们过去也许习惯于用传统物价部门管理价格的波动的办法来管理物价,然而股市价格的波动完全不同于产品价格的波动,其不可控的特性要大得多。

  笔者衷心希望,当这一场小型股市危机逐渐成为过去。我们市场参与各方以及各个利益群体均能够从此番不寻常的教训中进行深刻的反省和总结,从中学到新的东西。那么,这一次的缩小版亚洲金融危机的预演就可能变成对中国大国崛起的莫大的祝福。

作者:赵晓

来源:中国证券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