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南都:16岁少年弑母砍父背后的反思


2007-06-15 09:59:14         华夏经纬网

  南方都市报社论

  无疑,对16岁的王姓少年而言,他在广州的经历是一场噩梦。当他经过周密的盘算、异常镇静地杀父弑母时,木棒和菜刀就成了他对抗经年噩梦的工具。其父虽逃过一劫,但对儿子的残酷举动仍然无从理解、难以释怀。在屠杀母亲之后,逆子部分地实现了自己的目标,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终于解脱了。

  所有的焦点集中在冷血少年的杀戮动机上。自从他归案,这起家庭血案就被媒体充分报道,但动机成了最大的谜。根据长达8页的狱中自白,少年人给观者释放焦虑提供了材料。于是,各种版本的推断被迅速给出。有代表性的不外乎这几类:父母阻止他上网激起杀心,留守农村的儿童期所积累的仇恨,或者不堪城市边缘人群的心理压力。诸如此类的社会化的解读,将杀父弑母的动机又纳入惯常的答案中。而这些刻板的解释唯独忽视了少年人那孤独、隔绝的心态。

  从乡村迁移到广州,空间上的改变是软弱少年无法回避的。他在日复一日的劳作中,在下层社会越陷越深。他愤懑周遭的一切,但他无力抗拒。在与记者的交谈中,一直缺乏表白机会的少年人说了句让人动容的话,“广州很繁华,但很孤单”。寂寞于他而言,不是风花雪月的文学辞藻,而是实实在在的日常体验,构成日夜奔涌的心理负担,且无从化解。他有梦想,那是一个科幻的世界,他在写作三部科幻小说的过程中,感觉到了家庭无法给予的温暖,权且消融那沉重的孤独。

  少年人没有抱怨辛劳的工作,相较于城市造成的压迫感,摆摊烧烤带来的劳累实在不算什么。他需要的东西很少,可以凭借的东西就更少,除了古代偶像人物赵子龙。父母以十分正确的谋生借口,“凌驾”在儿子的孤独感之上;少年的感觉没有人可以分担,哪怕是生他养他的父母。但诡异的城市终归提供了一些罕见的渠道,让冷血少年自己温暖自己。上网或去网吧,甚至被形容为病态的迷恋,这些指责都是不恰当的。网瘾累积了杀父弑母的恶劣情绪,但并不是动机产生的源头。对这少年人来说,网吧相当于一处避难所,上网是自我抗拒、消解孤独的办法。遗憾的是,这也是一名家庭弱者进行反抗的特有方式。

  然而,即便是这唯一的避难所也遭到侵犯。父亲以限制儿子上网为理由,坚持宣示他对少年人的“所有权”,这恐怕是将杀父弑母的计划由雏形导向实施的导火索。亲情一度是有力量的,可以暂时压制可怕的杀人念头。但在庞大又杂乱的城市下层,为稻粮谋的亲情纽带终究在致命的孤独感前变得薄弱、不堪一击。所谓的融入城市是非常不可靠的理想,恰恰是“融入”的努力破坏了家庭的某些重要事务,比如代际交流或倾听。如此,父子、母子关系成了表面化、短暂化的沟通模式,在孤独的灵魂看来,是那么虚伪,那么需要一一粉碎。

  少年杀人事件,以与父母共同毁灭的形式,完成了16岁人生的自我放逐。其实,假使他从没来到城市,也不能说类似的悲剧就能避免。迁居的少年在广州的繁华里,没有朋友只有懵懂的自由设想。他曾经希望从烧烤摊的客人中,结识对他有帮助的人,但城市对人群的划分和隔离,一次次打破了这一单纯的想法。失落构成了少年人“城市性格”的主基调,而孤独的狭窄生活又强化了这一种失落。

  于是,失败或者自认为失败成为行凶少年的处境,并冲击着他所能够承受的心理底线。在他的视野里,日夜颠倒;他所追求的科幻世界不被父母尊重,自由毫无着落,家庭、城市统统成为流放场所,而非温暖的花城。亲情已经死掉。从世俗意义上讲,在任何方面都该得到谅解的父母,成了最不可原谅的障碍。经年不化的孤独终于像魔兽一样跳出来,嗜血的刀锋要给摇摇欲坠的生活信念画上句号。有此一问:城市给他和他的家庭分享了什么?除了在漠然与孤独间摇摆的那些,恐怕什么也没有。

  说到底,乡村不是冷血少年的家园,城市也不是。但城乡的流动性割裂着他的人生初体验。他生活在复杂的城市里,但城市又离他那么遥远。可以说,此弱冠少年的孤独并非他独有的,在被居住地点、生活设施、生活质量所标示的种种隔离中,我们所有人都无法幸免。在与城市这个庞然大物的对阵中,少年试图用刀棒消弭孤独,并以悲剧收场。那我们呢?该怎么办?

    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方新闻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