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唐钧:解决穷人住房问题可尝试共有产权


2007-06-15 10:04:31         华夏经纬网

  中国观察之唐钧专栏

  坦率地说,我对“酒仙桥危改”的“全民公决”一直抱着看笑话的态度。理由是,“投票表决”和“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集中制并不是在任何社会背景下都可以有效使用的。尤其是,当“全民公决”的目标与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密切相关的时候,除非你弃“合法性”于不顾而强行行使“多数人的暴力”,否则必然会有少数人乃至极个别的人不愿向多数的意志“投降”,而导致整个事件的僵局。

  昨天有篇报道提及“酒仙桥危改”的最新进展:“在朝阳区、开发商、酒仙桥街道办三方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电控阳光副总孔令国透露,针对部分特困居民,可能会采取‘共有产权’这一方式,让收入有限的居民住上大一点的房子。‘居民出钱购买部分产权,产权单位购买余下部分,形成共有。’孔令国表示,该方案只是一个初步设想,产权划分的比例和操作方式尚待研究。”

  这让我对与酒仙桥拆迁相关的政府部门和开发商顿时产生敬意。以前也有报道,说“投票”仅仅为了了解“民意”,看过之后,总觉得只是一个“说辞”罢了。现在“共有产权”新概念的提出,说明各方确实都在想方设法寻找事情的解决之道。

  根据国际经验和国内实践,我们总结了若干制定和实施社会政策的基本原则,其中的一条就是:凡是朝着市场或“准市场”方向的改革方案,首先要考虑穷人怎么办。只有对解决穷人的问题深思熟虑并做到胸有成竹,政策才能顺利实施。“共有产权”的提出,无疑是符合这一基本原则的。

  其实,靠房地产市场来解决老百姓的住房问题是一个认识上的误区。房地产政策属于市场的经济政策范畴,通过20多年的改革实践,我们应该对“市场失灵”有了一定的认识。因此,解决老百姓的住房问题,实际上要靠政府的“住房社会政策”,如经济适用房政策、廉租房政策,等等。遗憾的是,这样的政策没能成为解决老百姓住房问题的主流。在很多城市中,它们只是点缀而已。中国国民经济收入的分配,却是60%以上的人在平均线以下;如果以财产来计算,则大概有80%左右的人在平均线以下。所以,把所有的需要买房的人都赶到房地产市场上去,显然是一大政策失误。

  现在酒仙桥拆迁中提出的“共有产权”思路,应该也可以形成一项有效的住房社会政策。如果能够成功,对全国的危房改造都是一个贡献。当然,不同意见仍然有之,有人担忧,“对个人来说,部分产权的房屋在出让时可能遇到困难”。其实,对于低收入者而言,“产权”、“房价”都是虚妄的,有房子住才是最重要的。把自己住的房屋“出让”,基本上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当然,“对单位来说,由于个人以部分产权实现了对房屋100%的占有,单位如想处置房屋也会很难”。但当一个低收入家庭住在一套“部分产权”的房子里时,单位还能怎样“处置”它?

  应该指出:这个方案并没有触及政府的责任,这可能是有关各方都不便于开口的缘故。其实,政府已经在建设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方面准备投入资金,为什么不能也试一试“共有产权”呢?可能又会有人以产权为由来搅局,但只要事先有约定,尤其是以立法的方式作出规定,产权问题不是不能解决的。试想,“清官难断”的夫妻间财产权还有办法划分,何况是政府、企业与个人在住房上的产权?

  解决了穷人的问题,拆迁方案在道义上就能站住脚了。至于胡搅蛮缠者,要看政府谈判的能力。当然,最终行使“强拆”也是可以理解的,但这并不需要“全民公决”,法律已经赋予有关部门相应的权力,但是最好不要走到这一步。

  (作者系中国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

    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方新闻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