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毛建国:暴利国学是对国学精神的背叛


2007-06-20 10:19:24         华夏经纬网

  在现代市场经济加法制社会里,占私人资本大头的生产或发展资本,说到底只是挂在“新社会阶层”名下的“社会共有资本”。这就是“新财富”的社会属性,也是“新财富观”的社会属性所在。

  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陈喜庆近日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坦言,一个除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公务员之外的新社会阶层已在中国社会呈现,成长为一种不可忽视的社会发展力量……

  《中国青年报》与新浪网联手,就民间对“新社会阶层”的认同程度作了一次有意义的网络问卷调查。58.5%的人承认“新社会阶层”对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贡献“非常大”或“比较大”。

  “新社会阶层”的提法,在中国其实已并不“新”。十几年前,“新社会阶层”作为私营企业主和少量自由职业者的中性称谓在中国降生。到2002年秋,中共十六大正式确认“新社会阶层”的政治地位,2006年全国统战工作会议将这个阶层的社会属性,统一定义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

  既然“新社会阶层”并不“新”,且已被国内外媒体反复聚焦无数次,为何统战部高官在事先并无预兆的情况下,突然再次肯定该阶层的社会地位和社会贡献呢?

  在笔者看来,陈副部长的谈话有两个背景:

  其一,中共十七大将在今秋举行,接下来(明春)是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换届,到时会有更多“新社会阶层”中的中共党员成为党代会代表,还会有更多党外“新社会阶层”人士进入人大或政协,以及担任政府机构或正或副的实职。

  其二,在社会公众眼里,“新社会阶层”是游离于体制外的社会群体,不安于现状,急于求成,某些人在创业发展中存有赌徒心理,从事钱换权的违法交易,甚至有的人还带有“资本原罪”的精神枷锁,致使该群体的总体社会形象欠佳,公众看待和评价他们时心态复杂。可见,陈副部长的谈话,明显带有正面引导社会舆论客观评价他们的良苦用意。

  “新社会阶层”是国家经济社会转型的必然产物,转型的过程性决定了统计部门不可能对该群体的总人数作出准确判断,但官方保守的估计是,该群体到去年末的总人数约5000万人,加上相关行业从业人员,约1.5亿人。他们掌控约10万亿私人资本,年贡献三分之一的税收,年创就业岗位占到国内的半数以上。

  资本、税收、就业岗位对国家对社会都绝对重要,但就民间传统的衡量标尺,“很有钱”包括有些钱来路不正,在很大程度上成为客观评价他们的主要社会心理障碍。我必须指出,该心理障碍的道德基础主要建立于中国社会的“传统财富观”。时代在变,社会公众需要逐步树立起与时代相适应的“新财富观”。

  何为“新财富观”?我以上述10万亿私人资本的使用情况作一个不全面的阐述:假如10万亿私人资本中的2万亿(实际远不止)用于“新社会阶层”的生活消费,余下的8万亿作为生产或发展资本,那么,用于扩大再生产、技术创新、事业发展的8万亿资本,则直接用于为国家提供税收,为社会提供就业岗位并创造国民财富,而资本循环运作带来的“雪球效应”,则又为全社会提供更大基数的税收、就业岗位及国民财富。也就是说,在现代市场经济加法制社会里,占私人资本大头的生产或发展资本,说到底只是挂在“新社会阶层”名下的“社会共有资本”。这就是“新财富”的社会属性,也是“新财富观”的社会属性所在。

  现状所见,对“新社会阶层”的社会成熟度,人们尚不敢作过高估计。但该群体作为经济主体与社会主体多元化的产物,必然相生相伴着新的社会文化的渐生渐长——他们正愈益深刻地影响着中国的未来。这是不争的事实。

  面对“新社会阶层”之壮大,社会公众以不同角度和立场观察他们,评价各不相同。而执政党顺应时势,客观看待、关心、引导他们有序参与各项社会生活,融入于现行的社会体制,共同致力于构建社会和谐,是了不起的开明和睿智,乃中国之幸。作者:鲁宁(媒体评论员)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