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李克杰:民意不是剥夺少数人私权利的工具


2007-06-21 09:26:10         华夏经纬网

  重视民主,尊重民意,是社会文明的标志,这对于从封建专制和特权传统中脱胎而来的中国,更值得赞赏和肯定。但由最近出现的一些现象观之,民主在中国的个别地方正在被误解,民意也在被不当利用。突出表现就是北京、四川等地,基层政府在推进旧城改造过程中对是否同步拆迁或强制拆迁采取了民意表决的方式(详见近日《人民日报》、《青年周末》及《华西都市报》等媒体的报道)。对此,一些媒体和公众还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冠之以“创新”和“标本”之类的溢美之词,甚至有人把这种“票决方式”当成解决城市危改拆迁难题的“希望之路”,寄予了浓厚的兴趣和极大的希望。

  在笔者看来,通过拆迁户投票表决来决定城市改造拆迁进度的“票决式”民主,是对民主的误解误读,把民主用错了地方,让民意担当了不该担当也担当不了的任务。因为,民主的适用领域和范围是特定的和有限的,民主是有层次的,不是万能的,更不是适用一切领域和范围的“万金油”。具体来说,就是民主和民意都是有局限的,有它的“能”与“不能”。

  在现代社会,民主的威力是巨大的,它可以决定一个国家的发展道路,可以制定和废除宪法法律,可以选择和推翻一个政府,也可以决定或抛弃一项具体制度,更可以选举和罢免政府的官员。然而,传统的民主崇尚“少数服从多数”,以选票的多少即民意的多寡为标准作出决定,少数人的反对意见只能作出牺牲而服从过半数人的多数人意见。尽管也曾有学者和思想家明确地提醒,执行多数人意见的同时也必须尊重少数人意见,但仍然在多数时候总是机械地、僵化地按照多数人意见办事,而不顾少数人要求。因此,也被称为“多数人的暴政”。

  有鉴于此,近来在民主领域出现了一种新的观点和模式,叫做“协商民主”。主张协商民主的人士认为,“少数服从多数”原则本身就是对民主理想的讽刺。一个民主政府是建立在说理和辩论的基础上,而不仅仅是建立在投票和权力的基础上。民主应当对保护权利充满热情,并因此对多数人能够针对个人或者群体做的事情加以限制。也就是说,按照协商民主的要求,现代民主要力避传统的“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议事模式,希望创设制度,确保人们了解许多主题和观点,包括他们拒绝接受的观点以及他们已经表示没有多少兴趣的主题。好的民主制度能够为协商群体创造空间,同时降低产生误解的风险,并且最终对只听到自己声音的回音的人所实施的暴力加以限制。协商民主是对传统民主模式的挑战,也是在传统民主模式基础上的一个进步。协商民主模式更有利于各阶层、各利益群体的团结和理解,符合建设和谐社会的本质要求。

  其实,严格来讲,传统的“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也是有确定的适用范围的,经典作家指出“民主首先是一种国家制度”,它意味着严格按照“少数服从多数”原则作出决定的领域主要限于政治和政府决策,即主要涉及公民政治权利的行使。我们看到的情形也是这样,比如制定宪法、通过法律、设立制度和作出决策,往往都要进行票决,广泛地征求民意,充分地尊重民意。而在政府实施法律、落实政策的过程中,则不适宜采用“少数服从多数”的票决方式来作出决定。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涉及的是公民的具体的权利和利益,只能用已经制定好的法律法规加以调整,而不能以民主的方式来进行限制或剥夺。就拿危改拆迁来讲,拆迁方案的制订可以通过票决的民主方式决定,拆迁方案的实施就不能用票决方式推进。因为它涉及到公民合法财产权的处置,多数人没有任何权利决定少数人财产的多寡,更没有权利促使少数人放弃合法权利。因此,理论界认为,民主无权干涉生命、财产、婚姻等私人权利。

  由此观之,民主及其所表达的民意,任何时代都不是万能的,既有积极作用,也有自身局限。民主和民意既有它的适合范围和对象,也有它的不适合对象和范围。这就要求我们在推进民主法治的同时,正确认识和政府选择,避免盲目照搬民主模式,到头来好心办坏事,出力不讨好,甚至适得其反,激化社会矛盾。北京酒仙桥危改拆迁票决后出现居民反目,政府尴尬,就是很好的例证。作者:李克杰

 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