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许知远:中国人的制度迷恋症


2007-06-22 09:40:33         华夏经纬网

  “这是制度问题。”在今天的中国,你与任何自以为受过良好教育的人进行一场超过10分钟的谈话,几乎必定听到这样一句话,它可能是在谈论中国社会的未来,也可能是关于自己工作的组织,或仅仅是日常生活。

  他们说的全对,但结果却以一种如此时髦的悖论出现了。所有人都知道今天的中国社会问题成堆,但整个社会又被包围于一种强烈的惰性情绪中,这种情绪中又蕴涵着某种盲目的乐观——人人都期待那个既具体又抽象的“制度”发生变化,然后相信之后的一切都会向良性的方向发展。细微地观察中国社会的很多微小的组织,它可能是一家公司,一份报纸,或是一所大学,领导者与员工们都喜欢谈论“制度建设”,每个人却不付诸个人行动,他们的态度是明确的——个人的作用渺小、不值得信赖,只有依靠整体制度的改变,才是有意义的。

  于是,中国社会陷入了这样一种情绪,人们迷恋物质上的成就,迷恋整体制度,却不相信个人创造性。举例而言,在中国公司世界中一种普遍心理是这样的,如果一家公司非常成功,人们对于那位杰出领导人首先的反应不是你是如何获取成功的,而是某种习惯性的不信任——你如此成功,但你的成功肯定缺乏对应的制度保证。

  在很大程度上,今天的中国人单调地把社会仅仅视作几种不可抗拒的力量的作用,它是技术的作用,全球化的作用,传统社会的作用等等不同力量的合力的结果。人在这种分析中彻底缺席了,似乎人仅仅是这种环境的产物,他不能改变现有的发展方式,不能创造性地改变历史轨迹,而只能做出被动的反应。中国社会今天表现出的思想上的保守与沉闷,是因为我们,尤其是知识精英,放弃对自身力量的信仰。

  过分迷恋制度,更多是对自身懒惰的一种陈词滥调式的自我安慰。今天的中国社会,我们需要一批真正的精英分子宣称自己敢于改变现状,致力于为这个社会提供新鲜的思想与行动,他们相信自己在被淹没在历史洪流之前,至少会激起足够的涟漪。(原载6月20日中青在线,作者许知远,本报有删节) 作者:许知远

来源: 南方新闻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