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鄢烈山:辛艳华的侥幸和信宜三网民的不幸


2007-07-13 08:43:35         华夏经纬网


  春秋小议之鄢烈山专栏

  掀起山西黑砖窑清查风暴的郑州女公民辛艳华终于露面了。是她撰写了《400位父亲泣血呼喊:谁来救救我们的孩子?》,正是这封呼救信在网上迅速与广泛地传播,引起了社会舆论的强烈关注,引来了胡锦涛、温家宝等领导人的批示,促使山西官方迅即展开大面积的解救行动,使一批黑窑奴工的命运迎来转机。

  7月12日的《南方周末》报道了她对记者讲述的两次发帖经过及心理历程。她说,“一方面是出于感恩(指寻子家长帮她哥哥找到并带回了沦为窑奴的儿子),另一方面出于作为母亲的良知”,辛艳华觉得应该以微薄之力去帮助这些寻子的家长们。400这个数“是她根据几位家长掌握的名单数目,以及河南电视台节目播出后的反响得来的”。尽管小心翼翼,用的是化名,借用朋友公司的电脑发帖。但她知道,有关方面查找的本领和效率在这种事上比寻找失踪的孩子高得多。“在揭发黑幕的人中,不乏遭到打击报复的先例。我会是例外吗?”亲友终日为她担忧。她搬离了市区的家,落宿于朋友宿舍,也更换了手机号码。这份战战兢兢,好像是她犯了什么罪!

  直到7月7日,她搜集的失子家长名单已近400名(而且,家长提供的失踪孩子名单超过2/3只是河南一省的),她久悬的心才放回原位,“几天来第一次走在大街上,感觉真好”。我相信她这种感觉就像索尔仁尼琴侥幸走出癌病房可以回家一样明朗和真实。可是,对于她的这种感觉,我的感觉却很阴郁和不安。

  首先声明,我下面分析她的心理成因并非针对河南,而是就我的中国一般经验而言。她之所以能平安无事,一是并非举报某个具体的官员,这样被报复的风险会小许多。二是辛艳华说的是山西的事,于本地的“形象”无大碍。而在全国舆论关注的聚光灯下,恰如她曾要求河南有关部门搞跨省解救窑奴行动,被告知这要山西方面配合而有困难一样,外省有关部门要收拾她也须河南方面“配合”,同样也有“难度”。

  所以,我说辛艳华有漏网之鱼似的感觉很真实很正常,在这个意义上,这个结局对她就是本文标题所言的“侥幸”。

  谓予言之不信?请看本埠近日各报新闻:信宜市“在互联网上制造所谓‘奸杀女生、盗卖器官、凌迟同胞’等谣言并进行广泛散播、扰乱公共秩序的违法嫌疑人黄某、萧某、蔡某先后被警方抓获,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分别对3人作出了相应的处罚。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我仔细看了相关报道,结论应该非常清楚:黄、萧、蔡三人在网上“散布”的并不是无中生有、无风起浪、无事生非的“谣言”,“经审讯,伍、黄二人供认:他们自今年3月19日以来,在信宜市区跟踪单身女子,强拉上车实施抢劫、强奸,共作案6起……”也就是说,三网民只是掌握的信息不准,夸大了案情的严重性。他们是“危言耸听”,是造成了当地“人心惶惶”的影响。这对当地人提高警惕是好事不是坏事呀。我们曾看过一些变态狂系列杀人案,恰恰是因为当地警方怕人心惶惶,案件不破不报道,使得杀人犯一再轻易得手。我甚至觉得,此系列案发生在“今年3月19日至5月31日”,而到7月3日案破,这1个多月没发案的“空当”,可能正是得益于三人在网上发帖,将事情“炒得沸沸扬扬”,才使犯罪分子有所收敛。

  不给他们记功就罢了,何必为难他们呢?不知给他们的治安处罚是什么具体内容,但愿是100元左右的小额罚款或训诫,让他们保证以后不要夸大其辞;如果是拘留,就让他们好吃好睡关几天放了。

  我毋需掩饰写作本文有为信宜三网友叫屈和求情的初衷,但亦不止于此。我已以此例证明了揭丑事涉本地,往往有更大的风险。这样的例子我还可以在网上搜出一大堆。不要说举报和揭黑,就是正常的对本地的公共事务发言,不是也往往被视为大逆不道吗?厦门市工商局官员田锋说,“反对PX项目的事情出来后,政府觉得对网络内容应该管管了。”听说,他们正在草拟监督舆论的“法规”呢。

  不必讳言,我们社会政治生活中,如今有很多不正常甚或悖逆的现象。如贪污受贿或玩忽职守平安无事,而举报、揭黑倒要提心吊胆。又如,出了信宜那样的恶性系列案,不尽快向广大市民公开案情发出预警没人追究责任,传播道听途说的传言却绝不放过,等等。

  我十分赞成蔡定剑教授的观点,媒体是推动中国社会变革的关键因素,政府尊重媒体是尊重民意的当然责任。需要补充的是,他所说的媒体,当然包括新兴媒体网络(帖子、博客、视频等),包括给媒体提供资讯、观点和“人气”的全体公民(互动作者)。

  中国的社会转型可以说是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要改变很多情境下正不压邪的局面,最经济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让公众有更多的知情权、发言权和监督权。此论点最有说服力的是:贪官污吏们可以不把自查自报的“三十天大限”当回事,禁止了10种权钱交易的新方式,他们可以日新月异地创造出第11、12……种方式;然而,他们也像香港广播处的朱处长一样,干了丑事,架不住被人发现就拿起相机一阵猛拍…… (作者系杂文家)

    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方新闻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