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郭宇宽:我对中国版水门事件感到恐惧


2007-07-20 09:27:55         华夏经纬网

   媒体思想之郭宇宽专栏  

  日前《华商报》报出一条有趣的消息,陕西三原县委联合考察小组考察县公安局中层干部期间竟被窃听——在公安局办公室里装了窃听器。7月10日,根据“群众举报”,陕西三原县纪委介入调查,处理得非常雷厉风行,7月12日涉嫌“窃听”的三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和政工科科长就被县纪委“双规”。

  这不由让我想起水门事件,这大概是上个世纪美国政坛最大的丑闻,几个手段拙劣的倒霉蛋闯入民主党全国总部想窃取情报,被保安逮了个正着,尽管有人打着中央情报局的名义,还是给扣了下来。因为一些媒体和公众的不依不饶,连联邦调查局的高官都作为“深喉”向媒体揭发,后来这个案子越闹越大。很多中国人也许会不理解,尼克松是国家总统,共和党是执政党,调查一下民主党的活动,掌握一些情况,做到心中有数,相当于上级组织调查下级,有什么大不了的,值得这么大动干戈么?而在美国这就不是一件小事,在联邦地方法院审理时,法官也似乎打定主意要与白宫过不去。在宣判中,除了对第一名将政界要人牵进这一事件的被告麦科德从宽处理,予以保释,对其余4名潜入水门大厦窃听的被告则予以重判,刑期长达40年,并引发了白宫大地震,一批重要官员引咎辞职,最后总统都得下台以谢天下。

  此次被披露的三原窃听案,除了级别低了一些,性质几乎与水门事件完全一致。由于国情不同,中国官员的选拔机制主要靠“上级考察”。这种竞争下,信息就显得非常重要,获得优势信息的竞争者可以轻易地投人所好,避人所恶,并且预测对手的出招,就好像打牌时,一方可以出老千偷看其他人的底牌,自然可以立于不败之地。更恐怖的是,当有一些人可以肆无忌惮地侵犯个人或机构的隐私,就像美国麦卡锡主义盛行的时代,可以以某些私密资料来勒索胁迫别人和他合作,这些人就成了无法无天的霸王。

  幸运的是美国社会对这种行为有一种强烈的警惕,所以麦卡锡主义没有猖狂多久就变得身败名裂。在美国,这种行为之所以被痛恨,除了对于隐私权的强调,更是因为当一个社会有些人可以在政治竞争中出老千,公平竞争的游戏规则就被打破了。如果有人可以利用公权力出老千,则任何公民都可能被操纵于股掌之间,而整个国家的公共生活也可能被一小撮人操纵,这个社会就不会有安全感可言。一个社会如果要建设民主与法治就必须对公权力保持警惕,一个刑警大队长官不大,却是国家机器的一部分,当国家机器的某一部分可以利用它的权能破坏规则时,它在给社会塑造一个道德失范的榜样,没有人能够再相信这个社会的公正。

  不少媒体转载这条消息时,给那个倒霉的刑警大队长定的罪名是“涉嫌窃听上级考察组谈话”。这实在是荒唐到了极点,假如窃听的不是“上级”而是平级或者下级的谈话,是不是就没有罪过了呢?斗胆设想一下,那个刑警大队长假如看哪个当地企业家不顺眼,用这套设备来监控一下,整些材料,再敲诈一笔,谁来管他呢?或者说他把这套设备用在一个和他合不来的副队长身上,“上级调查下级”,整些材料,来把他赶走,是不是就可以理直气壮呢?我想也许正是这个刑警大队长平时在动用窃听手段上尝到了甜头,所以才会顺理成章地把这套手段用在“上级”身上。

  报道最后说那两个倒霉的警察被县纪委“双规”而不是被检察院调查,似乎滥用窃听手段只是因为窃听了“上级”而违反了党纪,并没有违犯国法。假如有热情过度的公安同志,把这套窃听设备用到普通老百姓身上,我们到哪里去讲道理呢?即使被发现了,警察也能理直气壮地搬出工作需要的理由,还能指望纪委来“双规”滥用公权力的人吗?难道我们做“下级”的老百姓就只能面对一个老大哥无处不在的社会吗?

  这则报道传达的信息让我感到恐惧。 (作者系资深媒体人)

    来源:南方都市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