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姚於:恶意欠薪的更应打板子


2007-07-23 08:34:57         华夏经纬网

  多次为手下老乡向开发商刘胜利索要工钱未果后,河北景县景州镇包工头曹勇留下“我实在不行了,我死后和刘胜利打官司”的遗书,服下半瓶农药死亡。曹勇愤怒的家人抬着其尸体向开发商刘胜利讨说法。20日,景县公安局系“非法侵入个人住宅”为执法依据,出动五六十名民警,将曹勇尸体强行拉走,曹勇的弟弟与妹妹当场服毒。而曹勇的叔叔也随之不见了踪影,到记者截稿时止仍然下落不明。(7月21日《燕赵都市报》)

  在报道中,一组数据让笔者备感吃惊;“十来辆警车、两辆120、一辆殡葬车,穿警服的民警和一些穿便衣的人大概六七十人,以及金坛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职工”;“要强行将棺材拉走时,双方发生了冲突,曹勇的弟弟与妹妹两人当场喝了曹勇喝剩下的农药,曹勇的女儿与民警争执时受伤,曹勇的叔叔被民警装进后备箱里拉走了”——笔者想问一问,已经死了一个曹勇,又有二人喝了农药,他们真是如此重钱轻生吗?

  事实上,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曹勇只是成千上万个讨薪民工的缩影;“两名农民工讨薪反遭4小伙殴打”(7月18日《辽沈晚报》);“民工讨薪遭围殴被迫跳河”(7月2日《重庆时报》)……“包工头曹勇与几十名老乡今年五一就交工了,但开发商仍然欠了20来万元,曹勇为了垫付老乡们的工资,卖掉了家里的粮食,并借遍了亲朋好友。”——河北景县为什么还会出现这样的“哭讨无果,怒吞农药,欠钱的是大爷,要债的是孙子”的情况?

  曹勇的想法很简单,他只是为了一个极其简单的目的;即依法讨回他和他的老乡们应得到工资报酬。但是这样一个简单而正当的目的,却因为开发商无理拖欠而不能实现。诚然,曹勇家人抬尸抗议,服毒自杀的行为明显过激,相关部门可以对其进行批评教育乃至处罚,但是我们现在应该关注的是诱发他们过激行为的根源;开发商的蛮横无情,恶意拖欠;包工头讨薪未果事件,从某种程度上,正是凸显出了当前工人劳动权益保障不力的现状,法律的板子,更应打在“违法讨薪”背后的“恶意欠薪”身上!

  毫无疑问,民警的出警绝对是依法行事。但是,在依法的同时我们为什么不能更多的去斟酌事件根源?开发商拖欠农民工工资,已是触犯了民事法规,甚至民工服毒自杀,也与其有间接性关系。在这里,笔者认为,我们的法律应该是人性化的,应该是更加贴进百姓的;同时,鉴于劳动者在与用人单位的博弈过程中本身就处于弱势地位,特别是农民工这样法律意识薄弱的群体,我们更不能使用暴力去解决,这是样做非但不能消除矛盾,相反只会更加激化矛盾。

  死者还未瞑目。因为民工欠薪还未拿到,失踪者还未找回,曹勇的弟弟妹妹还在医院……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亡羊补牢,悲剧已经无法挽回,司法机关已经介入此事,相信也一定能拿出一个说法。不过,人民想看到的,不是一个曹勇喝农药索要回工资,而是他背后的曹勇们都不必“日日讨薪不见薪”,不必喝农药站高楼跳大桥,更不必抬着尸体去堵门,就能顺利领到应得的报酬。

  心静国土静,心安众生安,心平天下平。

 作者:姚於

稿源:红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