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曹林:最愚蠢的事莫过于政府盖豪华楼


2007-07-24 09:35:28         华夏经纬网

  某镇人均纯收入仅1000元,年财政收入100余万元,竟凑400多万元建7幢豪华办公楼,共有120间房,每个办公室都是套间;某街道办事处利用搬迁之机,耗资数百万元建10层办公楼,门前是数百平方米的广场,要跨上29级石梯,仅装修就花了200多万元……重庆市纪委近日通报对一批豪华办公楼的查处。(《华西都市报》7月18日)另据报道,四川某地法院为建豪华办公楼欠下千万巨债,如今穷得连电费都交不起。

  看着一起起豪华楼丑闻曝光后,一批批豪华楼仍迎着媒体的“扒粪运动”和中央的“查处行动”此起彼伏,不禁长叹。倒不是感慨某些政府官员敢于对抗舆论屡批屡犯的胆量,不是感慨官员对豪华楼近乎病态的痴迷,而是感叹:这年头,最愚蠢的事情莫过于政府盖豪华楼了,为什么那么多政府和官员一蠢再蠢地盖豪华楼呢?

  政府盖豪华办公楼所以愚蠢之极,在于这种事情的曝光率和败露可能已经非常的大———你盖了那刺眼、招摇、与地方发展极不协调的政府大楼,在这中央锐意治理、民权意识张扬、媒体曝光亢奋、互联网贴图方便的时代,总有一天这刺眼的玩意儿会以某种方式被顶上舆论审丑的风口浪尖。

  在以前,媒体很少曝光政府豪华办公楼,老百姓由于权利贫困,对身边的这些豪华楼缺乏公民的权利感,不觉得这跟自己有多大关系。随着媒体曝光频率的加大,老百姓的权利感越来越被激发出来。他们深刻地认识到,建那些楼花的是自己的纳税,自己有权利去评头论足,有权利要求政府把钱花在民生和公益上———在这种权利诉求下,他们会对政府建楼的一举一动非常敏感,一旦发现就会通过某种方式将其曝光。

  另外一方面,在既有体制的束缚下,老百姓可直接监督政府的事务比较少,普通老百姓根本看到他们的公款吃喝、公车私用、公费出国旅游之类,根本不可能跑到政府办公楼里看官员用的什么办公桌、存折上有多少钱———这种制约下,公众亢奋的监督热情和能量都集中到那竖在那里无可隐藏的政府大楼上,只要你建了楼,老百姓就看得见,照片拍下来曝光到媒体你就无可抵赖。可以说,政府大楼承载了公众差不多所有的监督能量,一双双锐利的眼睛盯着,根本无可逃遁。

  再就是,这是一个伟大的互联网时代。在纸媒时代,纸媒是信息传播最主流的通道,传播是线性的,普通百姓的话语权受到了诸多制约。而在网络时代,网络是一个开放的话语平台,互联网是一个民众掌握了传播主导权和话语权的时代,刺眼的豪华办公楼很容易被网友传到网上去成为全国性丑闻,众目睽睽地存在着你回避不了,不可能像非典病人那样拖着在大街小巷里藏匿,拍下来曝光了你就得认账。央视《新闻调查》和“天涯杂谈”近日联手搞了个“征集各地豪华楼堂馆所图片”的活动,鼓励各地网友曝光当地豪华政府超标楼堂,短短一周内,帖子的点击率超过了7万次,各地网友纷纷提供当地政府部门的豪华楼所照片,仅“天涯杂谈”论坛的跟帖就多达1500多条。

  如此语境下,最愚蠢的事情也就莫过于盖豪华办公楼了。既然如此,为何还有那么多政府犯蠢呢?我想,这是绝对权力造成的绝对愚蠢,沉浸于很少受到监督的权力游戏中,他们太迷信权力,太相信权力的力量了,以致于觉得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可以摆平一切,沉浸在这种膨胀的权力幻觉中,很多时候就会说出很多常人觉得很弱智、做出很多常人认为很愚蠢的事情,自己还浑然不觉。

作者:曹林  (作者系《中国青年报》编辑)

现代快报 【媒体思想之曹林专栏】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