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孙立坚:宏观调控要为渐进式改革争取时间


2007-07-30 09:05:21         华夏经纬网

  最近,上半年国民经济运行指标和一系列宏观调控政策相继出台。我们从最近的宏观数据中看到,中国经济开始出现质变迹象。比如,企业的业绩和社会消费水平在提高,尽管其生成机制还不明朗,但它却是我们应该努力的目标,是彻底摆脱流动性过剩问题所应得到的结果,也是央行未来渐渐恢复货币政策有效性的希望。

  基于这种判断,接下来国家的发展战略,就没有必要将各个部门的工作重点放在宏观调控问题上。更不应该通过“规划”固定投资的比例,来约束中国经济的增长势头。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企业适应市场环境的能力越来越强。今年上半年,企业业绩不断提高的经济数据就是最好佐证。但我们还应清醒地看到,大多数业绩表现好、有竞争力的企业,他们的投资决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际市场的景气、国外价格信号的变化。不少企业,尤其是那些高能耗、高污染、低附加值的企业,更摆脱不了国内制度给他们带来的成本“红利”,而这种制度上的保护倾向,也容易诱发企业过分推行降低成本的海外价格竞争战略,从而延迟了产品结构调整的最佳时机。虽然近期外资主导的加工贸易比例有所下降,但是他们在吸收就业、出口创汇、促进竞争方面,依然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企业的业绩提高,伴随着巨额贸易顺差的扩大,客观上给中国深深打上了贸易“大国”的烙印。但与此同时,并没有相应地带来居民收入大幅提高,相反,有限的收入提高,反而以存款或投资的方式,进入了目前还很脆弱的金融体系。这种局面如果不能得到有效控制,那么,企业的发展就会脱离金融体系的支撑,宏观调控的措施就不会产生根本效果,消费者也不能分享企业业绩上升带来的劳动收入、金融投资业绩实质性提高的好处。

  但我们也高兴地看到,在企业业绩提升过程中,固定资产投资比例(同比增速)开始向下调整,社会消费能力开始回升。如果这种变化真的伴随着产业结构转变,金融体系配置效率的提高,社会福利体系的改善,而不是暂时性的宏观调控结果,和与中央政府博弈的结果,那么,中国的经济运作效率今天确实在不断提高。只要我们充满信心,而不轻易导入大规模的宏观调控政策,那么,结构性的流动性过剩问题对中国经济的负面冲击,一定会不断减小。但我们不得不看到,在这些好迹象出现的同时,贸易顺差和货币供给也在大幅度增加。所以,目前中国经济运行效率提高的生成机制还是不明朗,中国经济是否开始进入良性循环,还需要经得起时间考验。

  中国的流动性过剩,根本原因,是在较为刚性的汇率制度下,贸易顺差的膨胀所导致的日趋严重的外汇占款问题。“外汇占款”就像一个打开着的却又无法自由调节的水龙头,“流动性”就像哗哗喷射出来的水柱,央行的加息、存款准备金率的提高、央票的大规模发行等手段,就像人们在拼命更换不断灌满的脸盆、水桶等盛水工具,结果,汹涌的水流还是因为盛水工具的缺失,溢到没有很好排水能力的水泥地上。要解决这样的流动性冲击,就是要把这个坏的出水口给尽快堵上———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让汇率自由地浮动!这种做法是否立即可行,就要取决于人们当前喉咙的干渴———对外经济依存程度,和新建的可以自由调节的水龙头———内需支撑的经济结构的速度,以及全体相关人员对未来水源的期待力度———对改革开放政策的共识和信心。

  当前,通货膨胀引起的“负利率”现象,有可能通过企业投资扩张,进一步加剧中国经济对外依存度;同时,由于物价的外部冲击和企业自身的投资扩张行为,很有可能形成成本推动型的通货膨胀。而且,在当前贫富分化的环境中,它甚至会引起社会不和谐;另外,在“负利率”的环境中,消费者闲置在银行体系的资金,随时可能流向资本市场,很容易波及到资本市场的价格形成机制———比如,股市和楼市的泡沫等。所以,适度、及时和透明的货币政策导入还是十分必要的。

  而近期的再度加息,实际效果可能十分短暂,而且十分有限。主要原因在于:中国大多数消费者储蓄或投资意愿十分强烈,企业业绩十分强劲,流动性十分充裕,所以,贷款利率的上升,可能不会太大地影响企业的投资决策。利息税的降低,虽然从储户的角度等价于加息,但千万不能形成错觉:货币政策的目标,可以随便借助财政政策的工具来加以实施!否则,对其效果的评估一定是一笔“亏本买卖”,而且,政府的公信力也由此会受到很大的伤害。

  总之,中国的宏观调控政策,应该为我国渐进式的改革战略争取时间,创造环境,但不应该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主旋律。当前中国经济波动的根源,是结构性流动性过剩的问题,它无法通过宏观调控来加以解决,而且,为争取暂时的稳定,宏观调控所付出的代价开始变得越来越大。

作者:孙立坚  (作者系复旦大学金融学教授、经济学院副院长,本文有删节)

转自:东方网 (来源:东方早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