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蔡哲远:精英与民众莫于傲慢与偏见中误读


2007-07-30 09:09:31         华夏经纬网

  茅于轼先生近日再次抛出令人耳目一新的观点:现在为穷人说话的人很多,替富人说话的人很少。另一方面,为富人办事的人很多,为穷人做事的人很少。这样一个社会是很不正常的,是容易出问题的。所以我要反其道而行之,为富人说话,为穷人做事(7月25日《南方都市报》)。

  茅于轼先生“为穷人做事”的身体力行精神,无疑是令人感佩的,而对于茅于轼先生的“为富人说话”,则一向颇多争议。其实,在一个没有宗教资源的世俗国度,茅于轼先生“为穷人做事”的道德感召力恐怕也是有限的,以中国之大,问题之多,更多的还是有赖于像取消农业税这样具制度变革意义的“善政”,而这正需要像茅于轼先生这样具有一定政策影响力的公共知识分子像“为富人说话”一样“为穷人说话”。其实,即使“为富人做事”亦无不可,前提是遵循规则、确立公私的边界与“防火墙”,即绝不能因一己之私以自己公共知识分子的身份影响宏观经济参数的制定。此外,亦完全可以将“为富人做事”所获收益用于“为穷人做事”,只可惜,这样真正具有企业家能力及意愿的经济学家恐怕不多。

  无论是穷人还是富人,首先都得是一个公民。环保人士冯永锋有一个观点:在环境恶化面前,每个人都是穷人,因为“环境恶化的恶果是会从高高的天上,像沙尘一样,均匀地撒落到每个人头上的”。其实这又何尝不适用于社会领域?不妨扪心自问:在我们津津乐道的“中国奇迹”背后,有多少“摧毁资本道德底线”的“血汗工厂”?造成多少“负外部性”?一旦“人口红利”耗尽,又有多少熊彼特“创造性破坏”意义上的企业家精神?有多少企业能承受哪怕是每月100元的加薪?又有多少人有柳传志“这就像我们上岸了,看见船要沉,一定要把后面没上岸的人拉上去”这样的自觉?……

  在没有制约的公权面前,资本也弱势。在这个意义上,我亦基本赞同茅于轼先生“为富人说话”的主张,尽管对于一个健全的公民社会来说,这是远远不够的。每个社会都应有自身的“牛虻”,于是,我们听到知名青年评论家许知远说:“现在,让我们停止谈论企业家”,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说:“我总是与他们格格不入。”

  茅于轼先生曾说过:“人民群众往往不明白谁是真正维护他们利益的人,而先知先觉往往成为历史牺牲品。”“魔鬼教官”黄章晋则认为:“一个民族的落后首先是其精英的落后,而其精英落后最显著的标志就是他们经常指责人民的落后。”而知名青年经济学者赵晓在探讨“中国经济学家为何总是挨骂”时则认为:“历史将感激那些为中国改革发展做出过真正贡献的经济学家,并原谅经济学家们在某一时期政策建言的不完全以及人格上的软弱。”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如果精英与民众总在“傲慢与偏见”中彼此误读并陷入恶性循环,那绝非中国之福。作者:蔡哲远

来源:南方报业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