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肖畅:把火炉城市留给自然去评判


2007-08-02 08:40:49         华夏经纬网

   凤凰卫视气象节目最近评出了新“三大火炉”。它们分别是:福州、广州、杭州。这次评选引来不少议论,其间自然少不了对评选标准的争议。除此之外,一些有“火炉”之实而没入选的城市也提出不满,大有一夺“火炉”桂冠的架势。

  这次评选之前,关于武汉、重庆、南京这“三大火炉”是否中国最热城市就有过争论。一些专家也表示:这个称号只是民间流传开的,并没有明确的科学界定。事实上,真要通过科学界定来确定名副其实的“三大火炉”,又何谈容易?即使拿出一个非常量化的标准,也不可能捕捉各大城市每年气候的微小变化。如此,科学界定的“火炉”似乎要定时更新了。

  “火炉”之称由来已久。这里既有当地居民的善意调侃,又有外来人口的直观认识。“火炉”之外,诸如“江城”、“花城”、“榕城”、“春城”等各种称呼也都被人们普遍沿用。有时,一座城市甚至成了一种气候的象征,并被历代文字不断描绘。如果说这新“三大火炉”的评选是对城市气候变化的忠实反映,那么传统的“三大火炉”则包含了更多自然人化的成分。一种对气候的戏称从民间中流传开来,实际上已由自然特征变成地理文化的一部分了。

  在方方、池莉等汉派作家的作品里,经常能读到过去武汉夏季的街头场景:路边上,凉席、竹床一阵排开,睡觉的睡觉、打牌的打牌。独特的气候,造就了独特的生活方式。人们在追述这样的生活和城市记忆时,“火炉”一说,调侃味十足。然而,这样的场景如今已看不到了。武汉、重庆、南京,或者是其他“准火炉”城市,谁热谁不热,我们已经没有了直观的认识。自然的人化,已经超越了自然生态的束缚。无论新“三大火炉”是否有科学界定,至少我们已经缺失了用身体丈量节气的能力。

  不管是“火炉”,还是“春城”、“花城”、“榕城”等,将自然特征作为一个城市的符号,曾经一度激发着人们的语言创造力和文化想象力。一个城市因不同的别名而具备了更加人格化的属性;人们更是从中看到城市与自然和谐地依附在一起。但科技进步,城市发展的同时,我们越来越习惯于生活在技术世界的隐蔽中。虽然我们逃出了“火炉”式的恶劣气候的影响,但我们也同时逃离了四季分明的自然格局。“火炉”要交接,给了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不再会因自然特征去重新命名一个城市。

  另外,“火炉”要“交接”了,至少也看出自然气候变化的幅度有多大。城市的现代化建设中,自然环境的破坏,对气候的影响不可小视。地理差异形成的气候差别,从来都是相对稳定的。然而,当这种气候的地域差别逐渐出现位移时,这总不符自然规律吧?况且,当科技力量逐渐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即使有科学界定新的“火炉”城市,但我们还能去亲密感触城市的地理气候特征吗?因此,一个城市是“火炉”还是“春城”,都不再值得我们去评判了,倒不如把“火炉”一说退还给大自然吧——因为,我们的生活空间已不再纯粹自然,我们已慢慢逃离季节变化的“干扰”。 本报评论员 肖畅

来源:长江商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