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熊培云:官员应有对山歌的雅兴


2007-08-03 08:34:03         华夏经纬网

  海南两位教师在网上发帖反对搬迁本校高中部,因涉嫌对市领导进行人身攻击、诽谤市领导名誉,日前被警方处以15日的行政拘留。

  据《南国都市报》报道,在儋州市政府下文搬迁那大二中高中部后,两位老师于7月22日晚间在网上发帖,以对唱山歌(儋州方言编写)的形式表达反对意见,因为脏话里部分含有儋州市委主要领导、分管教育的市领导和教育局主要领导的名字,所以被认定“语气明显影射市领导”。

  影射领导都要被拘留,直接批评的后果可想而知。新闻出来后,不少网友想起了刘三姐和莫老爷当年的巅峰对决。然而,我想起的却是“太岁头上动土”。“太岁头上动土”是中国的一句古话,比喻因触犯有权势或强暴的人自取其祸。传说中“太岁星”是碰不得的,它常年躲藏在地底下,谁在建造房屋中掘到它谁就会遭殃。所以,旧时人们破土动工时多半要找风水先生审时度势,以免“太岁头上动土”。

  显然,作为一颗虚拟的星星,如今的太岁星已经升级了,可以潜入互联网了。地底的太岁最怕动土,上了网的太岁最怕动嘴。透过新闻里时常见到的不幸者的遭际,不难发现,当下身怀“太岁主义”绝技的官员的确不在少数。直至今日,仍有一些官员利令智昏或权令智弱,死守“官威不可侵犯”。

  互联网的发展无疑拓展了中国人的话语空间,但它也为我们见证了“太岁主义在网上徘徊”,确切地说,“在嘴边徘徊”。近几年,在网上因言获拘、获刑者并非个案。诸如彭水诗案、稷州文案及孟州文案等等,人们记忆犹新。

  权力之侧,岂容“诽谤”安睡?就这样,本应“告诉才处理”的案件动辄由警方直接介入。诽谤罪名的滥用,其背后的逻辑就是“一个人说另一个人名声不好没有正当性”,即使后者名声不好原本属实。然而,如几百年前汉密尔顿在为出版自由辩护时所说,如果诽谤可以任由检察官肆意理解,那么天底下没有什么言语不是诽谤。即使是在《圣经》里也可以找到对当世统治者的“诽谤”。既然如此,“一个人应当怎么说或怎么写,或他应当听什么,读什么,或唱什么?或者他什么时候笑,以便不至于被当作诽谤者逮捕?”

  在汉密尔顿看来,权力好比一条江河,当河水保持在河界之内时既美丽又有用,但是当河水溢出河岸而成为奔腾的激流无法遏制时,它就会摧毁一切,无论流到哪里,都会造成破坏与荒凉。正因为此,尊重并保卫每位公民的自由才显得格外重要,因为自由符合人的天性,因为自由权利是反对滥用权力的惟一堡垒。

  然而,中国的有些官员真是脆弱得可以,稍有点风吹草动的批评,便如临大敌。其实,既然是对山歌,谁也没有禁止“被诽谤”的官员出来对答。如果我们承认民众的议论是永无歇止的“议会”,那么,一个健康的社会本来便应该有与权力对山歌的风气与勇气。面对两位教师对搬迁的质询,政府完全有必要积极应对。近年来,教育部的“新闻发言人”兼“新闻当事人”王旭明不就是这样与媒体对山歌的吗?当王旭明声色俱厉地指责媒体“无知”时,也没有哪家媒体告其诽谤。

  官员口无遮拦地骂群众是教育,群众打哑谜式地批评官员却成了诽谤。有记者随后到儋州市公安局采访,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安人员说,“有意见可以通过正常的途径去反映,这种借助网络工具,大肆对他人进行人身攻击是违法的,应予以严惩。”

  在此,不妨以对山歌的精神反问这位无名氏公安——当地政府为什么舍那么多正常途径不用,却要以拘留的方式对待民众的声音?如果连对山歌式的批评都要“零容忍”,都要对当事人进行拘留,试问当地还有什么批评方式可以称为“正常”? (作者系资深评论员)

作者:熊培云    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方新闻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