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郭书贵:产权市场平台不可或缺


2007-08-06 09:56:43         华夏经纬网


  产权市场为国有产权和其他各类产权交易服务的过程,就是促进国有企业、民营企业改制为股份制企业的过程,加上规范的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股权登记托管服务,产权市场完全可以成为一个培育拟上市企业资源的基地。思路再开阔一点,如果能将产权市场纳入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的整体规划,在建立市场准入制度、规范交易制度、完善业务指导和监督体系的基础上,产权市场完全可以提升为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私募融资、改制和股权转让服务的基础性资本市场平台。

  □郭书贵

  “股份制是公有制的主要实现形式。”这不仅是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提出的一个论断,更是中国多年改革实践摸索出来的一条经验。发展股份制经济离不开资本市场的支撑,这一点已成共识。但是,对于需要怎样的一个资本市场,看法并不一致。

  股票市场不是资本市场的全部

  在一些人眼里,一谈到发展资本市场的问题,首先想到、甚至是仅仅想到的就是沪深股市,仿佛沪深股市搞好了,中国的资本市场就成熟了。这是一种误解。

  诚然,十多年来,沪深股市在跌宕起伏中逐步发展完善,聚集了1000多家上市公司,为这些公司筹集了大量的社会资本,形成了近20万亿的可观总市值,对促进中国股份制经济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然而,相对于全国数百万的企业总数来说、相对于60多万户有限公司以及6万多户股份有限公司(截至2004年年底,数据来源于《第一次全国经济普查主要数据公报》)来说,这还远远不够。

  企业的多元化融资需求,决定了应有一个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体系。这个体系首先应是“多形态”的,既要包括股票市场、债券市场,又要包括期货市场和其他金融衍生品市场;其次应是“多层级”的,既要有全国性的场内市场、集中的场外市场,还要有区域性市场。

  《公司法》赋予股份有限公司股东的股份转让权未能完全实现。

  《物权法》规定:“所有权人对自己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公司法》第一百三十八条规定:“股东持有的股份可以依法转让”,赋予了股东转让股份的权利,但紧接着在第一百三十九条规定:“股东转让其股份,应当在依法设立的证券交易场所进行或者按照国务院规定的其他方式进行”。实际情况是:1.《证券法》规定,设立证券交易所须经国务院批准;2.迄今为止,国务院批准的证券交易场所只有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3.沪深两家交易所目前主要为上市公司流通股提供转让服务,根本无力为大量的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及其股东提供融资或股份转让服务。

  法律规定与现实条件不足,二者相互作用的直接结果就是:你可以转让,但要在规定的地方转让,但是规定的地方还没有,事实上你不能转让。《公司法》赋予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股东转让股份的权利事实上成了一个“画饼”。

  代办系统不可能解决所有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份流转问题。

  我们也欣喜地看到,有关部门正在促进代办系统做大做强,在中关村科技园高科技企业进入代办系统办理股份转让试点,新上了十几家企业,还有一家代办系统挂牌企业正在转板进入主板市场。

  问题在于,仅仅通过做大一个代办系统就可以解决所有6万户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份流转问题吗?试想一下,号称全世界最发达的三板市场-美国的NASDAQ,目前的挂牌企业也不到一万家,我们中国的一个代办系统就能解决全国现有的6万家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的所有融资需求与股权转让问题了?更不用说我们的股份制经济还要大力发展,我们的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的数量还会源源不断地增加。

  股票市场需要基础性市场支撑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荷兰东印度公司催生了阿姆斯特丹证券交易所,阿姆斯特丹证券交易所反过来促进了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发展。上市公司和股票市场本就是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整体。股票市场要发展,离不开优质的上市公司资源。世界上大多数证券交易所都非常关注拟上市企业资源的挖掘和培育。美国、英国、加拿大甚至是法国的证券交易所跑到中国来,就是为了在这里找到好的上市公司资源,因为只有有了更多的优质上市公司资源,他们才能聚拢更多的投资人,才能进一步做大做强。

  国内证券市场同样需要优质的上市资源。问题在于,尽管中国企业数以百万计,资产规模和效益好的企业多的是,但企业上市是需要具备一定条件的,不光是资产规模大、效益好就行,还需要规范的法人治理结构、严格财务管理等等。企业上市是需要培育的,中国股票市场中大量出现的上市公司不规范问题也正是因为缺乏前期培育。中国没有这样一个培育拟上市企业资源的基础性的资本市场平台。

  深圳证券交易所敏锐地看到了这一点。他们到全国各地的科技园区寻找拟上市企业的时候发现,规模大、效益好的企业虽然不少,但符合上市条件的企业却不多。有的企业法人治理结构不健全,股东权益得不到保护;有的企业财务制度不健全,信息披露不规范;有的企业甚至连股东也找不到了,等等。他们在加强拟上市企业资源的培育工作,但是实质性的进展不是一蹴而就的事。

  产权市场应能有所作为

  不同的企业有不同的融资需求,不同的投资人有各自的投资偏好。幅员辽阔、企业数量多投资人分布广,这就决定了中国的资本市场应该是一个多元化、多层次的市场。

  产权市场起步于国有企业改制重组和国有产权交易,目前不仅为绝大多数国有产权的流动重组提供服务,同时在金融资产处置、科技企业融资、知识产权交易和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股权登记托管等方面进行了大量的探索实践,已成为各类产权流动重组的综合性市场平台。近几年来、尤其是3号令规范国有产权进场交易以来,在国务院国资委、国家发改委、中国证监会等有关部门的指导和监督下,产权市场的规范化程度也已经显著提高。在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股权登记托管方面,已有30多家产权交易机构和股权登记托管机构开展了这相关业务并形成了一定的规模、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产权市场为国有产权和其他各类产权交易服务的过程,本就是促进国有企业、民营企业改制为股份制企业的过程,加上规范的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股权登记托管服务,产权市场完全可以成为一个培育拟上市企业资源的基地。思路再开阔一点,如果能将产权市场纳入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的整体规划,在建立市场准入制度、规范交易制度、完善业务指导和监督体系的基础上,产权市场完全可以提升为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私募融资、改制和股权转让服务的基础性资本市场平台。

来源:中国证券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