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五岳散人:举报怎么成了“地下活动”?


2007-08-07 10:13:30         华夏经纬网


  虚拟@现实 之五岳散人专栏

  有个景象我们应该都见过,就是在很多机关单位的墙上都钉着个小箱子,如果有谁不满意,就可以把一纸举报信塞入其中。这倒不是现代人创造,而是早已有之的古代遗风。就拿我中华上国来说吧,原来在皇宫门前立两根柱子:诽谤木,功能就是请大家提意见。后来诽谤这个词的意思就变了,从本来正常的言论表达,变成了无中生有的代名词。

  说到诽谤,最近有个采访确实值得一看。《法制日报》的记者采访了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检察厅举报工作处副处长,题目是网络举报问题。按照该副处长的说法,网络举报应该提倡,但不宜发帖子。理由如下:“很多人为发泄义愤,在公共网络上举报,但效果适得其反。这些信息让被举报人知道后,他会有所准备、会串供,导致很多事情查不实也无法查实。反过来被举报人会告其诽谤,司法机关只能追究举报人的诽谤责任”。而到专门的机构进行网络举报,好处实在是大大的:“每个专门接受举报的机关都有保密的措施,保证举报的资料不外泄,而且还可以保护举报人的安全”。

  乍看上去,这个逻辑确实有道理。甚至在这种高度完善的保护下,不但举报人安全无忧,而且还保证了反腐败的力度。而且该逻辑师法古人,武则天她老人家就这么干过。

  武则天是女皇帝,在整个历史都是男皇帝的情况下,她总觉得这皇位有点不稳。于是,她就建立了一套到目前为止最完善的举报造反以及保护举报人的制度。比如说在各地都有“告变箱”,谁要觉察到造反的苗头都可以举报之,还要求地方官一定要保护好举报人,好吃好喝的送上京城来“告变”。对历史稍微熟悉的人都知道,这么好的举报制度还是没把她的大周朝保留下去。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但到最后,这种举报制度已经失效也是原因之一。

  我们一听到举报两个字,脑子里经常会出现的一个词组是“匿名举报”。无他,这些年大家都是受的这个教育,仿佛举报本身是件见不得天日的事情一样。而且那些个师法古人智慧的“举报箱”都是上锁的,上面一条小裂缝如黑洞一般,吞下去的东西到底有什么效果,就跟问科学家黑洞后面到底是什么一样,回答大概都是一句“天知道”。

  不知道有人想过没有,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匿名举报”,或者到专门的地方举报?为什么不能把举报这种行为放到光天化日之下?现代国家的政治行为最重要的改变之一,就是政府的行为更加透明,民众的监督更加有力。如果不把举报的行为当做一种可以公之于众的监督手段,怎么可能指望公众对于举报结果的监督?举报这件事,在任何现代的国家都是可以站在阳光之下的行为,怎么到我们这里就成了地下工作呢?

  网络的出现,让大众传播的成本降到了最低。从任何逻辑上看,最不可能发生腐败的地方,就是可以靠大众舆论来监督的地方。网络所能起的作用就在于此。要是说在网络上发帖子公安机关能介入、私下的举报倒是可以逃脱诽谤之名,这种逻辑实在是让人不能理解。用这个作为理由来说明不能在网络上发帖子公布举报的内容,倒真不如去完善相关的法律,真正去保护举报人的安全、明确举报人言论的自由、舆论监督的权利。

  没有了面向公众发言的举报形式,就等于举报其实还是暗箱操作的一部分,即使它有一定的效果,其效果也是有限的。我们知道,所有的腐败活动是不会害怕暗箱操作的,举报如果是个暗箱,掌握权力者在暗箱里的操作能力,肯定比举报者要高得多。而且这种方式要真有用的话,那些“举报箱”都钉在墙上很多年了,我们也早就应该成为了世界上最清廉的国家之一。事实是否如此?相信大家都有自己的判断。

  而这种所谓的网络举报要到专门的网站与部门,其实就是网络版的举报箱。利用最现代的技术,行的却是最古老的手段。

  (作者系知名网友)

    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方新闻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