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邵建:清理计生标语是对文明的补救


2007-08-08 09:01:56         华夏经纬网


  中国观察 之邵建专栏

  国家计生委最近正开展一项清理以往计划生育标语口号的工作,于是各地一些计生标语连同照片被贴上众多网站,顿时网络上产生了强烈的反应。这里不妨看看引起反响的部分标语:“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宁添十座坟,不添一个人”、“宁可家破,不可国亡”、“打出来,堕出来,流出来,就是不能生下来”、“该扎不扎,房屋倒塌;该流不流,扒房牵牛”……

  《新快报》对此有报道,称网友“痛斥其缺乏人文关怀”。其实,这不是缺乏人文关怀的问题,而是这些标语中所显示出来的权力意志根本就没把人当人看。且不说在话语暴力的后面就是事实上的行动暴力,在乡村,多少地方,捉住一个逃避计生的妇女,即强行扭送手术台,那情形和劁猪并无两样。这里不论妇女所受到的身体伤害和人格屈辱,只想就以上标语谈谈基层政府部门是否有权力对国民动用这样的语言。

  国家和个人之间的关系有两种解释形态,一种是传统皇权社会的解释,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里的国民只是国家的臣民,国家可以任意驱使;因此也不妨以任意的口吻说话,包括使用如其上的语言暴力。现代社会,国家与个人的关系正好有一个翻转,叫做“国家之上是人”(这是胡适引用过的一位美国学者的表述)。人不仅在时间上先于国家,在价值上也高于国家。在这样的国家中,个人不是臣民是公民。如果说臣民社会国家是主体,臣民只是被驱遣的对象;公民社会相反,公民本身是主体,国家倒是受公民意志驱遣的对象。因此,在这样的社会形态中,任何政府部门是不敢动用以上的语言来表明自己满不在乎的野蛮的,更遑论行为。

  什么叫“国家之上是人”,这里有一个形象的解释:1988年,澳大利亚新的国会大厦落成,它坐落在一个小丘之上,居高临下,气势非凡。但奇怪的是,大厦上面特意铺了一层绿草地,用以供游人休憩、散步和玩耍。这样的设计是在表明一种制度理念:人们可以活动在国家权力机构的头上。因为公民的权利高于一切,包括象征国家最高权力的国会。如果一座大厦可以把国家与个人亦即权力与权利的关系表露得如此明白,那么,一条标语也可以把国家与个人的另一种关系显示得一清二楚。

  以上标语颇具代表性的是“宁可家破,不可国亡”。个人的“家”和以政府为代表的“国”,不仅被人为地分裂为二元对立,而且在这二元对立的格局中,两者利益一旦冲突,牺牲的注定是个人,而且无条件。这是很典型的“国家本位”的权力表述,也就是说,在庞大的国家面前,个人是渺小的,它的权利是无足轻重的,它的牺牲也不用商量。现代国家毫无疑问,它的价值立足点是“个人本位”和“权利优先”。从洛克的《政府论》可以得知,国家所以被需要,就在于需要它来保护个人的财产及其他;否则,处在自然状态中的人为什么要组成国家并推举政府。就后者言,当政府的权力来自公民个人的权利时,很难想象,该权力会以反噬的口吻表达它的蛮横,除非它不想再维持这个权力。

  一条标语和一座大厦的对比,很清楚地对比了什么叫“王土王臣”,什么叫“国家之上是人”。今天我们的社会正处在前者向后者艰难的转型途中。以制度转型的眼光评点,这种出自各级基层政府的标语,赤裸裸地暴露了权力者毫无顾忌的权力意志。这种语言即使在它没有付诸行动前,也已经构成对这个国家的公民权利的伤害。这种敢于用野蛮语言表达自己意志的形象,肯定不是一个现代文明国家的形象。

  这不妨是一条真理:不尊重个人的国家,国家也得不到尊重。国家计生委目前展开清理门户的工作,可以视为迟到的补救。

  (作者系南京晓庄学院副教授)

    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方新闻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