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王琳:谁惯坏了我们的人大代表


2007-08-10 08:50:00         华夏经纬网

  如我们所知,民意代表的曝光率都是很高的。但在我们国家,除了人大会议期间,我们很少能见到人大代表的报道,即使有,多半是负面的消息。比如济南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段义和涉嫌以极其恶劣的手法谋杀其情妇,一审被判处死刑。又比如本省河源市龙川县岩镇人大前副主席刁连邦,于8月6日凌晨,率众持电击枪、砍刀等将新田镇双柳村梨树下村民刁德敏等9人砍伤,被害人中至今仍有6人需住院治疗(《新快报》9日报道)。

  类似人大代表为恶的还能找出很多,而且,上得了媒体版面的,多半这“恶”已非同小可,到了再也遮掩不住的地步。至于人大代表平日里有没有与他所代表的选民保持良好的沟通,有没有为提案而奔走调研、收集民意,媒体似乎并不太感兴趣。

  要说到人大代表的私德,公共传媒更不会从小处就开始关注。据说段义和早在1994年就已将比自己小31岁的柳海平纳为情人,而段到济南人大常委会任职之后,他与柳的关系在当地政界几乎是公开的秘密。按说媒体也不无渠道知悉这些“公开的秘密”,但我们的媒体似乎关注歌星的喜好远甚过关注领导的私德。于是乎,段义和的情妇并未得到曝光的机会,段也失去了在犯罪之路在“踩刹车”的宝贵机会,最终导致悲剧的发生。

  而身为镇人大前副主席的刁连邦据说平日里就是村中一霸,“村霸”成为人大代表,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新闻源,若当地媒体能够就这位“村霸”的霸道行径一一收集并予曝光,可能刁副主席就不会再有这次率众玩大阵仗的血案在身了。但坐拥这处新闻富矿的媒体就是不去开采,“村霸”代表因此也失去了在媒体的聚光灯下悬崖勒马的宝贵机会。

  去年9月,美国国会众议员马克·福利被媒体披露曾用电子邮件对在国会实习的中学生进行性骚扰,执法部门随即对他展开犯罪调查。马克·福利的政治生涯也因此而宣告结束。

  在我看来,马克先生着实应为自己感到庆幸。因为在他所处的制度环境里,一个议员的道德操守乃至言行举止,都完全暴露在媒体“狗仔”们的监督之下。当了议员之后基本就别想干什么坏事,就连当选之前的丁点丑事,也随时可能被曝光。

  一个私德不佳的人,要成为民意代表可谓太难太难。成了民意代表之后,还得时刻把危机意识挂在心头,一旦在与民沟通上有所懈怠就可能失去民意的支持。正是在这样的监督机制之下,马克·福利也仅仅是涉嫌以电邮方式进行性骚扰而已,即便马克先生落花有意,制度的流水却无情,容不得一个议员的性骚扰,更不用说把一个议员从性骚扰纵容成性暴力,或者达到“包二奶”或“养小蜜”的高度了。

  所以,我们在CCTV的国际新闻里看到的国外议员形象,基本是忙着这问政,那提案,这演说,那论辩。若想看点议员的“桃色新闻”,可不是天天都会有的。反观近年来人大代表为恶或涉罪事件屡见不鲜。而人大代表也往往借助其特殊的身份对抗调查,甚至对抗司法。“人大代表”似乎已经成了一些“问题官员”和“问题富豪”的“护身符”。

  更糟糕的是,选民似乎并没有太多办法来阻止这些贪官、奸商或村霸成为“人大代表”。

  人大代表是民意的代言人,而非某个人的私器。在代表产生机制上,当然应规范选举活动,确保真正的民意代表能够经由选民选举产生。但只有被动的选举权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还需要公共舆论对“代表提名人”以及现任代表事无巨细地监督。也只有让媒体监督、选民监督坐实,“人大代表”才不会因出现过多的“问题代表”而蒙羞。

作者:王琳  (作者系海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