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吴向宏:既帮富又扶贫的茅于轼先生为何挨骂


2007-08-10 08:51:55         华夏经纬网

  茅于轼先生最近也许有点想不通。他写了一篇《替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的文章,自以为两头都可以讨好,不料却招来不少骂声。所以昨天,他又作《分析网上骂人》一文,试图在他自己的世界观里,“合理解释”这一现象。

  问题在于,从茅先生的新文章看,他和现实世界依旧非常脱节。他认为,“首先,说这些(粗话骂人)的人,多半是文化比较低,不能够从分析道理来说服人,所以只好用一言半语发泄自己的不满。”这实在是茅先生的自我安慰。中国的网民不过1.3亿,只占全国人口的1/10。上网后,还能不带实用目标去看茅先生的时评文章,而不是寻找致富信息或打网络游戏,说明又是网民当中具备较高素养、有一定精神追求的群体。如果这样的人还是“文化比较低”,那么中国文化水平高的人还剩下多少?茅先生除了叹息“时不我与”、“吾道也孤”之外,还能对中国、对未来抱什么希望?茅先生连到底挨了谁的骂都没有搞清楚,自然也不可能明白,自己为什么被骂了。

  我早就说过,茅于轼“为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的自以为两头讨好言论是必然挨骂的。因为茅先生这种言论,隐含着的正是他自以为摆脱掉了的“阶级斗争思维”。我估计,在茅先生的世界观里,这个世界上除了富人,就是穷人。而两者之间,假若不能充满兄弟情谊地和谐互爱,就只能是互相敌视。如果不是这样的世界观驱使,我很难想象茅先生会写出如下话语:“保护穷人是对的,错在反对富人。反对富人的结果是把中国变成了一个穷人国,没有一个富人的穷人国。……保护富人是重要的,但如果不保护穷人,社会同样会陷入危机。因此,穷人和富人应该同样得到保护。”这是一种十分过时的黑白两分逻辑。

  世界上并不只有穷人和富人。拿茅先生自己来说吧,你算是富人还是穷人呢?做富人恐怕是不够格,做穷人你又太有钱有势了。答案很浅显,茅于轼先生和他所鄙夷的那些“文化比较低”、“有强烈不满情绪”、“思想简单,不会用理性思考”的网民们一样,属于所谓的“中等收入阶层”,或者“中产阶层”。即使你再会理性思考,再有文化,你还是属于这个阶层。茅先生只记得为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却忘记了自己所处的阶层。不骂你又骂谁?骂茅于轼的,显然既不是富人、又不是穷人,正是茅先生同样身属、却淡忘了的中产阶层成员。

  其实,茅先生自身所处的这个中产阶层,是最需要像茅先生这样有话语权的人站出来,为他们说点话、办点事的。各个阶层为自己利益发言,本来也是健康社会的常理。相反,富人和穷人,他们未必那么需要茅先生越俎代庖地去说话办事。在富人这一端,他们早就或者戴红顶当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或者变身份手持外国护照,或者出钱邀请专家学者们为他们论证各种观点,最不济也能雇用若干保镖,哪里用得着你茅于轼去操心替他们“说话”、去“保护”他们呢?至于穷人,我承认茅先生搞小额扶贫贷款,办富平学校,都是卓有功德的好事,但至多是杯水车薪罢了。茅先生自身不过是一中等收入者,你有多少资源能拿出来给穷人办事?比个体,你比不过某些富人一掷数千万甚至上亿在穷困地区兴医济学;比集体,你比不过中央政府一纸号令减掉百亿元农业税。一介书生,中产阶层的一员,却要给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说轻点是不知做事的要点,说重点,就是不自量力。

  中产阶层是不是不需要人说话办事了呢?当然不是。我在两年前的一篇文章《警惕中产阶层成为新的弱势群体》中就说过,我们这个社会的精英分子、政策制定者当中,像茅于轼一样,固持黑白两分世界观的人还很不少。他们或者希望结欢于富,或者希望施恩于贫,却往往忘记了本来应当成为社会最中坚力量、最大利益集团的中产阶层。中国的中产阶层,因此就两头不靠,在公共政策和社会舆论中常常遭到忽视。这些年来,中产阶层的负担日益沉重,为社会经济发展所做的牺牲也越来越大,并且出现了严重的贫困化倾向。有人称之为中产阶层的“下流化”。如此下去,中国的中产阶层很可能还没有成气候,就“下流”消失了。

  前两天,《中国青年报》刊文《中等收入人群已成高房价最大受害者》,再次验证了中产阶层目前承受的压力。本次以中等收入者为主要参与者的调查显示,69.7%的人认为,低收入群体的住房需求是政府最该着力解决的问题,但同时有59.8%的人认为高房价影响最大的是中等收入群体——一方面,中等收入群体同样难以承受高房价,另一方面,政府保障性住房的政策却无法顾及到这个群体。有被访者说:“现在只有两条路,要么努力进入高收入群体,要么往下走,返贫为低收入群体。”“我们这个社会需要更多的中等收入者,因为他们是维护市场经济和社会秩序稳定的中坚者。但是现在,他们成了房地产市场的最大受害者。”

  茅于轼先生有一点说对了,骂他的那些人多半“有强烈不满情绪”。事实上,从两年前我那篇文章发表后收到的读者反应就可看出,中国中产阶层承受的经济、社会和心理压力,已经迫近了使人崩溃的临界程度。作为中产阶层中较有社会地位的一员,茅于轼先生理应利用自己的能力,多为自己这个阶层说点话,办点事。这样做,对社会稳定、经济发展、人民幸福的贡献,要比你为富人说话大得多,比你为穷人办事也会有效率得多。

  作者:吴向宏 (作者吴向宏系国际咨询公司顾问)

  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方新闻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