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岳振:卫生部凭什么为医院开脱罪责


2007-08-13 08:35:49         华夏经纬网

  10日,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指出,“一个负责任的医疗机构,如果要承担一个不负责任的医药企业生产假药所造成的损害后果,这不公正”。卫生部也向有关部门强烈要求,尽快完善法律法规,对于药品生产企业生产假药或者由于药品的不良反应而造成的患者伤害,应该明确主体责任人,避免医疗机构承担不应该承担的责任。(8月11日《京华时报》)

  可以说,卫生部新闻发言人的发言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假药是如何进入医疗机构的?再追问下去:医疗机构是如何为药品质量把关的?难道生产假药的企业与医疗机构之间只是简单的商业利益关系?假药都已经在医院被使用并对患者造成了伤害,这还叫“负责任的医疗机构”?我想,假药在流进使用环节时,医疗机构不会简单地连基本的监测都忽略了——但事实上,假药还是顺利地进入了临床使用;医疗机构不去承担相关责任,难道还要患者自己承担不成?

  这位发言人口口声声说某医院来承担责任是“不公平”的,其实,只要患者进入医院,医院就应该对患者负责,这是常理。而在齐二药假药案中,患者都已经使用了该医院提供的假药并已经出现不良反应了,这个责任难道也是医院“不应该承担”的吗?如果这个责任被“避免”了,对患者来说就是天大的不公平!

  虽然,卫生部发言人非常肯定地说:某医院在发现齐二药的某药品存在问题时及时对一些患者进行紧急救治,而使齐二药假药案的危害没有造成更大的扩散。“我们要求报告不良反应,如果谁报告了不良反应,谁就要来承担这个药品不良反应造成的后果的话,将会对我们这项制度的执行带来很大的影响。”卫生部如果是为了某种制度的执行方便而对某家医院的责任进行开脱,那这项制度本身可能就值得怀疑。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某人需要抢劫谋财,但是没有作案工具,比如手枪之类的东西,正好另一个人是专门提供这些东西的,于是二人达成了交易,前者抢劫得逞,觉得良心上过不去,还把受伤的被抢劫者送到了医院,自己也去自首了。那么在这个时候。公安机关是不是就该出来为这个自首的“人士”开脱?并发表言论说:他不应承担责任,因为他主动交待了犯罪事实,还把伤者送到了医院,如果判他有罪,那对执行有关抢劫的量刑定罪规定就会受到影响。试问:这样说可行吗?这分明就是滑天下之大稽啊!

  在生产假药的药企和使用假药的医疗机构之间,我们最关心的还是其中的药品监测制度,如果说一种药品在未经任何的检查环节就进入医院使用和进入药店出售,那这种用药机制本身就是极不合理的,不但药企和医疗机构要承担假药对患者造成伤害所构成的责任,相关的医药管理部门更是责无旁贷。

  在药企和医疗机构之间,还有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恐怕谁都不能说得清楚。然而对于使用假药所带了的责任问题,医疗机构是断然不能被排除在责任以外的。在药品的交易过程中,某些医疗机构(我想这里的“医疗机构”应该是指医院和药店)其实已把良心和道义远远地抛开了,只剩下了赤裸裸的金钱利益。而让笔者最担心的是:一旦所有的医疗机构都把“避免承担不应承担的责任”当者规避风险的“金玉良言”,那吃亏的又何止是那些齐二药假药的受害者啊?

作者:岳振

稿源:红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