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曹林:禁酒成绩单是笔糊涂账


2007-08-15 09:40:58         华夏经纬网

  据《河南商报》昨日报道:近日,河南信阳市委书记王铁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信阳市禁止公职人员工作日中午饮酒,半年节省的酒水费用高达4300万元。针对这个数字,王铁称:这基本上相当于一个小县的财政收入,可以建一个工厂,可以建40所到50所小学,这是不得了的事情。王还介绍,禁酒后有“酒病”的处级干部减少一半,这个和谐账是很了不起的。

  显然,信阳是当作莫大的政绩来宣扬这组数据的。一个禁酒令半年就省下4300万元,这是一个惊人的数据,我想,也只有当作禁酒成果和政绩来宣扬时,有关部门才敢公布这样的数据,数据越大仿佛越能彰显出其功绩——看,我们为你们省了多少钱啊!殊不知,面对这笔政府大加炫耀的禁酒账,纳税人不仅毫无感激毫不轻松,更多的倒是心惊肉跳:原来公务员光喝酒就喝掉了4300万元啊,从公车到吃喝再到旅游,公务员还在滥花着多少这样的公款?所谓省下4300万元也靠不住,是真省下这么多,还是为炫耀禁酒效果而虚报出的数据?即使真省下4300万元,是花到百姓身上,还是“转移支付”到其他腐败项目上去了?

  一个禁酒令半年省下4300万元,这是一笔没头没尾的糊涂账目。所谓“没头”,是因为纳税人对公共财政的监督是虚置的,审查不了预算也看不到公款吃喝的详细账目,根本不知道政府如何花钱——所以花了多少钱省了多少钱,这完全只能听凭花钱的政府部门自己说了算,政府说多少就是多少,纳税人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所谓“没尾”就是,即使禁酒真省下4300万元,在公众无法知情的神秘财政中,纳税人也不知道省下的钱是花到公共事业上了,还是转化为官员自身的其他福利——如果是后者,那禁酒省下的钱完全等于没省。

  纳税人所以痛恨公款吃喝、公车私用、公款出国旅游之类,其实首先不在于这些浪费了纳税人多少钱,而在于一种对公共财政使用毫不知情的失控焦虑:自己纳税组成的公共财政却无从主导,无从监督无从审查无从把握,只能任由官员乱花;作为公共财政实质上的所有者,公共财政对他们却完全是神秘财政——所以,人们期待治理公款吃喝,并非只想要一个“省下多少钱”的结果,而是指望公共财政能告别神秘走向透明;不是政府自己宣称省了多少钱,而是纳税人能在透明、公开的财政账目中算出政府禁酒省了多少钱,那样的节省才有意义。

  反之,仅告诉公众一个没头没尾的结果而无过程,仅是政府自说自话而无纳税人的证实证伪,空口说“一个禁酒令省下4300万元”,老百姓无从计算也无从审查数据的真实性,这只能加剧公共财政的神秘感和纳税人的焦虑。

  从另一个角度看,纳税人其实从来都不指望政府省钱,纳了税就指望政府能把税收花出去,公共财政本就是用来花的——但问题是,钱必须保障花在公共事业和提供公共产品上。而“禁酒令省4300万元”的政绩炫耀,根本满足不了人们对透明财政的期待。作者:曹林

来源: 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