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冯永锋:为了大草原,请放过鼠兔


2007-08-27 09:13:11         华夏经纬网

  鼠兔其实是青藏高原生态系统的关键性物种,他们维系着高原生态系统的良性运转,对草原生态系统产生着强大的正效应。在没有搞清草原退化与鼠兔之间的真正关系之前,最好先停止毒杀鼠兔。

  8月23日晚,由著名野生动物学家乔治·夏勒编剧的寓言故事《好鼠兔》,在北京中山音乐堂上演。乔治·夏勒现在是世界野生生物保护学会的副主席,他对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贡献良多,许多物种的重要性都是他率先提示出来的。这一次,他突然迷上了青藏高原上普通的鼠兔——正在被人类视为仇敌的鼠兔,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因为青藏高原大面积的沙化,人们视鼠兔为罪魁祸首。为了拯救草原,保住牛羊,人们纷纷行动起来,对鼠兔进行“地毯式毒杀”。

  然而,这也许是个错误。青海三江源生态保护协会副秘书长哈希·扎西多杰就对此表示怀疑。在一次演讲中,他指着鼠兔的照片说:这个动物在当地默默无闻,但是,从生物链来看,鼠兔可能是草原的关键生态物种。

  哈希·扎西多杰2007年初获得了“CCTV年度经济人物公益奖”,他获奖的主要原因是实践着一种自然保护与社区强健双赢的关系。措池村,是他实践这一理念的重要领地。措池村村民拒绝毒杀鼠兔,也拒绝其他人到当地毒杀鼠兔。村民希望有更多的科研证据来支持他们,他们正和北大的科学家一起努力寻找证据。

  北京大学生命学院、著名保护生物学专家吕植教授说:“在草原退化的地方,鼠兔才会大量繁殖;因此,人们应当去想,这片草地到底因为什么而退化?”他认为,在没有搞清草原退化与鼠兔之间的真正关系之前,最好先停止毒杀鼠兔。

  草场载蓄量过大是人们能想到的第一原因。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湿地退化?天敌减少?

  鼠兔也许并非是草原退化的原因,而是草原退化的后果。在四川西北有片美丽的湿地——若尔盖湿地。上世纪70年代,人们为了获得草原,大修水渠降水位,以制造更多的草原。头两三年,草场的面积是在扩大,接着,草场就退化了,现在沙化非常严重。过去,因为是湿地,鼠兔无法进驻,现在,退化成草原和荒漠之后,鼠兔的繁殖才扩张开来。

  鼠兔的“人口”多了,鼠兔的幸福感反而在下降。在任何片区,某个物种过分强大,成为强势物种,最终都将危及这个物种本身。由于猛禽猛兽大量被毒杀、猎杀、网杀;由于人类进驻了许多本来不该进驻的地块,动物的安全隐蔽之所都破碎成不安全的通透之地;由于人类的各种生活生产排泄物污染了动植物的生存环境,导致生态失衡。在此时,在草原上横冲直撞而显得相当显眼的鼠兔,成了生态恶化的替罪羊,人们不假思索地认定,这一切都和它过度繁殖有关;人们毫不犹豫地给出结论:只要捕杀所有的鼠兔,草原环境就能好转。

  显然,在这样的现实面前,我们需要用多种方法放大“拯救鼠兔”的呼声。拯救鼠兔大概是一个让人们从单一思维走向多向思维的过程。而环保需要的恰恰就是人类社会因为有了思想多样性而互相平衡与和谐,不再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不再从一个频道整体扭到另一个频道。乔治·夏勒、吕植这样的科学家,声音虽然微弱,但却是可以让人信赖的。他们说:“我们必须看到,鼠兔其实是青藏高原生态系统的关键性物种。它们维系着高原生态系统的良性运转,对草原生态系统产生着强大的正效应。因此,在好好地研究它们之前,请不要盲目地作出某种高强度干预这个物种命运的决策。”

  善良而狂热的人们,请先冷静下来,听一听他们的声音吧。

   

作者:冯永锋(环保人士)

来源:广州日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