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刘敏:在长跑终止之处,我们开始做一个人


2007-08-29 08:49:50         华夏经纬网

  虽然存在巨大的争议和疑问,8岁的海南女孩张惠敏还是于8月26日凌晨6点跑步到达北京丰台区。据说,北京丰台区还不是终点,张惠敏及她的父亲张建民计划在登上长城之后,长跑才算画上句号。只是即使张惠敏离她的目标近在咫尺,我们依然没有任何兴奋和欣喜的情绪,反而将连月来的郁积推至顶点。

  伴随长跑始终的,是贴在张惠敏背后“弘扬奥运,强身健体,挑战极限,为国争光”的牌子。8岁的小女孩也许不懂得这16个汉字的真实含义,以至于她还没来得及有所思考、有所怀疑——比如,挑战极限究竟与为国争光有什么必然联系,便上路了。一路跑来,各领域专家、公众舆论都提出了中肯的建议、亮出了自己的主张,无非都是希望张惠敏停下来,不要跑了。然而脚步未尝须臾停顿,全然不顾脚上的水泡和沿途不断的咳嗽。这是哪里来的奥运精神,又如何能强身健体——这就是存在于本次长跑之中的巨大反讽。

  平心而论,抛开8岁女孩的身份和长跑本身的戏剧性,其所建构起来的语境,我们其实并不陌生。只是,在人逐渐凸现,在个人价值高扬的今天,仍然不断出现这样的事件,的确令人遗憾。可以说,这样的长跑或攀登,从一开始就是没有“人”的——“人”缺席或失语,盲动或被裹挟。

  这场长跑中,商业气息与消费魅影如影随形:张惠敏所穿的衣服和鞋子,乃至随同家属的吃住行,都由国内某体育用品公司赞助。实际上,据媒体调查得知,张惠敏出发前后,就一直未离开企业的赞助和支持。张惠敏以及她的长跑,对于商家来说,也许只是一个宣传道具,一个广告载体,一个“在路上”的消费符号。至于是张惠敏还是李惠敏,是长跑还是攀登山峰,并不是那么重要;甚至于弘扬奥运、为国争光这样的口号都被置于商业价值和宣传效应中进行精确计算,因为这比在电视节目中插播广告更让人有好感、更有道义的优越性。消费凸现为焦点,人退隐成为背景,一个“现代性”问题竟被一个8岁女孩以长跑的方式揭示出来,难免令人唏嘘。

  当然,有人也许会说,选择长跑、选择商家的赞助等等,都是张惠敏及其家人的自由,只要没有损害别人的权利,这种个人的自由就不该被阻止、被质疑。道理似乎完满,实则疑点重重。被一些模糊不清的宏大意义和无比清晰的商业力量所驱使,连生长发育、身体健康都可以不顾,这样的长跑无论如何都不会是严格意义上的个人自由选择与独立判断。更何况,长跑有没有经过本不允许徒步穿行的高速公路?在闹市区有没有造成交通拥堵?这些算不算是对规则的破坏、对公共利益的损害?似乎没有多少人去关心,剩下的只是欢呼和雀跃。张惠敏的长跑,情感或许真实,意义其实虚妄。

  长跑既已到达终点,对其本身及衍生出的社会生态的反思,也许可以折射出一个人、一群人的思想状况,可以丈量我们离现代社会、离现代意义上个人的距离。乐观一点说,若反思足够深刻,长跑终止之日,也许就是人的自我与独立意识回归之时;当然,悲观一点说,这个事件可能会被时间所冲淘,被人们所遗忘,生活永远在这一个长跑到下一个长跑之间摇晃。当然,结果如何,其实并不取决于长跑抑或种种“挑战极限”行为本身,而在于一些更遥远、更潜在、更不易察觉的背景,若这种背景不转换,长跑就永不会停止。

本报评论员 刘敏

 来源:长江商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