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韩志国:从历史制高点看中国 正在进入资本时代


2007-08-29 08:57:20         华夏经纬网


  编者:两个月前,本栏目曾有文章提出了资本时代的概念,韩志国先生对此也发表了他的见解。在今日这篇文章中,韩先生就中国进入资本时代这个命题又作了深入阐述。他认为,21世纪的中国注定要进入一个经济空前发展、体制全面转型、国家和平崛起的新时代。

  资本的潮流波翻浪涌:人民币升值、股权分置改革、经济高速成长等多重因素汇合,催生了中国股市这一轮空前绝后的大牛市。牛市的发展不仅引发了巨大的财富效应,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还催生了中国经济史上一个全新的时代———资本时代。

  ⊙韩志国

  资本时代是资产变资本、技术变资本、资金变资本、资信变资本的时代,是市场机制重置、市场理念重塑、市场功能重建的时代。中国进入资本时代,意味着经济体制与机制的全面转变。

  社会经济发展进入资本时代,其最主要与最核心的标志是资本的意志得到充分体现,资本的能量得到充分释放,资本的潜质得到充分发掘,资本的机制得到充分发展。这是一个成长模式重大转型的时代。制度维护资本的利益与边界,资本推动经济的运行与发展--社会经济就这样在资本与市场、市场与制度的共振中走向良性循环。

  资本时代是全民投资的时代。全民投资、全民创业、全民创富将成为资本时代的主流,整个社会的金融意识也将在发展中得到空前提升。此时,社会资本的主要表现形态将不都是实物而是价值,资产证券化的过程将使社会资本的运动得到加速。资金变资本、技术变资本、资产变资本、资信变资本的过程既是社会经济高度市场化的过程,也是社会发展高度文明化的过程。中国经济能不能从大国经济走向强国经济,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中国的资本时代能不能加速到来。

  资本时代是发展升级的时代。在资本时代,投资意识、投机意识、利率意识、风险意识与信用意识汇合起来的资本意识将成为社会经济的主导意识;资本的生成机制、组合机制、竞争机制与增值机制融合而成的资本机制,将成为社会经济运行的主导机制。企业的成长将经历从“行政宠儿”到“市场宠儿”再到“资本宠儿”的转变过程。企业竞争将经历从产品竞争到市场竞争再到资本竞争的蜕变过程。企业创新将经历从技术创新到市场创新再到资本创新的升华过程。资本市场将以前所未有的凝聚力、辐射力、扩张力与驱动力承载起整个社会的资源配置功能,并且有效地引导整个社会的资金流向、流量、流速与流程。

  中国正在进入的资本时代就是这样一个经济与社会良性互动并给经济发展注入巨大活力与动力的时代,是人民群众的资本意识与金融意识空前觉醒并且以投资方式参与国家发展与财富创造的时代,是整个社会的资源配置从凑合、组合走向整合并且全面提高社会资源配置效率的时代,是让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分享国家改革与发展的社会成果与财富效应并促进经济发展从投资拉动转向需求拉动的时代。让无产者拥有财富,让有产者获得发展———这一重大而又崭新的命题将在这样的发展与演进中成为21世纪中国资本时代的发展主题。

  资本时代将从微观到宏观改变中国经济。从银行作为资金分配的主渠道与资源配置的主机制转向资本市场,是中国经济体制与机制的质变。资本时代的到来既是千载良机也是重大挑战。

  全面进入资本时代不是局部与表层的变革,而是从理念到发展机制的深层变革。

  中国进入资本时代将从根本上改变整个社会的资源配置机制。在中国股市的股权分置改革从主体上解决了中国企业的产权关系以后,银行制度的变革就成为整个社会资源配置的重点与焦点。实践已经证明并且还在继续证明,由商业银行作为资金分配主渠道与资源配置的主机制不利于中国经济市场化进程的推进与发展,也不能有效地实现资源配置机制的根本转换,而由资本市场来取代商业银行作为资金分配的主渠道与资源配置的主机制,其效率与效用是商业银行无法比拟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银行储蓄向股市的大规模迁移是资本市场资源配置优势的自然反应,是社会资源与资金资本化的必然取向,也是顺应市场发展的必然趋势。因此,我们不仅要乐见这样的资金大转移,而且更要促进并且推动这个过程的更快发展。这是解决中国经济中流动性过剩的根本途径,也是实现中国经济良性循环的必要条件。

  中国进入资本时代将从根本上改变行政权机构的行政理念。服从于市场的权威是资本与资本机制的主要特点。资本时代的到来会在市场中内在地形成对行政命令的抗逆机制,这就会反过来促进行政机制的自我收缩与行为转变。现阶段政府对社会经济的管理与控制,主要通过两条渠道:一是行政层次所掌握的经济资源,二是商业银行的信贷规模。正是由于商业银行所掌握的巨额信贷资金,才使得政府的行政意志能够不断地得以体现并且迟迟不能转换管理机制与行政理念。而商业银行的行为机制与行为理念不改变,资本市场的资源配置功能与资源配置机制不健全,政府对社会经济的支配能力就不会被挤缩,社会经济运行的客观评价机制与市场发展的内在运行机制就难以形成并有效运转。而在资本时代,这种局面将会彻底改变。

  解决中国现实经济中的问题实际上有两种视角:一是把股市的发展视为国民经济运行中的消极因素,以此为依据的宏观经济政策必然会出现失误走偏;二是把股市的发展视为化解中国经济内在矛盾、引导中国经济走向更高阶段的重大机遇,以此为依据的宏观经济政策才能巧用市场力量实现经济良性运转。站在这样的制高点上来把握中国经济,就没有理由不欢迎中国资本时代的到来。

  大牛市的生成与演绎不但形成了中国制度转型与发展转型的最好时机,而且还形成了这种转型的内部成本与外部成本最低、代价最小的最佳时点。

  中国股市本轮牛市所激活的积极因素与所唤醒的金融意识是现阶段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宝贵财富,是中国全面走向现代市场经济、实现更有质量的发展与更有效率的跨越的有利条件。社会各方都应该珍惜这一得之不易的大好局面,顺势而为地推动中国经济更快、更好地发展。

  站在时代的制高点上来把握市场的整体脉动,是中国进入资本时代的第一个要求。本轮牛市所改变的不仅是中国股市,而且也影响整个中国经济。市场经济进行资源配置的前提,是市场不受干预地演进与酣畅淋漓地运行,只有在这样的演进与运行中,市场才能找到价格的均衡点与市场的均衡点,也才能形成有效的资源配置机制与适宜的资源配置环境。在一个需要投资者经常揣摩政策变化与政策走势的股票市场上,不但科学与正确的价值理念与发展信念都无法建立,而且市场本身也很难产生顺畅的运行与应有的效率。

  站在时代的制高点上来提升市场的战略空间,是中国进入资本时代的第二个要求。发展资本市场不但要成为国家战略,而且要成为国家主导战略之一。在现代市场经济中,资本市场是市场形态的核心,资本机制是市场机制的核心,资本流动是市场流动的核心,中国经济的每一个层面与每一个侧面都无不与资本与资本市场直接有关。在经济市场化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一个国家的强大必须依赖发达的资本市场,一个民族的兴盛必须依托强大的资本时代。作为中国最优质资产蓄水池与最有效资源增长点的中国股市发展得越健康,中国经济的整体运行就会越顺畅,中国经济发展的后劲与能力也就会越强。

  站在时代的制高点上来制定市场的主导政策,是中国进入资本时代的第三个要求。中国股市发展的当务之急,是健全机制与完善制度,是全方位的制度创新与机制变革。中国股市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有多大,中国股市的资源配置能力有多强,不但取决于中国股市制度创新与发展创新的深度与广度,而且还取决于政府与管理层对股市发展与制度变迁的认知程度与把握程度。在全世界都在大幅降低股票交易成本的大背景下,中国的资本市场要在国际竞争中取得先机,就必须对现行的股市政策进行全面反思,为形成良好的市场环境与有效的市场机制打下坚实基础。

来源:中国证券网-上海证券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