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邵宁:大型央企应该有使命感


2007-09-03 08:53:42         华夏经纬网


  国资委手中握有可能进行重组的资源,尽量往这些企业的平台上配置

  时间:2007年8月29日上午

  地点: 北京大学正大国际会议中心二层宏雅厅

  主持人:周健工 《第一财经日报》编委

  大企业应该有使命感,应该把自己的定位看得很准,大企业的行为应该是由方向决定的,而不是由周围的机会所决定的。所以,到底什么应该做什么不该做,是企业要仔细考虑好的

  今天产业界、学术界和政府部门一起研讨商贸类企业转型的问题。我们听到了很好的经验,也听到了非常好的分析和讨论。4家发言企业中有3家是世界500强,另一家华润也很接近了。原来一直觉得世界500强企业离我们很远。

  商贸类企业转型,实际是中央企业面临的一个非常特殊的结构性问题。这类企业都有50多年的历史(华润更早),它们都是计划经济时期形成的特殊经济模式。计划经济的特点就是专业化分割,商贸类企业虽不是中央企业里面唯一的专业化分割的企业,但它是最典型的。

  在中央企业里面,除了对外贸易和国内产业分割,还有科研和生产的分割,设计和施工的分割,这些计划经济的印迹直到现在仍有不少。这种分割造成了企业的功能不完整。

  比如像专业的外贸公司是中间商,过去它不能做实业;而国内产业里的企业,因为它们长期被禁锢在国内市场,不能走出去,若要走出去,必须通过专业的外贸公司做代理,不然就出不去,所以这些公司的国际化经营能力又严重不足;转制的科研院所产业化不足,它们没有搞过工厂,研究出来的东西不知道如何产业化、如何商品化,生产企业长期靠着科研院所给它提供产品和技术,研发又不行;设计院的规模太小,做不了什么大事,而施工企业规模很大,但又没有以设计为核心,只能给人打工,去做粗活,赚得非常少。总承包的事谁都做不了。

  正是历史造成了企业这种不合理的业务模式。在这几年,企业遇到种种的问题,就是企业的功能严重不完整,进而影响了企业的市场竞争。实际上,这些年,国资委一直想通过企业间的重组和转型来提升竞争力。

  应该说商贸企业的转型是非常好的,尤其是今天演讲的这4家企业应该说是最出色的。那么工作具体涉及到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企业的层面。在企业网络优势的基础上,进行了相关多元化的实业化发展,如果这种实业化的转型,最后可以转出几家世界500强的企业,应该说这个转型效果就是很好的;另一个层面是国资委的层面,就是尽可能地为企业的转型创造条件。国资委手中握有可能进行重组的资源,尽量往这些企业的平台上配置。所以,国资委批准哪个企业并入哪个企业,都是有意识地希望把企业不完整的功能完整化。从前一段的效果来看,还是不错的。

  从中央企业整体的角度讲,我觉得还有很多问题需要深入研究。比如说企业的转型是非常不平衡的,既有思路基本清晰的企业,知道该怎么做的企业,也有很多在转型中探索的企业,还没有真正形成明显效果的企业。

  另外需要研究的,就是到底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的问题。现在机会很多,意味着诱惑也很多,只要企业手里握有足够的培养资金,周围就会有人忽悠你。今天说投这个赚钱,明天说那个项目非常好,如果企业都去抓机会,很可能会出现什么结果呢?企业把机会都抓到了,但过几年之后,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是。

  大企业应该有使命感,应该把自己的定位看得很准,大企业的行为应该是由方向决定的,而不是由周围的机会所决定的。所以,到底什么应该做什么不该做,是企业要仔细考虑好的。

  最后就是,规模做大了以后,企业的内控机制问题。内控机制也是国资委这几年一直在抓的事情,包括做风险管理等各种各样的培训,希望能够减少企业的风险。

  再比如专业的外贸公司,这些固有的优势有没有可能进一步发挥?因为专业的外贸公司,实际上有很多其他公司都不具备的优势,就是渠道、遍布全球的网络。外贸公司以前专门在海外经营,所有的资源都在外面,这些资源经过了几十年长期的积累,已经形成了一个比较完整的网络和渠道。这些专业的外贸公司,利用自身遍布全球的渠道和网络,在中国企业“走出去”的竞争中,实际上可以做更多的事。

  其实如果跳出这个范围,整个国有企业的改革和国有经济的调整,也有很多的问题需要研究。现在从总体上讲,我国的国有企业改革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同时存在的问题仍然非常多,需要深入研究的事情也非常多。

  当然,改革的难点跟以前不一样,以前更多的是改革成本的问题,人往哪去钱从哪来的问题;现在更多的是大企业的问题,从深度上说可能比改革成本的问题还要大。比如说,体制构造问题,国资委最近也在研究,希望企业不是靠人而是靠制度来管理,希望其结构调整进一步优化。另外,还有业务模式调整的问题,还有企业内部整合的问题,有些企业内部有一批打捆打出来的企业,原先都是一个单位的工厂、公司,打成捆组成一个集团,实质上都是很虚的,这样的集团需要进行彻底的内部调整。

  体制构造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就是自主创新的问题,中国企业真正的短板在技术方面,而技术方面的学习需要一个过程。

  我们面对的问题是国有企业的改革和国有经济的调整,包括国有企业的发展,面对的问题非常多,商贸转型只是其中很局部的问题。

(演讲者为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 本报记者黄海整理)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