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文萃 > 时事随笔

羽戈:法袍该有多重


2007-09-03 09:15:19         华夏经纬网

  因自己6岁的儿子被邻居张家13岁的儿子掐死,并迟迟未得法院判罚的15万元赔偿金,作为母亲的北京居民韩浪心生报复,把硫酸泼向张家大女儿张萌(化名),致其被烧伤面积达15%。近日,北京房山区法院判处韩浪有期徒刑13年,并向包括无辜人士在内的多名受害者赔偿总计48.8万元。宣判过后,张父认为量刑过轻而与韩浪在法庭上发生言语争执。目睹这一幕,已经脱下法袍的主审女法官怒斥张父在赔偿问题上先违背良心。(8月28日《京华时报》)

  法官事后解释:“我脱下法袍也是个普通百姓,实在太生气了!”舆论争议的焦点,恰恰集中于她的法袍之上。赞赏者称“女法官脱袍一斥,彰显伟大人性”;反对者则认为其做法以感性替代了理性,有损法律公正。在此,我们必须注意事件发生的语境。如果女法官在审判的过程中那般斥责原告,那么她确实损害了裁判者的中立伦理。但据报道,法官此举系判决出炉并已脱去法袍之后做出。也就是说,她在斥责张父时已回归为一介普通公民。她有自己的言论自由,只要能对其言论负责,其做法并无不妥之处,批判者或是尚未识别冲突的语境,或是公私不分。

  媒体的报道聚焦于一个细节,即女法官脱下了法袍。可以设想,如果法官身着便装,在家里,在街头,与原告或被告大动言语干戈,未必能成为新闻,法袍的象征意义在此无法忽视。据说,法官作这种打扮,意在营造一种特异的气氛,使法官的角色介于神人之间,给庭下一种公正、严肃的印象。不过,在我看来,哪怕起初的法袍什么都不代表,仅仅是一种虚弱的形式,经过数百年的沧桑变迁,也早已积淀成一种仪式,一种司法程序,乃至习惯。看看电影屏幕上的法官席位,人们是愿意相信假发黑袍的安东尼·霍普金斯,还是一身阿玛尼的汤姆·克鲁斯?

  新世纪以来开始流行的法槌在中国法律界起源甚早(惊堂木),但黑色法袍似无先例,估计是源自西方,以此取代原先的大盖帽、军警式制服。此项司法改革的效用,如一些人预想的“建构法官尊严”、“塑造时代形象”之类,其实并未真正显现;窃以为,目前唯一生效的,是祛除了此前军警式制服带给人的恐惧之感。

  就此而言,一件黑色法袍,说轻不轻,说重不重。其重量取决于一个国家的司法传统,以及法官的心灵。法律是不讲良心的,但法官一定要讲良心。律令与良知之间存在一个度,正是鉴于这个度的难以把握,正义女神才系上了一块黑色的蒙眼布———后世有言:“程序是正义的蒙眼布。”我一直疑心于这块程序之布就是法袍的前身,至少是最关键的原料。那么,在讲求程序正义的司法语境下,法袍的分量轻得下来吗?

  回头说那起案件和法官的言行。两造争执的焦点之一,即原告认为,判罚过轻。很难判断女法官的心理因素是否主导了这个判决。但依其在休庭之后的话语和表现,原告的质问———“你这样说,你是不是偏袒被告?她泼硫酸还有理了?”———却非无中生有。尽管从道理上讲,那位女法官的做法并没什么错,但我们仍然有必要奉劝一句,尊敬的法官们,你们需要谨慎对待的,除了手中的权柄,还有身上的法袍。不要小窥了外在的形式主义,程序从来都是形式。

 作者:羽戈

东方网 (来源:东方早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